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54章: 征服(五)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54章 征服(五)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相处一些时日以来,齐父虽然碍于我公主的身份面上还是一径的严厉拘礼,但形色却缓和了许多。我也知道他原就是出了名的孝子,再则以我现在公主的身份他就算对我有储般不满也会接纳于我。因此于他,我相信只要在一起相处久了,待他了解我的品性之后自然就会隔阂全消。只是齐母,相处这么些时日以来仍是一惯的疏离有礼,叫人亲近不得。

这一日午后我正自梅苑休息完毕出来,见齐母的侍女冬儿捧了汤药往齐母房里而去,我不由出声问道:“冬儿,可是夫人不舒服么,怎么奉了汤药过来?”

“是的,夫人这些天颈椎疼得厉害,夜里都无法成眠,大夫适才已经看过了,这正是照大夫吩咐替夫人准备的汤药。”冬儿甚是恭敬地应答完后便匆匆捧着汤药碗去了。

许是老太爷有所交待,这齐府上下的奴仆杂役对我素来恭敬,是以就算齐母不甚喜欢我,但她身边的贴身侍女见了我也不至无礼,一如齐母一般维持着面上的谦恭。

这颈椎痛仅喝汤药能有效吗?我不由有些疑惑。我妈妈以前就有颈椎痛的毛病,尤其到了天寒或是阴雨天气,这毛病就更犯得厉害,后来听一中医说了,将粗盐炒热了敷于病痛的地方,再加以推拿按摩不仅可缓解疼痛,久了慢慢还可以治愈这毛病。以前在家时我倒是常常替妈做些热敷及按摩,妈这颈椎痛的毛病也是有所好转,只是还未治愈得彻底我便来了这异时空,是以现下如何也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心下有些恍惚,有多久我没有想起前尘往事了,今儿突然想起仍是难免鼻酸。

“若嫣姑娘,老太爷正着人找您呢?”小四原也是在丹东那会就认识的,这小子以前对我面上虽然端着恭敬但说起话总是酸辣屎臭的,后来许是得了齐磊的教训,是以言行间便恭敬了许多。最近我在府上呆得久了,他随着老太爷跟前跟后的,随着工程逐渐形成这小子于我倒是越来越佩服了。不过大家一块而相处久了他于我的性情也有所了解,是以对我也不拘泥于俗礼多以若嫣姑娘相称。

我答应着随他去了,心里却在盘算着明儿让沂凤替我去买些粗盐。

又隔了些时日,会客厅因需要整改的工程并不多是以休整完毕,新沏好的壁炉已经按老太爷的吩咐生起了火来,客厅里的一应摆件均是按老太爷的吩咐,照着我家客厅家私的模样做的,其间我也只是因地制宜略作调整,不过十分称老太爷的心意。

才拾缀得清爽了他便对小四道:“你且去瞧瞧夫人今儿身子好些了么,如无大碍了就请她前来瞧瞧罢,看看这屋里尚有什么需要添置的物件么,要有的话咱也趁着现下给置办妥当啰,这马上就将年关,咱也图个新年新气象,吉利!”

小四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夫人让冬儿搀扶着来了,我近前行礼便就便关切地问了句:“伯母今儿可好些了么?”

“托您的福,这些天冬儿照着您说的那秘方将炒热的粗盐替我做了热敷,我这颈椎现下已经舒服多了。”齐母面上仍是一惯的客套,不过却不似先前那般拒人于千里了。

趁机我忙说:“其实伯母您这颈椎痛的毛病已是陈疾,单是热敷只怕也未能断得病根,如若能配合按摩推拿才会事半功倍,伯母要是不嫌隙的话得空让若嫣替您按摩推拿一番如何?”

齐母听了一笑,仍是疏离地不置可否地说:“现下府上之事已劳烦公主已久,我这毛病由来已久就不事劳烦了。”

“哎,正因这这毛病拖得久了才更应慎重视之,既然若嫣会上这么一手你就让她替你揉一揉按一按,早日将身子调理好了家里人也好省心,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着吧!”老太爷知我心意忙一旁敲着边鼓,见齐母不置可否不再出声便又忙着招呼道:“媳妇儿呀,我说你也过来坐坐,若嫣这整的什么沙发比着咱先前的硬板凳儿可是舒适多了,来来来,你且过来试试罢!”

齐母依言在一旁坐了下后又四下里打量了一番,虽然面上仍是矜持着不过目中尽是讶异之色,齐母的贴身侍女们今儿也是休整后首次前来,见了这些摆件跟壁炉无不惊讶,众人四下里打量之后无不称好。老太爷也甚是得意,便由着一众下人打量摆弄,自个只管逗弄着他的小花狗儿。

自得了老太爷那句话后,当日下午我便去了齐母的房里,齐母正准备热敷,与她见过礼后我熟练地接替冬儿替她热敷,齐母虽未拒绝不过形情却有些儿别扭,我也只装着不知。热敷完后我一边替她推拿按摩一边与她闲话家常,她也多不接茬,只是一径儿听着。

第二日冬儿见了我后忙笑着迎上来道:“公主昨儿那甚么推拿按摩之术甚是管用,今儿听夫人说是觉着这颈椎之处已松驰许多,不再似往日那般崩紧难受了。”

我笑道:“夫人陈疾已久,此法虽然管用尚得持之以恒方能有效,你且告诉夫人去,晚些儿我再过去替她推拿一番,你先去准备些炒热的粗盐待用罢。”

冬儿答应着去了,我去泥水匠施工的地方仔细察看了一下工程的进度,便回身去齐母处替她按摩推拿。

自此以后我便天天如此,而齐母对我也渐渐不似初时般抗拒疏离,替她按摩的当儿间或也同我闲聊几句或是说说笑话儿。

这天替齐母推拿的当儿与冬儿她们闲聊,怎么着这话题便转到我身上来了,说是我的皮肤甚好,这大冬天的气候这般干燥仍是水灵灵的柔嫩,我当即兴口胡谄了几句美容之道,不想齐母对这茬倒是兴味儿十足,一径儿打听起这保养之法来。

我不由暗笑无论是置身哪个年代这女人的爱美之心皆是不可置疑的,当下便搜索枯肠细细回想了一些前世时听过或是看过的美容之道来。

是以,从此以后我除了每日替齐母推拿按摩外还当上了齐母的美容顾问,岔三叉五地用些珍珠粉和了面粉调了蛋清替她敷面。另一常识我倒是知道的,那就是到了齐母这个年纪补充雌性激素是很必要的,因而又让她每日里喝些当归红枣煮水。过了些时日,齐母果然面色红润起来,瞧着也不似往常干燥没有光泽,冬儿她们见了无不称奇一个个俱跟着效仿,齐母她本人自是欣喜不已,是以对我也亲近起来,待到齐家修整快完工之时,齐母对我已经甚是依赖了,至此,我总算是真的打开了她的心扉。

齐母对我的真心接纳让我在这异世找到了前生遗失的母爱,数月的相处,我不仅以心换心博得齐母的认可,更让自己逐渐溶入齐家的氛围之中,慢慢地我觉得自个在这异世不再孤单!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刺(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