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12章: 失忆(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12章 失忆(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甫臻熠无视齐磊的叫嚣,眼见乐儿虽然面色依然惨白不过气息已经稳定下来,逐也收功坐在一旁调息起来。

齐磊一方面被皇甫臻熠的态度所恼,一方面又担忧着乐儿的现状,情急之下便待挥剑上前,突然听得一声“阿弥陀佛”的梵呗从躺在近旁的国师嘴里逸出,见国师已醒齐磊忙回身扶了他起来唤了声“国师”,如今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只有等国师开口了。

无尘国师本就武功修为不俗,又经齐磊渡以真气相助所以倒是极快清醒过来,醒来之后见此情景忙打了个佛号阻了齐磊与王爷交手,起身之后他便在齐磊的搀扶下焦急地近前察看乐儿的现状,良久方向皇甫臻熠问道:“二王爷可否告知老纳你颈上所佩为何物么?”

初时因情急也未想得太多而冒然出手,后见国师生死未卜也兀自担忧着的皇甫臻熠见国师清醒过来,且伤势似也不甚严重方放下心来。才想着回国师所问,突然思及这牵涉到朝葛护国神器去处,忙挥退左右这才回了国师道:“国师,本王所佩乃子母玉中的母玉。”

“哦,那么……”国师见皇甫臻熠无声地点点头,终将未尽之言咽了回去。闭目入定似陷入深思之中,就在齐磊急不可待之时方睁开眼仰天长叹道:“难道是老纳错了,此女入世原就是天意使然。”

“国师!此言到底是为何意。”齐磊听国师之言直觉此事与乐儿脱不了干系,不由又急问道。

国师深看了齐磊一眼又沉吟半晌便缓缓道来:“此女原非我沧銎中人,不知何故误入沧銎而借了你未婚妻肉身的异世之人。”

齐磊闻言即时怔在当场。自打相识之后自个对她的过往也曾仔细追查过,虽然觉得乐儿自寻死不逐之后的行事处世与之前差距甚大,对此自个有疑惑不假,但若说是异世之人借了杜若嫣的肉身入世,这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但国师佛法精深自也不是信口雌黄之辈,由他说来却由不得自个不信。

难怪她一直坚称自个叫夏乐乐,想来这应才是她的真名罢。思及她几次三番暗示明示杜若嫣已死,只是自个从未当真,如此匪夷所思之事若非大师如此肯定,自个又如何会当真!如此一来,真正的杜若嫣又哪去了呢?还会再回来么?齐磊更为担心的是如若真正的杜若嫣回来之时,那么乐儿又将如何?齐磊心里想着,嘴上也就问了出来。

国师审视着齐磊的表情语调平稳地道:“那个姑娘早已去了往生之界,而此女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借了她的肉身而已。”

齐磊闻言情急地问道:“如此说来乐儿自此以后都可以留在沧銎是么?”

于齐磊来说杜若嫣只是个挂了名未婚妻,在此之前自个不仅从未打个照面更逞说与她有什么深交,而乐儿却是与自个共事许久且又深谙其品性的人,她吸引自个之处不在于表,而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无畏与自信,而她的善良更是自己相处以来深知的,现在别说她是异世之女,就算是妖是怪也无损齐磊于她的半分情意。所以于齐磊而言他最为担心的还是乐儿是否可以永远留在沧銎,留在自个身边。

“此次若非是二王爷出手相阻,此女应已回去她自个所属之时空了,老纳千算万算仍是未算到此女身上竟有朝葛护国神器中的子玉。”国师扫视了一直默不作声的皇甫臻熠一眼道:“朝葛护国神器子母玉中的母玉取自寒冰之下的千年古玉,其白如雪,向来以历代朝葛圣女的处子之血浸之,据说有招集世间灵异之力,而子玉乃取自朝葛劈天之石内,曾得朝葛第一代巫师无圣智者以身祭玉,因而此玉得以延续无圣智者之法力及可招魂定心,而二玉相合则可以佑国定朝纲。二王爷身为雅妃亲生骨肉有母玉在手原也不奇怪,而老纳未想到子玉竟会在此女身上,更未想到此女归世在即王爷竟以血牵动母玉启动其灵性,继而招至子玉寻母玉而来,此女魂魄被子玉牵引在归世之即终是功亏一篑。如今她的魂魄已被摄入子母玉中,如不能让其返回原来的肉身之内,只怕自此以后再难见天日了。”

“请问国师可有办法让她返回原来之肉身。”一直在旁未曾出声的皇甫臻熠听了国师所言这下可吃惊不小。自个一心一意只想将她留在身边,可从来没想过最终会是这种结果,若是如此岂不是自己害了她。这样一想皇甫臻熠再也没了往日淡薄,不由情急地抢在齐磊之前问道。

齐磊听了国师之言以后也面色一变,情急地跪在国师身前恳求道:“国师,您佛法高深想来自有办法可救乐儿重见天日,请您一定救她,国师!”

“公子快快请起,此事因老纳而起如今自然没有放手不管的道理。”国师忙搀了齐磊起来,复又仰天长叹道:“老纳一世修为至此仍无法察得天意为何,如若此女是领天意而来助我沧銎的,今日岂非是毁在老纳的手上了!所幸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两位休要着急。”

皇甫臻熠与齐磊二人听了俱是心头一松,忙恭敬立于一旁紧张地等待国师接下来的下文。

国师在两人面上来回巡视片刻,终是长叹一声道:“古玉通灵,母玉为朝葛历代圣女的处子之血浸之,此玉通灵不仅识得自个的主人,且会听从主人的意愿行事。雅妃原本为朝葛圣女也是此玉最后的持有人,子母玉自然认她是唯一的主人了,二王爷今日既然能以血启动母玉灵性自然是因为身上有雅妃的血脉所至,若以二王爷之血浸母玉,再将子母玉合二为一佩其颈间或可暂时稳其魂魄,但要逼其返回肉身却是不能。”

“国师适才也说了子母玉通灵会听从主人的意愿行事,我的血既然可以启动母玉灵性,何以不能让它放乐儿魂魄归位。”皇甫臻熠这一问也正好问出了齐磊心中的疑惑之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失忆(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