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40章: 受训(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40章 受训(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哼,要说齐家这几位长辈如狐狸一般溜滑,那我可是修行上千年的狐狸精了。怎么说也比他们多了上千年的道行吧,想我堂堂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有这么容易惧而止步的吗,真是太小瞧我了!

出了齐府大院后我长吁一口胸中的抑郁之气,再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高墙大院心道:我的幸福我作主,齐家的长辈们,准备好接招吧!

“她……她……她刚才说什么,日后自当会与各位长辈多多亲近!那意思她还会再来的是么?杜家虽说是为商贾人家可好歹她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吧,怎的没这般没羞没臊的,她……她听不懂我方才所说已有悔婚之意么,怎的还好意思说日后还与咱们多多亲近这等话来。”一向人前一副贤妻良母状的齐夫人回过神来之后,指着若嫣远去的背影气得已顾不上注重仪容了。

一直处于感动之中的齐磊回身直视着自个的娘亲,甚是诚恳地说:“母亲大人,孩儿不知您从何处听来这些不实的谣言,不过孩儿可以告诉您们,嫣儿在京城置的宅子全是她自个一手添置的,其间虽然短了些银两,孩子曾有心帮她一把可嫣儿死活不肯,连孩儿在她不知情之下替她添补的三千两银子,嫣儿事后知晓也曾立下欠款字据,这两月来并陆陆续续有所偿还,她说自个力所能及之事希望能凭自己一己之力来完成,而不是处处都依仗于我。”说到此处齐磊见齐夫人仍不为所动,便转向老太爷与父亲大人道:“不管您们如何看待嫣儿孩儿都心意已决,今生是非她不娶了!”

“目无尊长的东西,可别忘了你是在同谁说话!”齐桓也许是天生就跟这个儿子八字不合,待听了齐磊最后一句时忍不住勃然大怒道:“你那意思即便长辈们如何反对,你也一定要同那杜若嫣成亲了是吧?”

“嗯哼!”老太爷适时一声颇具威严的干咳,成功地堵住了齐磊意欲回驳之举。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清了清喉咙老太爷终于发话了:“今日一见这个杜若嫣神情坦然,眼光纯净倒不象你所说的势利之人,而且老夫看她态度从容,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贵气,其风范比着她外祖父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说媳妇儿,你不会是真听人误传误解她了罢。”

“老太爷,此女别的不说但来京城之后尚继续着商海的蝇头小利之争却是事实,要让人知道她是我齐家媳妇其时我们齐家颜面何存呀,难不成说我齐家有子如此有媳也是如此么!”

齐磊见祖父言语间似有松口的迹象便忙接了娘亲的话道:“祖父大人,父亲大人身居太傅之职一向主张仁义道德之事,现下咱们齐家反而无视承诺悔婚,岂不是要做个背信弃义之人!如此以来比着嫣儿为自食其力而涉足商海更是不堪,只怕其时会让世人指着脊梁骂假道学的了,难不成如此齐家在朝臣之中就有颜面可言了么?”

齐磊一番话显然说到了齐父的痛处,齐桓面上不由也露出犹豫的形色来。

“可是……”

“好了!”显然是齐磊刚才那翻话起了作用,齐桓打断夫人的话道:“父亲大人说得有理,那些个道听途说之事也未必可信,关于杜姑娘的品行性情我们还是了解清楚再说吧。”

“如此甚好。”老太爷已无再讨论下去之意,听了齐桓所说便放下茶盏接了话茬儿,起身离去之前又对齐桓说:“难得你今儿得个空闲,陪我对上一弈如何呀?”

“孩儿正有此意呢,父亲大人您请!”齐桓跟在老太爷身后一路前往书房而去。

齐磊因担心着嫣儿也匆匆告退着去了,若大的厅堂便只剩下齐夫人了。

这个杜若嫣实在是厉害,就算传言未必可信自个也绝不能接受她成为齐家的媳妇。比起自个做媳妇那会的兢兢业业小心翼翼,这个杜若嫣实在是太强悍了,现在未过门自己这个做婆婆的就已经落于下风了,如若让她进得齐家只怕到时无法容身的就是自个了。媚儿说得对,这个杜若嫣还真是个非一般厉害的主儿,是以自个无论如何都不能应允她嫁入齐家的,绝不!

齐夫人在心里思前想后的,拒绝若嫣嫁入齐家的心意更加坚决了。

当齐磊匆匆赶到我的蜗居时,见我正窝在客厅的沙发内啃苹果终是松了口气,不过仍是不无愧疚地说:“嫣儿,适才委屈你了。”

在明白齐家长辈对我们婚事的态度后,我反而没有了初时的紧张和担心,要说今天齐府一行不觉得委屈那是假的,不过谁叫齐磊是他们的儿子呢,就算是委屈也只有受了,当今之计是得想办法征服几位长辈才是正理,我可不想当个不受欢迎的儿媳妇。

冲齐磊晃了晃手中的苹果我问道:“你要不要来一个?”

“呃!”齐磊对我这天外飞仙似的一问显然一时没回过神来,便摇了摇头。

我几口将手里的苹果啃了个干净,将果核往垃圾桶内一扔便拖着他往楼上的书屋而去。

齐磊显然是被我这些个意外的举止给吓到了,不无担忧地问道:“嫣儿,你这是为何?”

对齐磊的疑问我只是不作理会,一直到了书房,我在书桌之上铺好宣纸将毛笔往他手里一塞这才慢条斯理地说:“你将家中三位长辈的喜恶且一一同我写出来,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如今为了你这同几位长辈此仗是在所难免了,不过此一战役我只能胜不可败,你可得帮我。”

至此齐磊方明白我的用意,不由又感动得一塌糊涂,深情绻绻地盯着我的脸一声“嫣儿”便逸了出来,就连一向脸皮甚厚的我被他这么一瞧也有些儿不好意思,便红着脸儿道:“你不写光看我干嘛,如今可还是八字儿没一撇的事儿,你若不帮我咱们这事成不成还说不准呢,快写罢。”

“嫣儿你放心,不管家中长辈意下如何,我齐磊今生是非你不娶的了,其时如若尚不能说服于他们咱们就私自成亲好了。”齐磊说得甚是坚定。

如若真走到那步我相信这个天生反骨的家伙也定然做得到,只是于我来说却希望自己能得到一段被人祝福的婚姻,再则我也不愿意齐磊因我而背上这不孝之子的骂名。眼眶有些微湿,我轻轻推了推他柔声道:“快写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善(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