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33章: 创业(四)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33章 创业(四)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既是这样就让银儿回来吧,小姐这里现下正是用人的时候,没道理不管不顾的却去帮别人。”张妈见我这样说了忙接了茬,见余叔老半天也不表态,不由急了,便不住地拿眼色示意余叔同意。

余叔思忖半晌复说:“既是小姐的主意,老奴明儿就让他辞了那边回来罢。”

“如此甚好,这可给我解难了,你们夫妻对小姐如此尽心,小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来、来、来,饮了这杯散了罢,今儿咱也早些回去睡个安稳觉。”钱掌柜一听仓库管事的人选有了着落,也心情大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便起身告辞去了。

隔天当张妈领了余有银到书房时,我正瞪着余叔已经整理过的,厚厚的一叠帐簿头痛着呢。见到他来我如获大赫,不待客气废话便一把拉了他到桌前,指着那一叠让我头痛的帐簿问他:“有银,你可有什么办法把它们做得简明精要些,如果每天我都要看这么一大叠密密麻麻的东西,我会死的。”

余有银见我拖住他的手,窘得不行,红着脸说:“小姐,你先放了我再说。”

回头见他红得充血的脸及张妈半天也合不上的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现在还拉着他的手呢。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忙站得离他远些。张妈这才放心地退了出去。

唉!这些古人呀。

余有银仔细看过后说:“这些帐簿父亲已经做得很完善了,没什么可改动的。”

“我自然知道余叔做得完善,只是这铺子里的货物何止上百种,如果用这种方式做帐,岂不是做的人跟看的人都要累死。”我冲他一瞪眼又接着说:“我是问你有没有别的简便一点的记帐方式。”

余有银摇了摇头说:“我的记帐方法也是跟父亲学的,再说整个沧銎除了这种记帐方式外,也没听说还有用别的方式记帐的。”

既是这样没别的办法了,只有教会他们我以后才能落个轻松。心里才动了这念头,兰儿奉了茶进来了,想是张妈故意安排的。得!这小丫鬟平时跟在我身边也没其他的事,一块收了吧,日后想偷懒时也可让她分担些,就从阿拉伯数字教起吧。

到底余有银做了些年的帐房有些实践经验,再加之人也聪明,教他倒没怎么费神,对着兰儿我可就只有吐血的份了,为了避免我冲动之下可能会活活掐死她,便让余有银得闲时再好好教她,也就由着她自生自灭了。

自从教会余有银用报表的形式做帐后,这货物的出入、每日的盘存、当天的流水及每日的盈亏都一目了然了,我也轻松不少。尽管当初执意用这种方式记帐时,余叔跟钱掌柜都是极力反对的,现在他们也只有叹服的份了。

打从余有银过来之后,余叔便只管负责前台收银及货源的补充,至于仓库的出入帐目及每日的流水整理就交给他负责了,钱掌柜的还是负责全盘。

不过由于他为人勤快而且够机灵,再加之年轻对新鲜事务接受得快,所以但凡我有什么新的想法都会先去跟他沟通,再由他去跟余叔及钱掌柜协调,所以一个月后他便俨然成了我的左右手了。

日子就在忙碌中过得飞快,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因店铺已走上正轨所以慢慢地我也就去得少了。眼见着现下生意也还不错,至少目前衣食无忧,我便开始慢慢寻访起当地的名人隐士来。为免张妈她们怀疑,间或也请了雪儿跟玉儿,当是游玩也不张扬,偶尔也去夏府走动。虽然一直没能寻访到真正的高人,但当地的风景名胜倒是逛了个遍,小日子过得不仅充实,而且还挺小资的。

这日因夫人念叨去了趟夏府,晌午时又被强留着在夏府用了餐,陪着大家又说了会笑话有些犯困,因为我一直有着午睡的习惯,便借着要去店铺看看辞了出来径回家去了。

“娘,你就帮帮我吧!小姐是您看着长大的,跟您也情同母女,您去同小姐说,她定会答应的。”

才进院子就听到余有银的声音。最近连兰儿都去店铺里帮忙了,他大白天的怎么会在家里,而且他有什么事不好自个跟我说反倒要张妈来替他说。心里多了份好奇,便轻手轻脚的也不弄出响动,悄悄绕到张妈住房左侧的窗外偷听。

“这事你休想,”才站得定了,就听到屋内传来张妈厉声喝止余有银的声音:“你疯了么?小姐是怎样的身份,咱们是怎样的身份,你就算心里再喜欢小姐也得先掂量掂量自个的斤两,这可不是咱家高攀得起的呀。”

“我是疯了,娘!我是真的喜欢小姐,儿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对那家的女子动过心,你就帮帮儿子吧。”余有银的声音狂乱而透着心焦,“再说小姐现在已经搬出杜家,而且娘你不是说过吗,小姐的婚事可由着她自个做主的,娘!只要您去同小姐说,她定会同意的,娘您就帮帮儿子吧!”

“儿呀,不是娘不帮你,可是咱家小姐是什么样的人物呀,你别瞧着她出了杜家就以为她落魄了,可主子就是主子,说到天去她还是主子咱还是做下人的,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端的饭碗儿还是小姐给的。再说咱家小姐连齐公子那样的人物都没瞧在眼里,又怎么会瞧得上你,快死了这份心罢!”张妈说到最后已是哭了。

“您别说了!”听声音这余有银已近疯狂,这么大声一喝连我都被吓了一跳,还没定下心来,又听到他冷声说:“娘您说的没错,现在我们一家都端着小姐给的饭碗儿,我自是没资格提这要求的,不过我自会证明给小姐看,我有能力照顾她让她过得很好的,娘您瞧着好了。”话音一落便听到甩门而去的声音。

“银儿!”张妈哭着追了出来,那余有银却是头也不回地去了。

我忙将头缩了回来,隐身窗下大气也不敢出,这会儿要是让张妈或是余有银看到了,大家都尴尬,这事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张妈追到门口,又哭了一会,始擦了眼泪转身去了厨房。我便趁了这机会又溜到门口,装作才进来的模样,大声喊道:“张妈,我回来了。”

“怎的才回来,吃过饭了吗?”张妈马上迎了出来说:“等着你吃晌午饭呢,左等又等的也不见你回来,想是夫人那边留了你,便先吃了。”张妈的眼红红的,看得出来刚哭过,怕她起疑我便说:“是的,夫人说是好久没见着了一定要留饭,推辞不过吃了才回来的。不过张妈你的眼睛怎么了?红红的。”

“哦,想是刚才打扫灶间时进了灰,没什么。”张妈形情中有丝不自然,忙掩饰说:“你想是困了,我给你铺褥子去,睡会罢。”相处这么久张妈对我的生活习性摸了个透,也知我有午睡的习惯,说完便先我回房去了。于这事我自然心中雪亮,便也故作不知,大家含糊过去便作罢。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睡不着,这余有银喜欢我?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实在是没有招惹他呀,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许是我平日里相处时不拘小节误导他了?必竟这时代的男人迂腐,只要给点阳光他就灿烂,对他笑一笑就当对他有意了,看来以后相处时我还得留心避着点才行。

打那以后,我表面上虽不露声色,大家一起时仍是有说有笑,但遇有事时还是尽量让兰儿传达,就算偶尔单独相处也尽量收敛,再不如以前般随意。虽然我尽量不显得刻意,但余有银还是有所察觉。不过他也是聪明人知道我在避他,反而也刻意避起嫌来了,只是面上却日渐阴沉。知他一时半会的也放不下,许是要些时日整理自个的感情,便由着他去也不过问。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受挫(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