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卧底藏骄(已出版) [目录] > 第8章:第一集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卧底藏骄(已出版)》

第8章第一集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

言者广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然,玉不琢,不成器。再有天赋异能的人,若不经历非常人难以承受的多磨炼,则同样不可能有大彻悟、大成就。”

只道个人情感,只字不提,涉及商场秘密的年轻男士,给学生妹的感觉:如同结交过的大小官儿,潜意识里都避讳谈政治、透露官场内幕。特别能喝,而且能守口如瓶。

即使喝得云天雾地,信口开河,也不糊涂,吐露丁点风声。

看来这些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就是经常冲动地失态乱性,但并没有喝醉。

反正都在逢场作戏,装迷糊的戏路,皆心照不宣。

“说起来,我先前的多磨炼,之后的大彻悟、大成就,如佛所云:三生有幸,因缘所致。

拜生逢其时,生逢其地,生逢其人所赐。

还得感激:一个变迁的时代,一个落后的地方,一些丑陋的权贵。”

学生妹感到好笑的是:官与商貌似亲密无间,实则彼此相轻,内心里互不买账。一有机会,忘不了奚落笑话对方来寻欢作乐。

“因为从小就感觉自与众不同,有双神眼。敏锐地察觉到,在这座城市里,换刀杷一样,换去换来的县官与现管。都如同少不更事的我:交学费,交作业,却不管对错遗漏,只怕留级降级而升不了级。

也在蒙混过关,报喜不报忧,只管自开心,胡编乱造:纯属虚构的事情。”

“所以我较早知道:在这座城市里,没有真才实学,照样当官。当官容易,但竟争激烈,当上官不容易,且朝中无人,当上大官更不容易。在虚报冒领乌纱帽,蔚然成风,蔚为大观的社会背景下,当上好官极不容易。”

“于是,小小年纪的我,翻看父母祖上十八代的家谱、出的最大的官,也就只有宋爷爷当过连长、厂长,没有官品、相当品外强加算的九品顶戴后,断了官念。”

“像宋爷爷那样,流血流汗,为国为厂吃苦拚命的人,操劳一辈子也是替人做嫁裳,没法自走上那梦想开满鲜花的幸福殿堂。

刚直不阿的性格,使他不可能,做动口不动手的君子、好好先生,做指手划脚的官儿、接收大员。

到头来,落得开罪上下、身无积蓄,却积攒一身伤病,交班退线了。

貌似是个人性格决定了他这样的命运,实则非也,非也呵!”

“况且,我压根儿对做官的没好感。对自己将来做官,没性趣。我算准:混官场,自己再努力,至多,当个七品芝麻官,也就是个县太爷到顶了。再说一天到晚,跑场子似,检查、开会、作报告,老是打官调,重唠叨几句套话、大话、废话,再鸡肠小肚地贪便宜,这对我而言,可是累赘,吃不开,吃不消的活。”

“可是,身在江湖的父母,眼热周围有权人的风光后,倒有了官瘾。”

“确是,如果有机会,真正有点能耐和想法的人,又有几个人内心真的不想做官?问题是越是没能耐的人越有这想法呵!

做事为了做官,做官为了不做事,你留意去看就知。工农兵学商中积极分子,都在积极向组织要求进步。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看穿说破了,朝思暮想,时刻准备着的还是,做官。”

“现实昭示生存于这座城市的人们:没权没钱的,成了没本事的弱势群体,斋民,只能吃斋喝素,供玩乐。屈辱还得顺从地供玩乐!”

“岂有此埋!?

不甘困顿风尘,埋没一生的我,常独立寒秋,抚今追昔,或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纳闷,郁闷,年仅十五岁的我,抽烟喝酒之后,就在网上,我的江湖,用雪狼的字号,刀笔剑胆,侠客行。”

“结果,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萌。八年艰苦奋战,想当的大作家未当成,却意想不到,一旦有人抬举,轻易就当上了大羸家。”

“贵人相助,我居然也成了身价亿万,乐善好施的贵人。”

“不过,为之付出的代价,何其惨重……”

喝酒喝白开水似,仰脖咕咚的年轻男士,连干了三大杯。

弹钢琴似,自顾自乐,笑嘻嘻的学生妹,如削葱指在男人敏感部位,断续跳了三回圆舞曲,撩人情怀的圆舞曲。

可惜,榆木一块的年轻男士,撩起高昂的兴奋点,还停滞在口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集冰雪盈城的初夜〔片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