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43章:第二节身巢心寒的别恋〔56〕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43章第二节身巢心寒的别恋〔56〕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轻车熟路。苏西坡移驾步近“小白兔”。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小姐’,如今在某些场合,已成为,一个不是尊称的名词,而是一个灰色的代名词。如同‘小蜜’,‘二奶’,‘干女儿’。

正值青春美貌的她们,在高贵的堂所,阴暗的角落,从事阴暗的交易。撩开她们神秘的面纱,揭示她们神奇的手腕,谁能简单将这些边缘女子,定论为,黑暗中的‘恶之花’?!

罪恶?堕落?痛苦?麻木?究是,她们带给这个社会的祸害,还是这个社会带给她们的祸害!?

怂恿乃至参与的元凶,帮凶,究又是谁呢!?

相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非正常的突飞猛进,深入不少人心肝与骨髓的肿瘤,究是良性,恶性,还是晚期癌症呢!?

幼学就有的传统家庭的伦理,这剂良药,还能保质生效,起到多大,多久的作用!?

三言两语,或长篇累牍,我也说不清。

已经说得够累赘,够人烦了!

打住,坚决打住,只能安静观察了。

寒暄三言两语。还真看不出:呆在家或办公室里,像病树一样的老同学,投放到不一样感觉的女人,特别是年轻漂亮、有共同爱好且正落单的女人面前,则像病树逢春发新芽:一下子,绽放出了,澎湃的活力。”

冬冬:“醒醒,快看,快点看,你老豆真的在调少少的味呢。”

浪仔:“哈哈,老牛吃嫩草。难怪现抬头就见:街上流行,标标致致的满哥靠边站。站一边翻数布敞布的口袋,干瞪着,水汪汪的小妞,傍着皮皱皱的老头,牵着条宠物狗,一扭一扭着翘屁股,游马路,逛超市,上酒楼、茶馆、舞厅、宾馆……我真的明白了。”

苏醒:“浪仔,你懂个屁!”

浪仔:“别老摆谱,俨然大官、大哥、大角色一样,一言堂压制!听我说出其中奥妙嘛。调妹子,玩妹子,调的、玩的不过是,钞票。你醒醒,长相和成绩,都不如哥几个。别自以为,充老大,玩妹子真有几手,真他妈的,与哥们大不同,功夫高了几层!其实不然,还不就是,兜里有几个铜板,可以大手大脚,花来买芳心?!”

苏醒:“真不是个东西!浪仔你老爷子做着潲水炼猪油,人肉叉烧包的大卖买,并不缺银子,怎么,就不去多抠出点油水,买几个芳心,给偶秀一下!?”

浪仔:“当然。原来,帮主也有遗传基因。从小奶操……”

苏醒:“长舌妇似,还像个男人嘛?吃葡萄不到,就说葡萄是酸的。满天的麻雀,就你浪仔一个人的?资源共享的概念都没有,咋跟老大出来混的?还不服气、服老大管了呢!听见么,扭转你的贼头,收回你的贼眼,闭上你的叽哩咕噜!少操闲心,先看管好自己的本事。等会儿,本帮主出血,请诸位吃宵夜。”

贝贝:“是想,封我们的口吧?”

苏醒:“想开了?还等几年吧,青梅果!”

贝贝:“混蛋!臭蛋!坏蛋!你……”

嗓门变粗的少年画外音:

“见多不怪的我,懒得理睬,也不用回看,就知道:我的老子准在,整个人从头到脚,像块刚扯出的不干胶,正紧对着肯定风骚、娇美的孤身背影,粘贴了上去。

在大厅众目睽睽之下,好得就像,一对恩爱小两口。帮忙出谋划策同时,捶捶、揉揉、松松‘幽妇’的肩膀和筋骨。

如果能如前或如眼前一样,想到讨取欢心并哄逗妈开心,那么,那个连我也不想多呆的家,还会有这么长久的‘冷战’?还有,这么紧张的‘海湾局势’?”

中年男人的画外音:

“小小年纪的苏醒,似大人般,在对失去信心的孩子,无奈何地摇着头,无言的长叹。

颇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忧心忡忡。

颇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年少张狂。”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节 身巢心寒的别恋〔5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