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160章: 联姻(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160章 联姻(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熠摇了摇头,见我久伤才愈一气儿又说了这许多已是有些口干舌燥的,便端了杯水让我润喉,接下来长饮一气我放下茶盏拭了拭嘴角又道:“群臣在朝堂之上明争暗斗的无非也是为了子息后代家族声誉,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群臣的子息一直受父辈的言行所左右,如果皇上能将群臣之子归于自己的门下正确引导的话,未必就不能调教出忠心事主的将相良才,而一向被视为棋子的名门之女与其被送入皇上的后宫,还不如引向别处的好。”说穿了也就是这些朝臣不好对付,可他们的子女却一个个正是热血沸腾雄心万丈力求表现的时候,只要多多灌输些爱国奉献的思想,也就是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其时只怕他们的父辈想要左右他们都难了,这天下哪有能犟得过儿女的父母。

“你的意思……”

“民女的意思是举行大型的联姻活动,不仅是两国之间,就是朝臣的子女间亦可如此,再则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将群臣之子收归于天子门生,独辟御校由天子着派人手统一执教,提拔有能之士委以重任,对碌碌无为者予以剥夺世袭爵位不得重用。让朝臣的子女与他国联姻通婚,将我沧銎的针织女红储多技艺带往勐猛国,让勐猛国的民众百姓均能从中受益,而我们也可以通过联姻这种手段从勐猛国吸取一些利于沧銎的发展之道。只是这事儿去不能由皇上您刻意去指派,那样会引发朝臣反弹,因而需要有适当的方式适当引导,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自行请命,皇上您只需在适当的时机给予肯定就行了。而如此对双方俱有益之事,相较于娶个沧銎的公主对勐猛国来说更为有利,想必达斡尔亦不会拒绝罢!”我娓娓道来心里却益发觉得此次可行。

说穿了也无非是借鉴现代一些国家为加强交流而举办的什么中法文化年之类的活动,两个国家之间通过这类活动不仅可以加强国与国之间的交流,更可以由此促进双方经济上的发展。再说了,古语都有云: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多情。在这个封闭的年代盲婚哑嫁的又有几对真正恩爱的夫妻,如果能给这些少男少女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还怕他们不情感泛滥成灾,是以此法绝对可行!

“这难道就是你那时空的治国之道么?”熠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由问道,不过他却没有要我回答的意思,深看我一眼复又接着说:“就照你的意思办吧!但凡需要朕如何协助你只管说好了。今儿你还是先好生歇着罢,伤口还未大好的别再弄得反覆了。”

“皇上!”见熠已有了去意我忙又叫住他道:“皇上,刚才民女所说两桩事得同步进行才可事半功倍,皇上可先找个借口将这些朝臣的子女弄进宫来民女才好另谋他法,否则只怕这事就难了。再则御校的执教人由齐磊负责自是最好不过,因为此次不仅是为皇上选拔将相良才,更为了能方便这些权贵之子与勐猛国的储位贵族千金联姻成功,而齐磊入仕之前曾多次出入勐猛,对此国十分了解,是以此事由他负责最为妥当。民女虽然不精女红及其他技艺,但说说故事,闲时替这些大家闺秀公子哥儿解解乏还是可以的,是以请皇上特许民女一个言教官的头衔。”

“据你所说那甚么言教官也不过是个虚职,只要能方便你行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至于让齐磊掌执御校么,这事容朕再想想罢!”说完熠又深看了我一眼始去了。

沧銎的四月,雨后仍沁着丝丝的凉意,御校内最近谈论得最多的也就是勐猛国国王亲自率领的皇室权贵子弟即将来访,御校内的权贵之子们心里实际上都明白,此次勐猛国国王率队前来说是两国间的贵族子弟互相交流,实际上想与沧銎的名门之后一争高下的意味甚浓,是以御校内最近的气氛也骤然紧张了起来,众人无不想称了这个机会能扬名天下,故而明里暗里均使着劲。当然,据说此次尚有勐猛国贵族中的小姐随行,这自然是另一个大家均感兴趣的话题了。

不过御校内另一端的女校则不于男校的紧张氛围,这些名门望族的千金们表面仍如往常一样弹个琴吹个小调,赋诗作对的甚是悠闲,至少表面瞧是如此景象,不过留心多听听就不难听到有人在小心议论着,“不知勐猛国的男子是否也如沧銎的男子一般的伟岸”,“不知漠北的风光是否真如言教官所画的那般秀丽壮观”,“不知勐猛国的贵府千金又生得何般模样”,语气中大有怕被比了下去的嫌疑。

我于齐磊在一旁冷眼瞧着,听着,不由相视一笑!

要说我自个心里没些紧张那是假的。是从熠照我的意思下了圣旨将一干权贵子女招进宫来,群臣倒是没琢磨透皇上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大都还是高兴的,他们私底下猜测着这男儿招为天子门生那自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儿,既是天子门生那自然就会有若多的机会在皇上的面前出现,是以运气好的话被皇上提拔为将相良才,那就是谢天谢地的大好事了。至于皇上为什么要将各府的千金也招进宫去,群臣们就有些不解了。但后又有人猜了,说是如今的圣上,是难得的少年皇帝,如今不仅是东宫尚缺就是其他的嫔妃也是一个俱没有,想是这少年皇帝想为自个选拔后宫人选才有此一着的。

这样一来群臣家有儿女的也无不欢天喜地地将子女送进宫来,虽说皇上下旨数月内这些权贵的子女一律不得擅自离宫,众卿亦不得前往探视,但众臣均能接受,因而并未有人对此事持有异议。

“放心吧,咱们费心数月如今也是该见真章的时候了。”齐磊给了我一个安抚的微笑复又信心满满地说:“我倒是对自个的弟子甚有信心,其时这校场之上取胜不仅没有问题,而且我绝对可以保证,咱沧銎的男儿定会将那些个勐猛国的贵府千金们迷得回不了勐猛。”

……本章完结,下一章“ 联姻(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