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04章: 高僧(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04章 高僧(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一次这么真切地直面死亡,心里除了压抑还很难受。虽然我同师太的交集不多,两人因曲结缘彼此虽无深交,但她却也算得上是我在这世异之中的忘年之交了,对她的死,我除了感到难过,更多了份对世事无常的惆怅,好端端的一个,怎么说没就没了!

受不了那种场面,逐跟在王爷身后一同来到前院,伴了他坐在石阶前却想不出任何安慰开解他的话来。月光如水,照着庵堂前寂寞的桂花林,远处的村落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如果不是空气中流淌一股血腥气和浓浓人体烧焦的臭味倒也有几分诗情画意,只是现下眼前的景象却与人的心境是如此的不协调。

过了一会,侉夫形色哀恸地同随行的随从也出来了,王爷沉默地起身走向他的坐骑,旋身上马的当儿冷冷地说一声:“替本王将这庵堂烧了。”言罢也不待随从回应,便抽了马儿一鞭,马儿吃疼扬蹄嘶叫了一声,一人一骑便如箭一般循如夜色之中。

“你们跟去照应王爷,这里我来张罗就是。”侉夫急忙对四名随从吩咐道。这些随从答应也顺着王爷的去向风驰而去。

“侉夫。”眼见着侉夫回头准备烧庵我忙出声唤住他,见他回头我忙说道:“此处离我家已是不远,不如我就先行回去了,王爷知我去处,有事儿他自然知道何处寻我去,这地儿我是一刻不想多呆,我先告辞了。”语毕也不待他回答便自行上了马,一调马头便准备回丹东城区。

侉夫见状忙拦在我马头前扬声唤道:“夏姑娘可否先听老夫一言再行离去。”

“侉夫请说。”我勒了缰坐在马上望着他问。

“夏姑娘,老夫知你现下留在王爷身边非是出自本意,以姑娘的聪慧如是要走王爷自也是留不住你的,但老夫恳请姑娘如是终要离开也请不要在现下。老夫自小看着王爷长大,知他对姑娘你是出自真心,虽说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但无论如何都请你助他度过这段难关后再作打算,行么?”侉夫说到最后竟是语带恳求了。

又一个忠心事主的好同志。听了侉夫一席话后我心头一软,便柔声道:“侉夫言重了,以你家王爷的能耐我即便想走又岂是那般容易,不过不管如何我答应你就是了,放心罢!”语毕我一夹马腹便往丹东城区去了。

趁着月色回到曾经熟悉小巷,景物依旧,离开之时以为会是决别,再回来时望着眼前相邻着紧闭的院门心境已不复从前。感觉有些儿疲惫,望着眼前那扇紧闭的院门心里莫明地多了份踏实。来这世异经历了种种,对这个我当初不曾费过心思的临时住所竟多了份家的依恋。

牵了马上前拍了拍门我便安静地候在一旁,心跳不自觉地比往常快了几分。不一会就听得余有银在里面扬声问:“这大半夜的是谁呀?”

“是我。”

我话音甫落门便哗拉一声打开了,余有银提了灯笼忙凑前了一些,跟着便难以置信地惊呼道:“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齐爷呢?你们不是一同去的么,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先回房再说吧!”不理会余有银的惊讶,我率先牵了马进了院子。余有银打后面将院门关好了,又冲着左厢房张妈同余叔的住处扬声唤道:“父母亲大人,小姐回来了,快起来罢。”想着张妈同余叔她们应是睡下不久不想惊扰了她们,待出声阻止余有银已是来不及了。

“喔,是小姐回来了吗?老身这就出来。”应声的是余叔,跟着听到张妈催促着说:“我说你倒也是麻利点儿,怎么老半天的也找不着个火折子。”

“是我回来了,二老慢些儿罢可别摔着了,横竖我今儿也不走。”

“真是小姐回来了么?”不想睡在我那屋子外屋的兰儿也听到我的声音,忙问着燃了灯火,悉悉蟀蟀地似也起了身忙开了门迎了出来。一见到我小丫鬟红着眼眶叫了声“小姐”便望我怀里扑来。

连续骑了十来天的马连腰板儿都是僵的,让兰儿这么一扑身形儿一个不稳,连着退了两步。忙稳了身形打趣她道:“兰儿,数月不见看得出你是真想我了,待本小姐这般热情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事啊。”

兰儿见状忙放开我窘态毕现,不依地跺着脚道:“小姐还是老样子,就喜欢拿奴婢打趣。”

“见你这般模样我倒是放心了,大半夜的小姐你一个人跑回来还真吓了我一大跳,得!你们聊着罢,我去替你张罗些吃的。”余有银瞧着虽然依然沉稳但没了往日的阴鹜,整个人看起来开朗了许多,而且同兰儿眼神流转之间也似多了份亲昵。

瞧着他转身出了门,我便对着兰儿板了脸色故作正经地问:“余有银如今倒是体贴呀,唯恐我回来了指使你忙抢着将事儿做了,你且老实交待,如今你们二人可是到了哪般境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不得隐瞒,快说!”

兰儿让我一席话说得满面飞霞,嘴里说着:“小姐你净胡说什么呀,哪有的事儿。”说着便想借着替我整理床铺躲了。

见状我益发起了逗她的兴致儿,故作正经地说:“既然你同余有银没什么事儿我就放心了,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替你将婚事给办了。小姐我在外面可是替你访了一户好人家呢,虽说对方年纪大了些嫁过去又是继弦,但好歹也是个有些儿家底的生意人。怎么样兰儿,小姐我替你找的夫家你可还满意。”

兰儿听我说得甚是正经吓得回身望着我竟是连话都不会说了,适时正好张妈同余叔进来了,兰儿便飞奔进张妈的怀里哭诉道:“张妈,小姐这次回来是替兰儿办婚事的,说是生意人让兰儿嫁过去做继弦呢,这可如何是好?”

“使不得啊小姐,兰儿同银儿早就情投意合,老奴夫妻原想着小姐你尚未出阁未好同你提起,如今你要替她另觅夫家可是使不得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高僧(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