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23章: 重生(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23章 重生(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即便要见现下恐也来不及了。”我在齐磊怀中轻轻摇了摇头不无遗憾地说:“风云堡离王府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三天的路程,如今已来不及了。”

齐磊将我轻轻放下来,但笑不语只管牵了我的手望外走去,我虽然不解仍是随了他去了,因为我知道齐磊的能耐远远超出我所了解的那一星半点,他如此笃定必是早就想到了这一层的缘故。

果然,院子里张焘早牵了一黑一白两匹马候在哪里,直至此时齐磊方笑道:“快上马罢,咱们现在出发定可通过捷径赶在王爷前面的。”

我不再言语眼见着齐磊翻身上了黑马,我便也利落地上了白马紧随着其后朝外奔去。终于在未时时分我被齐磊领着催马翻上一个小山包,齐磊终是吁了口气用鞭指着山下长长的沧銎军队道:“总算赶上了,打前面领军的应是王爷没错了,乐儿你就自个从此处斜插下去罢,我在这里等你。”

我深看了齐磊一眼,见他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微笑,不再犹豫,我催马朝山下驰去。

难道她真的不会来了?追随在皇甫臻熠身后的侉夫望着他笔挺的背影不由在心里暗里吁了口气,一直确信她会前来的信念不由有些动摇。长吁一气正想挥鞭赶上皇爷,抬头间却见前面的山坡上打斜冲去一骑,白马白衫分外惹眼,了然一笑急忙催马上前低声对皇甫臻熠示意道:“王爷你看!”

一直如雕像般冷凛着神色在前面领军的皇甫臻熠在侉夫的示意下抬头望向不远的山坡,如冰冻般的双眸渐渐溶化,复而从眸子深入迸出一丝火热,稍一迟疑随即急切地挥鞭催马迎着来人驰去,在他身后侉夫终是松了口气。

近了,更近了!皇甫臻熠冰封已久的心突如被烈日所照速度解冻。她终是来了,那么是否说明她已经不再怨恨自个,真的放下了?皇甫臻熠适逢解冻的心在急切中起起伏伏地找不到落点,心在想见怕见中挣扎沉浮。不管如何,现如今她确确实实地出现在自个的面前了,皇甫臻熠贪婪地打量着梦里出现千回的清丽素颜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唯恐自己一出声眼前的一切便如镜花水月般消失无踪。

近前后,眼看着他目中的热烈被小心翼翼的揣测取代,心中仍是一涩。他憔悴了很多,不仅双目深陷,由于清减太多的缘故原本就冷硬的面部显得更为立体。

强压下心头那股涩意,我将自失忆之后便一直佩于颈上的子母玉取下来,催马走近他平静地递了过去。皇甫臻熠一直转注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见我自颈间取下子母玉面上陡然变了颜色,双眸也突然覆上层薄冰,嘴唇冷凛地抿成了一条直线,将头扭向一旁冷声道:“这子玉原就是姨母代母妃转赠你之物,你自个收好罢。两玉相合才可发挥固本定神的异能,那母玉就送你了,当是断你回家之路的补偿好了,你今儿前来要没旁的事就请回罢。”

说罢他催马欲走,知他误会我的意思了,忙带马拦在他前方急切道:“你休要误会,今儿我并不是为了还你玉佩而来,此玉既是朝葛圣物又为你母妃遗物,你此番征战朝葛带上它自会有你母妃在天之灵保佑你凯旋而归,到时你再还我也不迟。”

听我所言,皇甫臻熠终在迟疑中探究地对上我的视线,半晌,嘴角缓缓浮现一丝笑意,面部也放松下来,缓和的面部线条让他身上的阴霾之气顿减,目光也渐渐炽热起来。

我不自在的将头扭向一旁躲避着他的炽热,嘴里仍是疏离地说:“你别想得多了,我没有旁的什么意思,只是觉得那本就是你母妃的遗物,在如今这般境况自该交到你手上罢。”

皇甫臻熠探手自我手中接过子母玉,深看了我一眼状似不甚在意地道:“既然你说的也有三分道理我就先带着好了,战后归来我定会亲自奉还的,你那些个顾忌就等我活着归来再说罢。”

心里一堵忍不住抢断他的话道:“男儿一言九诺,既然你说了要战后亲自奉还自当履约行事,难不成王爷还是言而无信之人么!”

皇甫臻熠定定地望着我的双眸似要将我看透一般,终是难掩那份尴尬,不待他回答我掉转马头一夹马腹便朝来路驰去。

“知道了!”转身的当儿皇甫臻熠的声音清晰地传来,认真中透着坚定。

终是放下心来,不再犹豫,不再回头我催马朝山上奔去,因为我知道那里有齐磊在等着。心情莫明地轻松起来,我享受着放马扬鞭的快感,竟是前所未有的肆意。因为我自个心里清楚,今儿我放下的不仅是怨恨还有过去,自此以后我将以杜若嫣之名好好地重新再活过一回,曾经的夏乐乐自此以后是真的死了,我不再在前世今生中徘徊挣扎,学会放下的我更清楚自己的路要如何走下去!

皇甫臻熠远征的第二日我便在齐磊的陪伴下前往探望夏魁夫妻,于我跟齐磊的同时出现夏魁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想是我恢复记忆便随齐磊离开的事他是早有耳闻了,再则我同齐磊原也就有婚约在身的,故而夏魁见了我们到来倒是甚为欣慰。

二表兄已随皇甫臻熠远征朝葛,大表兄有公务在身未曾回府,舅妈亲备了酒菜招待齐磊。酒席之上夏魁夫妇知我欲随齐磊返京,惊愕之余倒也释怀了,夏魁便以大家长之势慎重地对齐磊道:“嫣儿同齐公子你虽早有婚约在身,然一波三折甚为艰难曲折,难得你二人在经历若多之后仍能不离不弃,老夫见了也甚觉欣慰。嫣儿自幼失母,虽有生父然形同外人,老夫有心做主早日将你们的终生大事办了,也算是了了老夫一桩心事,九泉下见了嫣儿的外祖父及她的母亲亦算有个交待,未知齐公子意下如何?”

齐磊闻夏魁所言立时乐得跟朵花似的,忙起身离席一揖到地恭敬地道:“多谢舅父舅母成全!舅父所说正是磊儿所想,此番随嫣儿一块回京自当禀明祖父同父母亲大人准备行周公之礼,到时还请舅父舅母不辞舟车劳顿前来主婚才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招妒(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