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50章: 征服(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50章 征服(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齐磊坚持要亲往前去迎接夏大人一家,是以便让他同沂凤一块儿去了,我便留在家里为午膳做些准备。

待我料理得差不多时,沂凤与齐磊也接了大人一家回来了,急忙洗了手亲往门前迎接。许是我受了公主封号之故,大人与夫人见了我虽然惊喜但言行间还是多了份拘谨,见状我不由挽了夫人的手急道:“若嫣见了大人与夫人前来,无异于至亲长辈到访,还望大人与夫人休要因这些个虚名而生份了彼此的情份,两位长辈还是对若嫣以名讳相称才见得亲近不是。”

大人与夫人虽素知我的性情,但几年不见加之我现在身份显赫先前难免有所顾及,如今听我这么一说呵呵一笑也就释然了,是以也就再没了先前那些场面上的客套。

正待招呼了他们进室内用茶,不想大人倒开口要求道:“现下时辰尚早,是以也不急着侍茶,适才来的路上我听得沂凤与世侄儿说起你这宅子构建得甚是精妙绝纶,现下倒是想参观一番,若嫣呀,你看是方便不方便?”

知道是沂凤又在显耀了,横了他一眼,复笑道:“沂凤这孩子就是爱显,原也非是甚么不得了的构建,只是让他们这么一吹倒是十分了得似的,还望大人见了休要见笑才好。”

“这话说得就有点儿做作了罢,若非不是十分了得的构想,太上皇这退位让贤之后第一桩紧要的事,又如何会是在宫殿之内各处大兴厕溷的改建之事。”齐磊见不得我难得的谦逊便在一旁故意拿我打趣。

听得齐磊这么一说众人的兴致就更高了,便急于去看那个经我改建之后所谓的洗手间是何模样。又拿眼使劲横了齐磊与沂凤一眼,便指使他们领了大人一家屋前屋后地去参观,我则回厨房亲自去准备午膳。

大人一家参观完毕本就赞不绝口,待到用膳的当儿见了我张罗的那一大桌子的美食时夫人更是惊呆了,不由握了我的手道:“若嫣呀,这么一大桌子的菜可都是你自个张罗的?”

我笑着挽了她就坐一边回她道:“是呀,我今儿做了夫人喜欢的酿豆腐,待会您尝尝看还合口味不。”

眼见齐磊与沂凤已招呼了大人与玉儿她们就坐了,我夹了一块酿豆腐放到夫人碗里复又道:“如今碍于这个虚名,这外面的事我是不宜出面了,但在家里又闲得慌,您也知道女红一事我素不精通,是以只好张罗些吃食权当解闷了,大家快趁热尝尝看还合储位的口味不。”

“若嫣呀,你还真不愧为咱沧銎女子之表率,套一句乡俚俗语来说那可叫出得厅堂入得伙房,玉儿、雪儿你们平常可得多向若嫣多学着点才是。”大人与齐磊小酌了一口,放下酒杯复又夸道。

我虽然素来皮厚,但今儿三番五次被夸也难免有些脸红,正待岔开话题不想一直光喝豆桨却不吃菜的雪儿突然放下手中的豆桨,伸手拔拉了一下圆桌上的转盘奇道:“姐姐,何以我们今日用的这桌面怎么会转呢?昨儿我来时可不是这般模样的,这又是为何呀。”

雪儿这么一说,大家也俱觉得好奇,就连沂凤也困惑用手拔拉了一下桌面不解地说:“还真能转呀,何以我们之前用的却不是这桌面儿,我说姐姐,这屋子里还有些什么是我也不得而知的机关设置呀?”

伸手按住被他拔得团团转的桌面我忙着替大伙解惑道:“这哪是什么机关设置,只不过是今儿人多,先前那桌面儿太小恐是放不下太多菜肴,是以才在原来的桌面上加了个可以活动的圆环,再在上面放一张台面,如此一来这桌上既不显拥挤于大家夹菜也方便些罢。”

玉儿闻言笑道:“姐姐真是慧心兰质,这什么事儿一到了你的手中便变得简便了许多,让玉儿好生羡慕。”

“谁家要得了若嫣做儿媳妇可就享福了,可惜我未能为老爷添个男丁,要不非得让你做了我家媳妇儿才好。想咱们自相识以来甚是投缘,如若若嫣与我有那婆媳的福份,许是如母女般亲近的美事儿。”夫人附和着玉儿的话不无感叹。

大人听了夫人所言,甚含深意地瞅了齐磊一眼,便嘿嘿拈须而笑。

齐磊是何等聪明之人,见状立时打蛇随棍上忙举杯对大人道:“今日初时相见,世侄儿有事冒然相求,还请世伯应承了世侄才是。”

“世侄休要如此多礼,于你所说之事老夫心下也明白几分。入京之初前去府上拜会老大人之时,老大人已经问起过若嫣在丹东的储般过往。”大人与齐磊对饮后放下酒杯笑道:“说起来老夫一家虽与若嫣相交甚密,但于你们已有婚约在身及有关若嫣的身世之事,老夫还是自若嫣离开丹东之后才从她府上余叔口中得知,其时我将所知之事已据实相告于老大人了,老大人虽是班科出身但为人不羁重情,且明辨事非,先前是受人误道有些疑惑现下应是会重新考量罢。”

齐磊听了甚是欢喜,不由推杯而起一揖到地连连称谢,大人忙起身扶了他只道不需多礼。待大家重新坐定以后大人又甚是不解地问我道:“若嫣呀,看得出太上皇于你也甚是赏识,不惜破例将你收为义女赐以安国公主之封号,何以你不请太上皇赐婚反而将婚事蹉跎至今呢?”

齐磊闻言忙苦笑着抢在我前面回道:“世伯您老人家有所不知,太上皇本来是有此意的,可某人不肯受此赐婚生生拒绝了圣意,是以才让世侄情路这般坎坷,甚好世伯入京了,您老人家可得替世侄举持公道好好说一说某人才是。”

齐磊一番话听得沂凤当场失仪忍不住喷笑出来,玉儿与雪儿也一径地掩了嘴偷笑,就更逞说大人与夫人一脸的忍俊不禁了。我不由在桌下狠狠踹了他一脚,只是我气恼之下用劲过猛整得动静太大,是以这桌下的小动作便成了公开的秘密了,闹得我更是下不来台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征服(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