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18章: 梦醒(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18章 梦醒(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日子在熠刻意的回避中显得益发的漫长。那日未能逼出熠的真心反而让他避我更甚,渐渐对这份感情我也变得消极起来。如果这是他要的,我又何苦再执意强求。

只是总想不明白的是熠那天临去前的那番话,他说等我恢复记忆想起他加储在我身上的储多伤害时,我会后悔自个现下所说的话,这是什么意思?虽说我对失忆之前的种种已没有任何记忆,但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熠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来。也许我跟熠之间问题的症结所在只有等我恢复记忆才能得知罢。

这一天午后我正小睡,突然春雷阵阵接着便大雨倾盆,我自假寐中惊醒,大风将敞开的房门吹得分分合合的吱吱作响,眼见着绿衣跟红妆也不在近前便自个起身准备去将房门关上,突然打外面冲进来一个浑身淋得跟落汤鸡似的人来。

“乐儿,我找到滴血子了,你看!你有救了。”还不及回神便被搂进一个湿透的怀抱,接着又被推离开来,眼前一花,只见磊头发径自往下淌着水,一脸欣喜若狂地举了一个如桃子大小红得如血般的果子在我面前。

这就是滴血子么?这么些年磊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得到奇果,应是极为珍贵吧。抬首望向他清瘦了不少的俊颜,心里的感动终于汇成一股温热的液体从眼中缓缓溢出。

“怎么了乐儿,你怎么哭了?”磊见了我的表情有些错愕。

“我是高兴,我的病终于有药可医了。”我掩饰着擦干眼泪笑着说:“我这就告诉熠去。”甫一抬头却见熠正立在门边,形色复杂地望着我,看不出是喜是忧。见我同磊都望着他便淡然一笑进得门来,转而问磊道:“国师已经知道了么?”

“滴血子一到手我便立时飞鸽传书知会国师了,也就是这两日他应会到了。”磊做事一向周全,听他这么一说熠点了点头,看了磊一眼又接着道:“你还是先去换身干爽的衣裳吧。”语毕冲外面扬声招了个侍应进来,交待他带了磊去换身行头。

磊答应着随侍应去了,走了几步方想起什么回首对熠说道:“此事说来还算顺利,侉夫同桑青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因怕此果离树太久会影响药效,故而我先回来了。”

“唔,知道了。”熠面上没什么表情地应了一句。

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磊费尽心思替我寻回解药,眼看着我的恢复在即而熠却没有我想象中的欣喜,相较于磊的狂喜他显得冷漠太多,难道他不希望我恢复么?

心里疑惑重重,加之自那日之后两人也鲜少见面,再见之时两人间不仅多了份尴尬还多了份疏离。好在不大一会儿磊也就换好衣裳过来了,于我跟熠之间的怪异他似有所觉,眸中闪过一丝痛楚,不过我还来不及看得仔细他已经若无其事地呵呵笑着同我说起沿途的见闻来。

这次磊归来后一反常态没有接我回牧场,反而自个也在王府住下了,而熠似乎也是有意回避我跟磊,这两日益发不见了人影,每每问及绿衣跟红妆都说是近来王爷政务繁忙。不过有磊陪伴的日子自然也没时间去伤春悲秋,他诙谐的谈吐总是让我捧腹不已。再说于熠的有意回避我也不甚在意,反正我恢复记忆在即,到时我自然也会知道之前我跟他到底有何恩怨纠葛。

第三日国师也一路风尘地赶来了,消失了两天的熠随着国师的到来也终于露脸,只是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他双目深陷憔悴不已,我还来不及细究其中原由,稍事休息后国师已顾不上旅途劳累忙着替我诊治。

近两年来国师虽然每隔两月就会来看我一次,但也只是替我把把脉察颜观色一番,如今天这般戒斋淋浴神色凝重还是第一次,我不由也多了分紧张。磊地轻轻握了握我的手示意我不用担心,回首再望向熠时,难得他也给了个安抚的微笑。深吸了口气,我便随着国师进入事先已经准备好的房间。

进了房后国师嘱咐我只要凝神静气心无杂念地专心聆听他的梵呗就行了,依国师而言于他对面盘腿而坐,眼观鼻,鼻观心,随即屋内响起国师低沉的梵呗之声,我凝神细听着,渐渐觉得心神居然被梵呗所吸引,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畅,人也昏昏欲睡地不觉进入梦乡。

齐磊跟皇甫臻熠紧张地守在房门外,齐磊于紧张中带着期盼,而皇甫臻熠却在紧张的同时更多了几分惧怕。是的,他害怕乐儿在恢复记忆后又用那种恨之入骨的眼神看着自个,那种痛,皇甫臻熠真的没有勇气去再承受一次。

齐磊在一旁瞧着皇甫臻熠眼神里渲泄着的各种情绪,了然地上前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肯定地说:“放心吧!乐儿她不是是非不分的小气之人,就算王爷您的举动有违她的本意,但如今事过境迁她就算暂时不能释怀终归会有放下的一天。”

是吗?真的会是这样吗?皇甫臻熠惘然回首望向齐磊,妄图在他眼里能获得一丝肯定。齐磊迎视着皇甫臻熠的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复又道:“不管乐儿如何想法齐某却要对王爷您道声谢的,两年前如果是换了在下知道此事,亦会出手阻止她的离去,于此事在齐某看来王爷您并未做错,所以请不必过于自责。”

“如若乐儿因本王当年出手相阻而枉送了性命,本王也许会后悔,乃至可以以命相抵随她而去,就算有违天道本王亦从未觉得当年之举自个做错了,就算从头再来本王亦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也不必谢我,当年我出手阻止乐儿离开之举非是为了你的缘故,而是私心使然,所以本王没有什么值得让你承情的地方。”听了齐磊所说,皇甫臻熠敛了眼中储多情绪冷嗤道。

齐磊盯着皇甫臻熠坚挺的背影,终于顿悟了一件事,那就是自个与皇甫臻熠不管如何赏识对方,但终不能成为朋友,因为乐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 梦醒(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