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38章: 受训(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38章 受训(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上面色终是和缓下来,脸上也渐有了笑意,伸手自墙上将煜的画像取在手中,回头不解地问道:“这画像周围框上这么个木框又是什么意思?”

至此我方是真正放下心来,便上前解说道:“这墙上的画是民女在外游历或是经商间隙所作,所绘除了沿途的美景及当地的风土人情,更有少许的人物画,只是旅途之中取材不便,这画像也就大大少少的甚不规整,自回京置下这宅子后想着将这些个画像整理出来悬于室内,也不失为闲时对所经之地的一种念想回忆,因为这画像不甚规整如果用一般的装裱之法挂在墙头便不甚美观,所以民女才想出这么个法子,将这些画装裱过后再配以相应大小的像框,就算不甚规整也算无损观瞻了。”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你的事儿朕也曾听煜儿说起过,苏璎比文招亲那会儿你也曾前去扰场,想不到苏璎丫头那甚是刁钻的试题让你以字形取意倒是给解了,说起来你也算是有些儿歪才。”难得的是皇上总算是面露赞赏之色,不过这话里的意思听着倒是让我弄不清是褒是贬,只得做出谦恭的姿态小心地陪侍于一旁。

“好了,朕也得回宫了,这画像朕就带走了。本王见你也是个聪慧之人,在商场操持许久想来进退得度的道理你还是懂得的,若是一个不小心逾越了本分其时就算国师出面亦是保不了你的,你可记住了?”

难怪乎人说伴君如伴虎,皇甫太宗说话的当儿转眼间面上就变了颜色,尽管我很不习惯于用卑微的态度示人,但如今身处这异世迫于现状我也只能作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躬身应道:“民女记住了”。

皇甫太宗又甚是威严地扫了我一眼,这才拿了煜的画像负手下楼而去,我紧随其后将他送至门外,见他的马车去得远了我全身紧绷的神经才得已松驰,乏力地将身子依在门框上。

心里惨呼今这是什么日子呀!还真应了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的话来了。

“小姐,这黄老爷是什么人呀,他那两随从怎的如此凶恶,连我要奉茶上楼他们都不许呢,咱们家的宅子他们倒成主人了,这叫什么事嘛!”巧儿自我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甚是不满地嘀咕着。

斜睨了她一眼,我转身回房的当儿提醒她道:“这个人物可是咱惹不起的,你还是休要打听的好。”

隔天齐磊过来的时候不无担心地问道:“皇上来过了?”

知道这事也瞒不过我便冲他点了点头,恐他担心我便率先告诉他道:“也没别的事,他只是过来提醒我从今往后离两位王爷远着点儿,你呀得空的时候替我转告两位王爷一声,他们若真当我是朋友放心里也就行了,往后我这宅子他们还是不要来的好。”

齐磊闻言笑道:“你当皇上来这么一遭两位王爷就不知道么,皇上这一来不止是为了警告你,同样也是做给两位王爷看的,这种事儿就算我不说两位王爷也心底有数。”

“唔,他们一个个能掐会算的既然知道皇上的心思,如此一来往后应是不会来的罢,咱也好安安份份地守着自个这一亩三分地好好过日子了。”我一边小心地给昨儿画的荷花图上着颜色一边应道。

“嫣儿,你要什么时候得闲是否拔空儿去我府上一趟可好。”见我停笔侧目望向他,齐磊不由惴惴不安地吱唔着道:“那个,如今我也老大不少了,母亲大人昨儿还当着祖父及父亲大人面前说要托媒替我访门亲事,看样子你来京之事我家人应已知情,且对你迟迟不曾露面已心生不满,是以连一向坚持让我娶杜惹嫣为妻的祖父昨日听闻母亲所言也无反对之意,我想你要再不去我府上露个脸也似有些说不过去了。”

齐磊说的不无道理,再拖延下去若让齐家三老知道难免有目无尊长之嫌,我这丑媳妇终归是得前去谨见公婆的,既是如此那还真是宜早不宜迟了。

放下画笔又沉吟了一会,终是点头道:“你说得甚是有理,按说我是该早就上门拜访的,现下这宅子也打理好了不如就明儿可好。”

“真的!”齐磊闻言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复又将我紧搂至怀中一迭声地连连称好,突然又似想起什么似的放开我道:“不行,我得先去知会祖父及父母大人一声。”说着便往外跑去,我还未及回过神来他已不见了踪影。

望着齐磊离去的方向心里有愧疚也有不安,于齐磊而言,我实在是让他等得太久了,可他的家人会接受一个如此离经叛道的女子为媳么?对此我心里却没半点把握。相较齐磊的欣喜,我内心更多的是不安。

隔天一大早齐磊就过来接我来了,看他鲜衣怒马的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好似今天就是成亲的日子一般不由心里暗自好笑。想着自个同齐家长辈是首次见面不宜高调张扬,我便替自己选了一袭淡蓝色的夏裙,为了慎重起见一向素面朝天的我还特意淡扫娥眉轻拢妆容,当我忐忑不安地出现在齐磊面前时,他那甚是惊艳的呆样让我益发不安起来,轻抚上面部我不安地问道:“怎么,很招摇么?这般打扮是不是有欠妥当。”

“不招摇不招摇,清新脱俗如空谷幽兰,淡雅更显高贵,如此甚好!”齐磊忙上前拉了我的手甚是欢喜地说:“咱们快走吧,想来祖父他们已在等着见你这未过门的媳妇了。”

瞧着喜形于色的齐磊我不由极为意外,想不到凡事进退有度的他也会有如同孩子般急燥的一面,笑着摇摇头我便由着他牵着手去了。

到了齐家后储位长辈除初见我之时显得甚为惊讶之外态度尚算和蔼,并无我担忧中三堂会审的局面,我不由暗里松了口气,这才发觉手心里已是汗津津的,一边用手绢儿轻拭汗渍,不边心里自嘲自个如此紧张还真无异于高考那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受训(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