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05章: 高僧(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05章 高僧(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啊是啊,这事也怨老奴夫妻先前没同小姐你交个底,如今还望小姐你回了对方才好。”张妈同余叔老两口原先也不知我为何会突然回来,现在听兰儿一说还真当了回事,不由也慌了神忙不迭地求起情来。

见大家都如此紧张我再也忍不住便“哧”地笑出声来,大家见状俱是一愣,我冲着兰儿道:“刚才也不知是谁说我净胡说些没有的事,这会子哭鼻子抹脸的知道着急了不是。好了好了,兰儿同有银真对上眼了还真是桩好事,你们也不用非等着我先出阁,不如趁我现下在家就选个吉日将事儿办了,余叔张妈你们二老也好早些儿含饴弄孙。”

至此大家方知我是逗兰儿玩的,不由都松子口气,余叔同张妈一旁呵呵笑着,看得出来他们对兰儿这个媳妇极为满意。兰儿听我言下之意已准许了她同余有银的婚事,又想着方才的失态之举不由臊红了脸跺着脚不依地道:“小姐你好坏,一回来就捉弄奴婢没个完,往后你再说甚么我可是半分都不信你了。”说完便忙往屋外跑去,不巧冲撞了刚好进门的余有银,将他端的面碗儿撞倒了些,洒了余有银一身的汤面。余有银一手护了碗望着兰儿的背影不解地说:“慌慌张张的这是干什么去呀。”

“银儿快些儿过来,你同兰儿的婚事小姐已经应允了还不快快谢过小姐。”张妈忙上前接了余有银手上的汤面碗儿,一迭声地催促余有银向我道谢。

余有银听了张妈的话这才想起兰儿许是觉着难堪这才跑出去的,便嘿嘿憨笑着不好意思的来到我前面郑重地行了礼道:“多谢小姐不记前嫌,不仅给了我安身立命的机会又成全了在下同兰儿的婚事,大恩大德余有银没齿难忘,唯有将小姐你这一手创立的豆腐坊经营好了,才算不愧于小姐了。”

“别老将么子大恩大德放在心上,我也没为你做过什么,比起你们替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这些个见外的话往后可是不许再提起了。”闻着汤面的香味,这会儿是觉得真饿了,便自顾坐在桌边狼吞虎咽地吃将起来。突然想起沂凤来,便望向张妈道:“沂凤他还好罢,学业可有精进?”

张妈笑着回道:“少爷懂事着呢,前儿外子替他送粮过去还听夫子夸他来着,小姐你就放心罢。倒是你,这番回来怎地面色儿不太好,可是身上有什么不痛快。”

“说到这老奴倒要多嘴问上一句,小姐你怎的一个人回来了,齐爷呢?怎不见同你一块回来。”余叔接了张妈的话也不无担忧地问道。

见他问起齐磊心想这事也瞒不过去,只是这其中的曲折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的,正沉吟着如何同他们说起才不至让他们担心,见兰儿奉了茶过来,便端了茶慢慢泯了一口借机理顺了头绪这才轻描淡写地说道:“前些时日我同齐爷一块去了趟勐猛国国,回转之际遭遇劫匪我同齐爷走得散了,路上得了驻守在漠北的熠王爷相助便自个先回来了,齐爷则自个回京去了。”

“阿弥陀佛,总算是平安归来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虽然我说得轻巧张妈听了仍是不停合手感谢佛祖保佑。

数月不见大家都积了一肚子的话要说,我用过餐后大家又聊了会儿,也实在是困了,便频频打着呵欠,大家这才散了,我在兰儿的侍候下清洗过后便上床睡了。许久没有如此放松过了,头一沾枕头我便极快进入梦乡。

一宿下来睡得极为香甜,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兰儿同张妈俱在家里。见我起身了兰儿忙侍候着我梳洗,我端坐在铜镜前凭她打理着我一头乱发,张妈帮忙收拾屋子的当儿,偶尔如同看自个的闺女一般,不时溺爱地笑笑。我心头百味陈杂,回家的感觉真好!

饭后我让兰儿陪着一同去了趟豆腐坊,余有银果然是极有见地的生意人,加之沿用我先前教他的管理方式,如今豆腐坊的规模倒是在他手里发现得极具规模了,连我看后都不得不被这个勤奋而有作为的年轻人折服。

现如今管理走上了正轨,也不需如初时那般得事事亲力亲为,大家反而多了些相处的时间,视察完豆腐坊后同余有银跟兰儿一路步行着回家,我仿佛又回到创业初时的不羁与快活。

此次重回丹东,我入异世之初的豪情便又开始在心中蠢动,顿时觉得我又是那个可以从头来过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新女性了。对!我的命运一定得由我自个来主宰。王爷,如果你再坚持不放手的话,那么就算是上京面圣我也得为自个讨个说法的。

虽然我一介民女,但走此一途我却未必会输,天家好颜面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而我,恰恰不需要为任何人保持这分体面,如今输无可输的我,颜面二字却成了我绝佳的武器。若是如此尚不能让王爷放手,那么王爷!你就等着接招吧。

商业炒作想来就算在古代也一样好用,要不现代那么多名不见经传的明星炒一炒也就红处发紫了,可见都是深谙了其中的道理。身处这异世把自己炒红我没把握,把自己的清誉损到无人敢娶的把握我还是有的。

如能自由如风般活着,常人眼里的清誉又算得了什么!想得明白了,积压许久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心情大好之下想起余叔今儿已前去替沂凤告假了,想必这会子沂凤也在回家的路上了,数月不见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总得替他准备点礼物才是象样。

“夏姑娘,你怎的回来丹东了,齐爷呢?可是也回丹东了?”正想着替沂凤买些儿零嘴小食不用突然遇上了钱掌柜,他见到我也似极为意外。

经历种种实在也无从同他说起,只好胡乱敷衍他道:“齐爷尚在京城有事脱不开身,我这厢是回乡省亲的,离家数月甚是是挂念家里,故跟齐爷告了假回来瞧瞧。”

……本章完结,下一章“ 高僧(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