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01章: 笑杀(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01章 笑杀(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在王爷的对面拣了个位坐下,两人沉默地用着餐,气氛极为沉闷。王爷也似有满腹的心事没甚么食欲,不过他仍是夹了块点心放在我碗里,突然似有所觉地问道:“墨玉呢?今儿怎不见你佩带。”

让他这么一问倒是让我想起昨晚将墨玉已取下放在枕头下了,忙跑到床边掀了枕头一看,见墨玉还好好儿躺在那儿不由松了口气,忙取了过来递与他道:“诺!在这呢。”

王爷放一下碗筷自我手中接过墨玉细细打量着,半晌又问道:“这墨玉原是我母妃之物,听侉夫说是已赠与本王姨母了,如何又到了你的手中?”

见他问起我逐将同妙音师太相识相交的经过说了一遍,王爷听我说着也不出声,只是一径儿盯着手中的墨玉出神,眼眶还似有些儿湿润。见他半晌也没有动作我不由出声唤了声“王爷”,他这才如梦初醒般又将墨玉递还给我道:“你好好儿收着罢,可不要弄丢了。”

我将他的手推了回去,看他似有些不解我忙解释道:“如今既然知道此乃你母妃遗物我自然没有再留下的道理,当然要物归原主了,你自个好生收好了罢。”

他深看了我一眼,复又道:“此玉虽说是我母妃之物,但本王姨母既已代母妃转赠于你,自然就归你所有了,别再推诿快收下罢。”

我仍是坚持不肯再收下此玉,他不由有些恼了,生气地来至我身后粗鲁又稍嫌笨拙地强自替我佩在颈间。见他真动了怒,我也就不再推诿只好受下了。他这才面色臭臭地在我对面坐下,两人俱已再没了食欲,我正想招呼人来将碗筷收了,突然闻得侉夫在外求见,心里一喜,想是侉夫前来同王爷商议去丹东的事,当下不露声色地踱至一旁的茶几自顾斟了杯茶,装作不甚在意地样子慢慢品尝着。

侉夫果然是为了去丹东之事来的,而王爷似也有此意,只是有些担忧我的身体方才好转怕长途跋涉我到时吃不消。听到此处我便再也沉不住气了忙放下茶杯过去道:“这个不劳王爷担心,我自个的身体我自个知道,经过这些日子调养已无大妨了,不信你让侉夫再替我把把脉就知道了。”

侉夫呵呵笑看了我一眼,正了形色伸手替我把了会脉,这才郑重地说:“王爷休要担心,姑娘的身子确无大妨了,再说有老夫一路随行照看着自不会让姑娘有个闪失的。”

听了侉夫一席话,王爷又凝神深思半晌这才道:“既是如此,还是再调理几天罢,待本王将手上的事务安排一下到时一块出发好了。”

“什么?王爷你……你也一路同去么?”听说他要一路同去不仅让我吃惊不少连侉夫也颇觉意外,张了嘴在那半晌也没合上。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王爷对我们的反应甚是不满,皱着眉道:“那里既然有本王母妃的衣冠冢,身为儿臣的又岂有不前往拜祭的道理。再说了,姨母大人既然尚在人间,本王也自该前往探望的。”

侉夫听闻那里有公主的衣冠冢时初时也似有些吃惊,随即想到许是大公主为卓雅公主所建时也就了然了,听了王爷一番话也甚觉在理,当下点头道:“王爷所说极是,属下这就去准备准备,过些天等王爷将一应事物安排妥当了咱就上路罢。”说完便退了出去。

只有我,知道王爷同行是势在难免后不由心凉了半截,看来即便回到丹东能不能脱身仍是个不定数,想到这里我再也没了初时的兴奋,如霜打的茄子般焉了。

王爷在一旁冷眼看着我的形色似有所悟,慢慢踱至我身边将我的身子扳向他,深深锁定我闪躲的双眸冷声道:“你心里想什么本王非常清楚,现在本王清楚地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离开我半步。”

听他如此说法我不由怒从心起质问道:“为什么是我?你贵为天家骨肉要什么样的女子会没有,为什么偏偏是我?如果当初在山洞之中我不救你于危难的话,王爷,如今你还能站在这里说出如此荒谬的言论来么?如果我早知道救你的代价须要用终生的自由来换取的话,我是断不会救你的。你是身份尊贵的王爷,别让我后悔自个救了你。”

“你可以后悔,不过现在晚了。”他看我的目光转向阴鹜,说完之后他便甩开我愤然转身踏着重重怒气离去,望着他的背影我只觉一股寒意自脚底蔓延至全身。

第二天,午饭后天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我蜷曲在窗前的贵妃榻上兀自发呆,心情一如天气的阴霾。突然听到在一旁做女红的绿衣低声唤了声王爷,知是他过来了,不过我懒得理会,对这种野蛮王爷我已经不再奢望可以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同他沟通了,对于我的去留问题,每每谈起无非是陡增气恼,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消极的形式表达我无声的对抗,不过对于我的冷漠他倒是不以为意。

“乐儿,你看看是谁来了。”来人好似不只一个,不过我维持着原有的姿势懒于应答。

“乐儿,我是二表兄,我看你来了。”良久,听得身后竟然传来夏谏的声音。我惊喜地蓦然回头,真的是他。犹如亲人久别重逢,我忙下了软榻朝他飞奔过去,可快近前时陡然想起夏家因我所受的牵连,便又硬生生地顿住了脚步,眼睛有些发热。对他们一家,我又岂是一个“愧”字了得,将夏戟害成那样,我还有何面目顶着杜若嫣之名前去攀亲带故。

“明儿就得起程了,今儿你们兄妹也话别一下罢。”王爷说完又深看了我一眼便率先出去了,绿衣见状沏好茶水便也跟着退了出去。

不想再在夏谏面前显示自己的脆弱博取怜悯,在泪珠即将滚落的一霎我将头扭向一旁,尽力抑制着鼻间的那股酸涩,状似平常地问:“大表兄他怎么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笑杀(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