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09章: 命定(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09章 命定(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齐磊知道这些泪你是为他而流,想必他会高兴得很。既是如此割舍不下又何必拿本王做挡箭牌,绝了他的念想。”王爷陡然捏住我的下腭将我的头抬起来,对上他燃烧着怒意的眸子,语气中带着股凛烈的寒意。

不过我不怕他,因为我知道离开他,离开这个鬼地方已是指日可待的事,所以我不怕他。但是在国师找我之前,我却需要有足够等待的时间。

趁他不备,我突然抽出他腰间的佩剑横颈而立,冷声道:“王爷,民女如此不正好称了你的心意么,看在民女如此为你着想的份上,王爷你是否也得让民女将家事安排妥当才随你而去,若是你现在用强的话,民女就算自绝于此亦不会让你如愿的。”

听了我颇具威胁性的话,王爷不怒反笑,然后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我便觉得手腕一麻,一个拿捏不稳原先握在手中的剑便哐啷一声掉在地上,我惊惶地才待重新拾起却被王爷抢先了一步拿在手中。

他状似漫不经心地比划了一番复又将剑架于我颈上,微笑着冷声说:“想威胁本王,嗯!”复又慢慢地贴上我的脸颊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本王从不受人威胁,所以不要尝试再次挑战本王的耐心。不过你所说之事也不是没有道理,本王不是无理之人自然会允了你的,往后还是不是舞枪弄剑的好,这个不适合你。”说罢他将剑归榍扬长而去,远远抛来一句:“三日之后本王再来接你。”便不见了人影,陡留我怔在当地

“小姐,适才这人真是王爷么?你甚什么时候同他又有了婚约,如此以来齐爷可咋办呢?”张妈惊魂未定地走至我身边,看模样已经在一旁许久了,只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得未敢出声。

我如同打过一场硬仗一般全身乏力,实在再没心思同她解释眼下这混乱的局面。心头万般乱麻只想找个清静的地儿好好呆会儿,便对张妈说:“此事也非是一句两句可以说得清的,有些事儿还得容我想想再作打算,心里闷得慌,我出去透口气儿,不用替我留饭了。”说罢便自顾往闹市去了。

张妈在身后不无担忧地叫了声:“小姐!”终是未再跟来。

心里一直翻腾着王爷适才所说的三日之期,不由有些惴惴不安,就不知国师会在什么时候才会再来找我,如若其时国师还未出现,届时我又能以何理由来搪塞王爷。思前想后亦发后悔当初没有同国师留下应急时的联络之处,如今又上何处寻得他的去处。

心里想着不由又走到初时同齐磊相遇之时的酒楼,忆及当日两人初识时的情景心中不由愁肠百结。齐磊他可还好罢!

长叹一声便提步进了酒楼,由于离午餐时分尚早,故酒楼里除了临窗之处坐了个青衫男子在自斟自饮外再没其他客人。随意拣了个位儿坐下,嘱咐前来侍应的小二上了两样小菜也要了一壶好酒,便自个闷头喝起来。

平日里我的酒量算不上很好,这次却是酒入愁肠除了亦发烦乱却无半丝酒醉的迹象,招呼小二又上了二壶酒来,直至这二壶酒的瓶儿见底了,头方觉得晕晕沉沉的,人也飘然若仙般畅快起来。

扔了手里的空瓶儿扬声招呼小二上酒,先前侍候着的小二立即前来应了个诺好心地道:“这位姑娘还是别喝了罢,这酒要喝得多了它伤身体,您心里要有什么不痛快的不如让小的替你招辆轿子前来,送你回府上躺会儿也就好了,姑娘您这如此可好。”

“我有什么不痛快的,你休要胡说。本姑娘肯在你这铺子里喝酒说明你这铺子的酒还算过得去。”我打了个酒嗝扶了饭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接着先前的话道:“酒是好东西呀!它刚烈起来可以让人及极刚烈,柔和起来可以让人及极柔和,并非是心里不痛快才可以喝它。”

正说着我醉眼朦胧的却认出如今同我说话的那小二,正是初次我来这家铺子接待我的那位,便呵呵笑道:“这位小二哥可是担心我今儿又没带银子故才如此说的,放心,今儿姑娘我可是带够了银子才出门的,若不放心我先将你的酒钱付了如何。”说着便踉跄着自身上翻找起来。

“姑娘说得对极,这酒确实是好东西,‘刚烈起来可以让人及极刚烈,柔和起来可以让人及极柔和’说得好!想不到郭某今日倒是在此遇上知音了。”此时邻桌那个原先背向我的人突然长身而起,拎了酒壶来至我桌前,扔了锭银子给一直在旁侍应的小二道:“休要啰嗦,今儿这位姑娘的酒菜钱算在某人的帐下了,快些儿上酒罢,某人自不会短了你的酒钱。”

小二担忧地看了我一眼便答应着去了。

我睁着醉眼力持清醒地望向来人,这才觉得此人面上皮肤白得异常,如死人般没有半分血色,嘴唇青紫,偏生还端着一脸的笑,只是那笑容也如被人画上去一般僵硬而虚浮,让人瞧着打心里发悚。

我指着他不能自抑地呵呵笑道:“人都道笑比哭好,我怎么觉得你这一笑还不如哭丧着脸来得好看,怪是吓人。”

“姑娘,话可不能如此说法,都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本人虽然笑得不甚好看,但至少还知道个极时行乐的道理,哪里还管他笑得好看不好看,只要图个自己心里痛快就成了。”那青衫汉子虽然面相唬人,但一听说话倒是个豁达之人,让我不由生出几分敬意来。

“说得好!”我借着酒意端起他已然替我斟满的酒杯冲他道:“这位大哥,小女子说话不当自行罚过一杯。”说完便仰首一饮而尽。

青衫汉子见状豪爽地放声大笑道:“这位小妹的气度还真是不输一般的窝囊汉子,郭某喜欢。既然你称了我一声大哥,我就托大以兄长自居了,如此兄长就敬小妹一杯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命定(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