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24章: 招妒(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24章 招妒(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魁夫妇听了齐磊一番话顿觉老怀大慰连声称好,一干人然全然将我这个当事人置之脑后,竟然直接拍板定案了。

谁说现在就要嫁他了,人家才获重生,都还未享受到爱情的甜蜜,我才不匆匆嫁作人妇呢。瞧着齐磊笑得跟朵花似的不由心生恼怒,表面低眉垂目的作出一番小女儿娇羞状,暗里却忍不住在桌底下狠狠给了齐磊一脚,眼看着他因吃痛而突然变得扭曲的笑脸不由心情大好,在夏魁夫妇不解的目光中装无事状照样喝酒吃肉,让齐磊苦笑不已。

才从夏魁处回到风云堡,沂凤已经从京城传来消息,说是宅子已经找好,至于如何处置未敢作主,让我速速回京。沂凤的来信虽然廖廖数语,但思念之情甚浓,仔细想来我与他已是两年未见,虽然我与他非是同脉所生,然如今他却是我在这沧銎真正唯一的亲人。两年了,未知他如今变成如何模样了。思及至此,于回京之事我便多了份急切。

齐磊知我甚深,当下稍事安排后我们便动身回京了。经历了大半月的奔波,我们终于在初夏时分回到京城。两年未见的沂凤已经长成了挺拔的男子汉,不知是古人早熟还是在商场历炼这么些年的缘故,沂凤举手投足之间甚是沉稳,虽是如此甫一相见他仍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如今已高出我许多的沂凤反而如兄长般将我轻轻拥住,在我耳边轻声说:“姐姐,这些年你受苦了。”

心中溢满感动,我嗔怪地说:“傻瓜,姐姐受什么苦了,苦的是你,这两年让你小小年纪却操持着整个家业,受累的是你。”说着我的泪便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你们姐弟这是作甚,今儿大家得已在京城相聚本是好事一桩,可不兴流泪。”齐磊见我流泪甚是心疼忙出来圆场。

听齐磊如此一说我同沂凤俱不好意思起来,两人忙擦了眼泪复又相视一笑。

虽说两年来沂凤在京城也有置下产业,但那也是自个买了块地皮建了个豆腐作坊,宅子的前面小半部分作店面用,后面大半部分则用于制作豆腐及住家用,平常沂凤一个人也就无所谓,如今要安置我则有些儿不方便,于是在齐磊的坚持下我便在新宅未修整好之前还是住之前他为我置下的院子,听齐磊所说如今除了媚儿在那照看也无旁人出入。

说起媚儿沿途之上已听齐磊说起过,虽说两年不见我对她的近况还是知之甚多。自我那日将她从车上推下之后虽有张焘护着,但因受了惊吓的缘故回风云堡后仍是病了许久,病愈之后齐磊便着人送她回京了,原是想着她祖籍在京城让她回京之后自个寻个去处,但她坚称自个既为齐爷所赎,自然是齐爷的人了死活不肯离开。当年齐磊忙于为我求药四处奔波也没心思安置她,便让高执事酌情安置,不想这两年来她跟在高执事身边渐渐涉足商海,如今竟也能独挡一面了。

听了齐磊所说我心里不由也暗自为她高兴,想不到媚儿如此柔弱的女子如今也能自力更生,于她来说不能不算是桩好事。许久未见,亦不知如今的媚儿变成怎生个模样了。我一路催促着齐磊快带我去瞧瞧她,齐磊宠溺地笑笑只得同沂凤一块无奈地伴了我往先前的院子去。

过了两年没有记忆的日子,对于那些曾经熟悉的人或是事,我更多了份了解的急切。回到当年的别院,远远便见到一身绿衫的媚儿依门而望,我欢呼着飞奔上前一把将她拥住高兴地打趣道:“媚儿,两年未见可想死我了,听磊说你如今已是齐氏百货京城分店的执事了,想不到你竟是这般的厉害,怎的当年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自顾兴高采烈的我仍是明显地感觉到媚儿在听我说话的当儿身体突然变得紧绷起来,这才意识到自个高兴之下忘形了,竟忘了现在是古代,媚儿于我这种热情得过了份的举止想是有些吃不消。赶紧放开她,有些儿不好意思地连连干笑数声,忙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后这才好好地打量起她来。

如今的媚儿不仅比着两年前要丰腴了些,举手投足之间更彰现着一股自信,往日清丽的面颊如今强势中隐隐透着媚态,比起当年那个沦落青楼的清官来,更多了份蛊惑人心的美丽。

我打量她的当儿她也上上下下的将我打量了一番,这才漾起笑脸道:“一别两年,乐儿你倒是益发漂亮了,不象咱这两年来为齐爷没日没夜的卖命,竟是折腾的不成人样了,瞧着你这番水灵真让姐姐我好生个羡慕。”

听着媚儿这番场面上的客套话我不由有些儿不是滋味,看来商场上的历练不仅让媚儿找回了自信也学会了世故,想起自个适才的兴奋,还真有些儿象拿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怪不是滋味的。

两年的时间不算短,星移斗转物是人非,失忆让我停留在过去的记忆之中,如今的我也许还是原来的我,但媚儿却未必还是原来的媚儿。

尴尬地笑笑我也端起矜持的架子,保持着应有的疏离,对这种虚伪的客套突生出一股厌烦,便不再回应她一笑而过了。有意地偷瞄了齐磊一眼,不意外地的见他暗里拧了一下眉。看来对媚儿现在的变化齐磊也是事前不知的了。

“好了,乐儿连日奔波已是疲累,咱们还是别在门外站着都进去罢。”齐磊面上略现不悦,说罢上前牵了我的手便率先往屋子走去,临进门时又打住回首问向媚儿道:“早前我嘱咐让你收拾的屋子可是打理妥当了。”

“回齐爷,已经打理妥当了,请随我来罢看看可还称姑娘的心意。”盯着我们紧握的双手失神的媚儿旋即恢复如常,淡笑着越过我们往前面走去。错身而过的当儿我没忽略她平静的外表下闪烁着妒意的双眸,心中顿时了然。

是的,有些东西或许会随时光的流逝而改变,然而也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就如媚儿对齐磊的感情那般,只是我却不能如初时那般毫不介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招妒(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