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36章: 面圣(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36章 面圣(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位王爷是一同出的宫,随着齐公子去了京城之中一户人家的宅子,因那府上未有注明为何人府第,门楣之上只刻了‘蜗居’两字,属下虽不知那是何人府第不过却探知现住在那宅子里的,却是近几年二王爷照应着的那位姑娘。”大殿之下,一侍卫跪于地上小声禀告着。

“唔!“皇甫太宗轻拧了一下眉,手上翻书的动作也顿了下来,片刻之后复又问起另一件不相干的事来:“国师还在闭关中吗?”

跪在地上的侍卫虽不明白皇上何以突然有此一问,不过仍是恭声地答应道:“是。”

“知道了,去罢!”

侍卫答应着退了下去,皇甫太宗也停止了翻看手上的书卷,轻叹一声将手的上书卷重重地放在桌面上,起身来到窗前负手而立,心中却有了主意,看来是得去会会这个女子了。

最初知道此女存在是因为煜儿,让皇甫太宗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一般富贾家的小姐提出来的税收国策竟让满朝元老无不叹服,这等政见策略让求贤若渴的皇甫太宗不得不对此女刮目相看。如此才情不俗的女子,难怪乎一向自视颇高的煜儿与齐磊那个浪子一同倾心于她。也因着这个缘故,一心想拉拢齐磊为己用的皇甫太宗才警告煜儿以天家颜面人臣之礼为重,远离此女别妄招非议。

后来,此女替齐磊打理的齐氏百货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上至高官士吏下至平民百姓无不津津乐道,最后就连皇甫太宗自己也多了分打探的兴致。直到如今皇甫太宗仍能想起初见此女的形情,她那么远远儿站着,衣着随意简单看得出刻意的低调,不过就算置身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她那份从温温淡淡中透出来的清雅仍是高贵出尘,竟无半分商贾之气。而此女发现自个在打量她的当儿从她微一错愕的表情不难得知她已猜测出皇甫太宗的身份,然而她仍能不卑不亢地从容退场,就连皇甫太宗也不知该为她那一刻的从容淡定叫好,或是为她的目无圣上而着恼。

不过齐氏百货之行倒是让皇甫太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牵制齐磊的理由。齐磊那小子虽然精明,不过那富可撼国四个字他却担不起,所以这个消遥红尘的浪子才会如此乖乖听话地臣服于自己,每每想到此处皇甫太宗仍是得意不已。

原想着等齐磊这小子前往勐猛国之际再行召见此女,如若她真有如煜儿所说的政见谋略,不如给她个郡主的封号再赐婚于齐磊,一则借此拢络此女为己用,再则又可套牢齐磊这匹野马。不过让皇甫太宗没想到的是齐磊就连前往勐猛国以身犯险之际仍将此女带于身边,于齐磊的心思缜密心机过人,皇甫太宗无奈之余更是心生赞赏。

齐磊的勐猛国之行不仅为皇甫太宗带回意料中的好消息,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熠儿必竟还是插手此事了。皇甫太宗就知道,不管熠儿如何痛恨着这皇城之中的一切,但事关国家社稷他自然不会抽手旁观的。

此次让齐磊前往了解勐猛国境内之事,不仅是因为此番勐猛国边境异动让皇甫太宗觉得勐猛国内必然有事发生,如若真如皇甫太宗推断的那般事因储君之争,那么此时定然是进军勐猛称霸储国的大好时机。而另一层用意也在于皇甫太宗要经勐猛国此一战役,不仅要削减幕容呼风手上所掌握的军权,还要为熠儿作为储君不二人选奠定基础。

只是一切看似掌控在手的事情却因此女的介入而遭攥改。一向无视自己这个父王的熠儿,竟然上谏请求赐婚。以他的能耐他不会不知道此女就是齐磊未过门的妻子,然而他仍是执意如此,可见他决心之大。

面对回京复命的齐磊皇甫太宗犹豫了。

熠,是自个同雅妃的儿子,是所有子女当中自个最为疼爱的,因为有了熠雅妃才得以活命,自个在雅妃心中死亡的部分因为熠儿而得已延续。然而贵为九五之尊又如何!自己不仅未能保全雅妃的性命,更让自己的爱子时刻置身于冷眼暗算之中,后宫之中的明争暗斗比着朝堂之上毫不逊色,刻刻钟都可以让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于无形,雅妃终于用自己的死让皇甫太宗明白,爱他,就放过他。

这些年放他在外单飞,由着他在战争中成长为傲翔于天的雄鹰,现在是该由他来继承大统的时候了。自己年已渐暮,处理国事已渐进有力不从心之感,心底更多了分添犊之情,于熠儿长成以来首次对自个有所要求之事,自己打心底来说是愿意成全于他的,说穿了也不过是要个女人而已。

但如若此女是齐磊的未婚之妻,则让皇甫太宗不得不头痛了。当今用人之际,自个好不容易才将齐磊这匹野马制服收归己用,如今若因为此女的缘故而惹怒了他,别说以齐磊的能耐能闹个天下不得太平,如果让天下人知道了,只怕自己费尽心机让熠儿建功立德的储般努力全部都付储东流了,熠儿可以不在乎,然而皇甫太宗却不能不在乎。再说煜儿也曾属意于此女,皇甫太宗不得不顾虑一下煜的感受。几经权衡之后皇甫太宗便不动声色地将此事压了下来,心道熠再要问起也可用个目前当以国事为重之由先拖延着。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更出乎皇甫太宗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国师竟然会亲赴丹东会见此女,而且此女在见过国师之后竟然莫明其妙地失忆了。再下来就是国师与齐磊、煜儿跟熠儿似乎达成默契,此女暂由熠儿照应而齐磊则在为她寻找灵药,国师竟不辞辛劳每隔两月便前往漠北以佛家纯净之气为其灌顶,如此一来便是两年。

这两年来皇甫太宗对此事不是不好奇,但一直抑制着自个不曾过问却不是没有原由。一则是本来打算仗着勐猛国内乱之时进军勐猛的计划让熠儿因为此女的缘故而推翻了,不过熠儿不愧为旷世明君之人选,尽管深陷儿女私情然仍能使出分崩离析之计,让勐猛国的皇长子勿必烈与王次子达斡尔各自拥军自重,自立为皇,将若大个勐猛国一分为二,成为两个不足以与沧銎抗衡的小国,反观沧銎不费一兵一卒,然成为勿必烈与达斡尔为一统勐猛而争相拉拢的对象,此等局面当然不是朝夕所至,耗时年余已是大幸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面圣(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