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25章: 招妒(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25章 招妒(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胡思乱想之间突然感觉手被齐磊重重地握了一下,一抬头却见他安抚似地对我笑了笑,没有往日的戏谑,双眸子之中写满了认真,让我心头漫上丝丝甜蜜,然而仍难掩心中那股淡淡的不安。

被媚儿一路引着来到西厢房,竟不是我先前所住的东厢房,心中正自疑惑就听是齐磊问道:“怎的不是乐儿先前所住的东厢房,却安排在这西厢房?”

“回齐爷的话,媚儿回京后幸得齐爷您不忘旧情,拔了这院子让媚儿安身,也因着先前同妹妹一块儿住这东厢房住得惯了,所以便一直住了下来,日前听高执事说妹妹要回来了,想着我同妹妹素来以姐妹相称也就无谓东西之别了,所以便替妹妹收拾了西厢房,往后晨昏相对既显姐妹情份又于谋事方便,妹妹你说可是。”媚儿状似极为亲热地上前握了我的手轻晃着笑问我道。

我终于明白自见媚儿后一直便觉着怪异是为何故了。打一见面她便以姐姐自居,现在又故意提及东西之别,原来竟是意有所指。我就奇怪来着,要说按年龄来说我比着她还要大上一岁,何以她相见之下一口一个妹妹的,让我听着甚为别扭,原来竟是示威来了。

她在告诉我,她不再是当年的媚儿,如今身为齐氏百货分店执事的她与我当年的身份已是一般上下。两年时间,她已经等得够久了,所以现在她要明明白白地让齐磊知道她的心意,也要让我清清楚楚地知道,她不介意与我共侍一夫,然按现下的境况来说我在她心目中也许只是个大病初愈的病秧子,而她却已不是当年听人使唤的丫鬟了,如今的她才是可以辅助齐磊纵横商海的得力援手。

心中了然,我不露声色地挣开她的双手,望着她仔细修饰过光彩照人的脸平静地说:“让媚儿姑娘你费心了,我也只是暂时借住,所以住哪里都无所谓,连着赶了这么些天的路也真是有些乏了,姑娘要是没别的什么事就请便罢。”

“你好好休息吧,晚些时辰我再过来找你。”一直面色不悦的齐磊深看了我一眼便率先望外走去,只是在经过媚儿时沉声道:“你且随我来罢。”

见他们都退了出去沂凤忍不住道:“姐姐,你要是休息好了还是早些儿去看看我们新置的宅子罢,齐爷虽然待你不错但这终归是在别人的家里,没得在自个家里的那般自在,我看还是快快修整了宅子咱回自个的家罢。”

“嗯,你说得不错,今天我先休整一下,明儿一大早你就过来接我罢,这宅子从今往后就是你我安身立命的地方,可得费些心思打理才行。”想是沂凤也多少看出媚儿颇有示威的意味,怕是委屈了我才有此一说。但于我来说这个媚儿倒不是我目前所要考虑的,虽说齐磊在储多问题上均能与我看法一致,且行事与我甚有默契,只是关于这娶妻纳妾之事却不知在他心中又是何想法,必竟他再怎么优秀也是落后于我千年的古人,而古人对传宗接代之事又甚为看重,我知齐磊是家中独子,如我真的嫁与他日后若不能为他生个儿子的话,只怕这种事也是迟早要面对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借着媚儿来试探一下齐磊的心意。

倒是沂凤买下的那个宅子让我甚是兴奋,必竟如今是真的得在这里安身立命,那个宅子就是我在这异世之中真正意义上的家,所以我自得多费些心思将它修整得舒适安逸了。

沂凤听我所说后连连点头,见我也是真的乏了正好有丫鬟婆子过来侍候我梳洗,沂凤便退了出去,说是得去铺子里瞧瞧。一路颠簸早就疲困交加,我匆匆梳洗后头一沾枕头即睡得不省人事了。

齐磊冷着脸自顾品着茶已经有好大一会儿了,虽然早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得趁他回京的当儿,将自个的心迹表明让他知道的媚儿,如今见了齐磊面上的形色也禁不住心里有些打鼓。

也罢,不管他心里乐意与否今儿自个反正是豁出去了。自打与他相识之后自己一门心思全在他身上,可这么些年下来他对自个反而不如初时在百花堂相识那会来得怜惜,心里眼里除了那个夏乐乐就再没别人。

两年了,如今自己终于能证明给他看,夏乐乐会的自个也会,但自个会的夏乐乐却未必也会。虽然自个出身低贱自不敢妄想能坐正室之位,但那个夏乐乐混迹商道又比着自己高贵了多少?何以夏乐乐就可以掳得齐爷真心自己却不可以,在她未出现之前齐爷对自个不是没的半分情意的,所以自己不甘心,无论如何自己得让齐爷重新正视自己。

想到这里媚儿便定下心来,恭声问道:“齐爷,请问你招媚儿前来可是尚有要事交待?”

半晌方听得齐磊“唔”了一声,终于他放下茶盏直视媚儿道:“柳姑娘这两年来跟在高执事身边,这生意场上的本事学了不少,难怪爷尚未回京就听到高执事对你的溢美之词不断,看来这高执事所说的倒是有几分可信。”

“高执事他老人家过奖了,媚儿涉世尚浅要说这为人处事媚儿该学的地方还挺多的,如今齐爷您回来了,还请得空多加指点。”媚儿一边揣测着齐磊的意图一边进度有度地应对着。

“你是得好好儿学学!”齐磊冷哼着接过媚儿的话道:“这生意场的本事你是长了不少,但独独没学到如何恪守做奴才的本分。”

怆然抬头,媚儿苍白着脸瞪视着齐磊,咬了咬下唇仍力持镇定地反问道:“齐爷此话怎讲?”

齐磊难得的正了形色甚为严厉地说:“你休要忘了,你能有今天那全是仗了谁给的机会!当年我看在乐儿的面上替你赎身之际已同你说得明白,自此往后她就是你的主子,别仗着自个现在得了个执事就当自个的身份高贵起来了,竟不将主子放在眼里。今儿我可是提醒你了,乐儿她才是赏你口饭吃的主子而不是齐爷我,如果你哪天惹得她不痛快了到时可休怪爷今儿没提醒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招妒(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