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41章: 为善(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41章 为善(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磊甫一写完等不及墨干,我便抢前一步扒在桌面看起来。老太爷喜美食,好与人对奕,且为人大度不羁,想来齐磊身上这份天性不羁有百分之九十来自于隔代遗传了。齐父不愧为先学之导,用齐磊的话来说,他除了素喜钻研学问之外似无其他嗜好,不过齐磊一手好字及丹青之术全然来自于齐父的教导,只是齐父为人严谨极难亲近。对自个的母亲齐磊这个儿子则可谓完全失败,齐母的喜好他一无所知,用他的话来说自个长年在外奔波是以不知。

拿着齐磊提供的这份不完全的资料看了又看,最终决定还是采用逐个击破的好,如此以来那么从老太爷下手则最为可靠。一则杜若嫣同齐磊这门婚事是老太爷亲自订下来的,若不是因为那些个传言,想来老太爷是最为赞成此事的了,二则是老太爷为人宽容大度又不拘小节,是以最好取悦于厮了,三则齐父虽然为人严厉但从昨儿接触来看,其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孝子,老太爷身为一家之主要是得到他老人家的认可,则相当于掌握了大半的胜算。

对于老太爷的喜好要说美食倒是难不住我,我做菜的手艺在前世总算得了妈妈一些真传,在那时代虽然算不上什么,可在这时代不谦虚地说比着那馆子里的大厨甚而还要略胜一筹,可对于棋弈之道我则是一窍不通了。还有个难题则是我做的美食要如何让老太爷吃到,以现在状况来看在他们未接受我之前再去齐家显然只会让关系更为恶化,甚是不妥。

想了半天我便歪了脑袋问齐磊道:“平常老祖父都是去哪与人对弈呢?”

齐磊想了想答道:“有时么在家与家父同弈,有时则是前往宝月斋之类的茶楼与一些故交旧友喝茶对弈。”说到这里齐磊不由试探着问我道:“嫣儿,难不成你心里已有主意?”

“还没呢,这不正想着么。”我丢他一颗卫生丸起身踱到一边去。

“嫣儿,凡事有我在前面挡着你休要将自个逼得太紧,对几位长辈咱们务求尽心也就是了,至于他们最终能否接受都不会影响咱们最终的决定,我是如此,你能答应我也会如此么?”齐磊自我身后将我搂在怀里在我耳边小心问道。

知道他是担心我在长辈们那里如若受了委屈心意会有所动摇故而才会如此说的,回身凝望着他蕴含深情的双目我郑重地告诉他道:“不管几位长辈如何待我,我都不会生气或是动摇,因为他们都是你至亲的人,放心罢!只是要如何打动储位长辈这事由我来想办法,你从旁协助也就是了。”见他仍是拧着眉,我便故意打趣着说:“你可不要小视了我的能耐,不都告诉过你么,我可是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只是要打动他们我还需要些时日罢了,你瞧着吧!”

齐磊终是舒展了眉头将我搂在怀里笑道:“嫣儿,我何其有幸竟能得妻如此,老天爷真是太厚待于我了。”

静静靠在齐磊怀里,嗅着他身上特有淡淡的檀香味,我想,这种感觉叫幸福吧!

最近我老想着如何取悦齐家储位长辈,对生意上的事反而不甚上心了,反正现下也不愁吃喝的,于我来说这人生大事就显得更为紧要了。沂凤最近将招商之事折腾得风生水起的,见我对买地建厂之事已不如初时那般热衷了便有意接手去做,我也就随了他的意由他去了,沂凤虽然有一腔雄心想干一番大事业,但已无初时的毛燥,遇有决策性的大事还是会请我决断,而我也乐意于做一个幕后军师。

齐磊自听了我说要自老太爷感兴趣的事物下手后,得闲便前来教我下棋,可我对象棋那玩意一直便没什么天赋,更无兴趣。齐磊在花了老大的劲儿细心教导后,见我仍不能在他手下走过七招不由感叹道:“看来人无完人这话儿说的还真是在理,怎的你这么一个聪慧的人儿偏偏于这棋弈之道如此不开窍儿,这要换了个七岁孩童让我悉心教导这么些时日,断然不至会在我手下过不了七招,我看咱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罢!”

齐磊这话倒是把我说恼了,便不服气地反驳道:“这甚么破玩意儿你是自小便受高人从旁提点自是觉着容易,要换种方式你未必玩得过我,臭屁什么呢?”才一说完这话突然灵光一闪,心里倒是有了主意。

“姐姐,日前我在城郊看了块地自觉尚好,姐姐今儿得空可否前去看看,如觉尚可的话小弟想快些儿定下来好早些儿建厂,眼下已入秋,这京城的天气比着丹东来说要偏于阴冷,再拖得迟了到了年冬这施起工来恐会有储多不便。”沂凤自外一进来的就忙着同我说看地的事儿,待话说完了一回头见到齐磊也在便喜孜孜地上前问好,要说齐磊可是他心目中的偶像,每每见了他过来沂凤总不无欢喜。

齐磊听了沂凤所说后也赞赏地连连点头道:“沂凤所说不无道理,现下早些儿动工不仅可避免年冬天冻延误工期,又可赶在年关之际好好儿赚上一笔,这事儿是所抓紧着办了。”

沂凤让齐磊这么一说便又急着询问着我的意见,看他们分析也甚有道理,想想也没什么事儿便道:“要不现下就去瞧瞧吧,你让巧儿告诉李婶一声,今儿咱们就在外头吃不回来了,让她别张罗咱们的饭菜。”

沂凤答应着去了,齐磊也起身道:“你们忙去罢,我还得进宫一趟,熠王爷继承大统之事已定,最近宫里上上下下正忙着这事儿,如今入了仕途便少份自在,领了皇命在身便由不得自个了,我这就去了罢。”

熠继承大统本也是大家意料中之事所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倒是齐磊,为皇上效命这许久如今还不知他身奉何职,偶尔问起他也只是笑笑说:“这事儿倒不紧要,估计皇上有意让新帝给予嘉奖,故而尚不曾晋升。”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善(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