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22章: 重生(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22章 重生(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侉夫长叹道:“姑娘所说老夫也非是没有想过,若非是王爷最近太过消沉老夫怕他有个闪失也绝不会如此提议。老夫眼看着王爷自小长大,于他的经历及所受之苦老夫比谁都清楚。公主生前鲜少给予王爷母爱,王爷置身皇宫贵为王子却无时不忍受冷落暗算,他一直忍辱负重虽给人寡淡凉薄之感却忍而不发,公主的突然身故对他刺激甚大,老夫为了兑现对公主生前的承诺便极力举张王爷请战来了漠北。王爷以志学之年首战便告捷,此后三年他不仅平复了战乱,战争还教会他如何成长为一代明君。”深看我一眼后侉夫又接着说:“只是当年王爷凭的是往日积压的怨气及那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方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如今的王爷为情所困,心中虽有仇恨但无生念,老夫担心他战场之上会采取玉石俱焚之极端手段有个闪失,这才不得已请姑娘前去安抚一番。”

侉夫一番话下来见我沉默不语忙又道:““姑娘与齐公子心意相通本是神仙眷侣,老夫自也明白此举有些强人所难,如今老夫所求只请姑娘暂且安抚一下王爷好让他专心应战,并非让姑娘真的委身于他,待战事结束之后王爷即便重返沧銎若是知道姑娘同齐公子早就比翼双飞,失意之下亦会随老夫远循朝葛的,自此以后当不会造成姑娘的困惑的,所以请姑娘你看在老夫的薄面上务必前往王府一趟。”

至此我对侉夫的用意已全然了解,让我前去安抚皇甫臻熠好让他专心出战也许是真,但更深的用意或是他也意料到皇甫臻熠未必就会真的听他的话留在朝葛,所以他需要我的配合,那就是让我再狠狠地伤他一次,让皇甫臻熠在失意之下远离沧銎从而接受他的安排。

心头思绪纷乱一时竟理不出个头绪来,末了只能对一直在旁期盼着我的应允的侉夫道:“先生请回吧,至于先生所说之事还是容小女子再想想罢。”

侉夫听我所言后不禁有些许的失望,最后也只好长叹一声道:“如此侉夫就先行告辞了,但出战在即还请姑娘早日决断才好。”说罢深躬一恭便自去了,而我则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从心里来说我也知道皇甫臻熠目前的状态实在不宜出战。一直以来他同齐磊就如同两个完全不同的类型的人,齐磊的感情总是如水一般,他的柔情总包围在我四周,在我不经意间慢慢渗透进我紧闭的心防,溶化了我那日日设防的心,他不仅能包容我的一切还能安抚我那颗时常躁动的心,所以跟磊在一起是轻松而没有任何压力的。而皇甫臻熠的感情则如火一般炽热得可怕,他总是在燃烧自己的同时也灼伤了别人。因而此时出战他极有可能如侉夫所说,哪怕是玉石俱焚亦在所不惜的。

那种结果是我所不愿见到的,从内心深处来说我亦不愿他再受到任何伤害,只是我若不依侉夫所说又恐他战场之上有个闪失,若真依侉夫所说行事,那我与他当日加储在我身上的伤害又有何区别?不管是留在沧銎或是远走朝葛,那都应该是由皇甫臻熠自己决定的事,而不是别人蓄意谋划的结果。

都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既不能忍受皇甫臻熠妄自决定我的去留,自己又如何能凭己之意替他决定将来呢。

接下来几天,我rì日被此事困扰却又不好同齐磊商议,恐引起他不必要的误会。聪明如齐磊自也猜到应是事关皇甫臻熠,所以他也不予过问只是一旁冷眼瞧着。直到第七天早上他与我一同用膳时才状似不经意地说:“听说王爷要率兵灭朝葛,校场点兵之后今日午时应会起程了罢。”

闻言我不由一怔竟将筷子掉于地上了。齐磊轻叹一声过来替我捡了掉在地上的筷子,又着了下人重新换过,这才握着我的双手柔声道:“乐儿,这几日你心中有事我也知道,只是你既不愿说我也不好过问,我只是要告诉你,王爷出兵在即如若你想见他一面就去吧,不必顾及我的感受。”

“磊!”我甫一开口就被他轻压了双唇,齐磊盯着我的双眸认真地说:“乐儿,你想去就去吧,我真不介意。说起来我还一直承着王爷的情,要说若不是他阻止了你的离去如今黯然神伤的又岂非是我,所以我打心里感谢他替我做了我想做的事,因而也不希望他有事。若说真有让我介意的倒是你。”齐磊唇边突然又荡起一抹我许久不曾见过的戏谑,只是现下看来却多了份苦涩。将我拥进怀里,他在我耳边轻声道:“乐儿,事到如今你尚不能对我全然敞开心扉么。”

“磊,我错了。”将自己更深地埋入他的怀中不禁暗自惭愧,相处这么些年来我早该知道磊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坦诚相待是情侣间对对方起码的尊重,我这个自诩为文明逾古人千年的现代人,竟然在气度上还不如这个古代的伟岸男子,如若得夫如此,夫复何求呵。

见我直爽地坦诚自己的错误,齐磊呵呵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信你便是。”见我已没了就餐的食欲,磊将我抱离了餐桌来到窗边的软榻之上坐下。在磊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便将那日侉夫所求之事一五一日地告诉了齐磊,然后又将自个的想法坦诚地说了出来。

齐磊听后沉思良久方道:“王爷本人身世坎坷自少缺乏温情,所以性格素来寡淡凉薄,不过许是他离宫甚早的缘故,所以倒不似一般的天家无情反而是个痴情种子,再之他为人外冷内热,一旦动情当是义无反顾,是以此次失情伤神自非一般。不过王爷非是你我想象之中的一般人物,如他这般注定是天纵的英才旷世的名主,伤痛过后只会让其更加强势,所以小小一个朝葛应无法困此盘龙,他的意愿自也非是常人可以左右的。”

“依你的意思……”我自磊胸前抬起头不解地问道。

“王爷出战在即你去见见他也好,至于战后他的去留那不是任何人可以左右他的,王爷,他自有要走的路。”齐磊眸中闪过一丝笃定,而我的心也随之坦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生(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