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42章: 共事(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42章 共事(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磊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订好契约的第二天便仔细做好盘存,将我的店铺连同一应货物伙计全然接手了,清算下来居然给了我五千两银子,价钱给得有点高,不过他既然要当那冤大头我正当用钱的当儿,自也不会同他客气,双方自买卖上算是银货两讫了。

钱掌柜还在店铺做管事,余叔则回去跟张妈替我打理我的豆腐坊,我现在自个也是给人做工的自然也不用人来侍候了,正好兰儿跟余有银学了帐房那套活计,便替我管理豆腐坊的帐面。我则每天开店时会准时前去报到,这食君之禄,自当其责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余有银自打那以后一直不曾露过面。原先因事忙着加之心里确实有怨便一直没有过问,可眼瞅着马上就要过年了还不见人,张妈跟余叔每日店里家里的,也不见出去会过什么人,我不由就有些奇了。私底下问了兰儿,才知道那天自我跟他说了那番话后,他便跟疯了似的跑了,后来就一直不见回来。

张妈跟余叔带着赎罪的心理一门心思扑在豆腐坊里,虽然每日里忙得天昏地暗的,但必竟余有银是他们的独子,现下没有音信说不担心那是假的,看他们愁眉不展的我心里也跟着难受,连带兰儿那丫鬟最近也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我知道这事我要不出声,张妈跟余叔就算是再想儿子都不会让他回来的。

不管他错得多离谱,但他终归是张妈跟余叔的独子,我也没理由任由他在外不管,可我一介女流又上哪去找这么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我正寻思着要不要请齐磊帮帮忙,他却一推门进来了,见我神色不定的便在我对面坐下,一边给自个倒了杯茶一边问:“怎么?有心事。”

“唔……,”我尚在犹豫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跟他说,想了想还是转了话题:“不是说要回京城过年的吗,怎么还没走?”

“我就这么让你不自在,急着赶我走了?”那家伙笑得无害,但语气里调侃的意味却很浓。

这个男子自打我认识他时就不曾见过他有正经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真如外界所传的那般有能耐,连钱掌柜自从知道他的名号后,见了他那态度就不只是恭敬了,甚而有些卑微。与他共事几个月也不见他用这种态度对过我,还真是见了鬼了。

懒得理会他的调侃,想着让人改的招牌也不知送来了没有,正待出去看看,便被他一把拽住胳膊。虽然与异性这种肢体上的接触,在我的前世是司空见惯的事,但在这时代应该是于礼不合的吧。

不由眯了眼看向他:“你是没听过男女受授不亲这句话,还是不理解这话的含意。”

“看来你的《女训》学得不错,既然你如此遵从古礼,自该知道咱们都‘相濡以沫’过了往后就别再这么见外,有什么事说吧!或是我能帮得上你。”

虽然知道他是好意,但这厮故意拿我上次喝错他酒的糗事借着调侃说事,仍让我心里多了层防备。

原来肯跟他签下契约,一是知道以他的能耐如果他真心想找我的话,我也未必躲得了。二是他此次见面以后口口声声称我夏姑娘,看那意思倒似默许了我现下的身份。于是我就想,齐磊是个商人,而且还是个非常精明的成功的商人,所以于他而言女人应该远不及一份赚钱的买卖有吸引力,必竟这百货店创造的利润及创造利润的速度,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若是拿这赚钱的买卖跟杜家的婚事来比,齐磊应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才对。难道是我想错了?

又是那种防备的眼神,齐磊不免在心里叹气。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对他如此抗拒?将近半年了齐磊尚未想通其中原由。对女人,第一次感到这么无措。

“不要老是用那种防备的眼神来看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替你了了难,你才能安心替我打理生意不是。”齐磊难得的正经神色,让我放心不少。

既是如此跟他说说也是无妨的,“帮我找个人可好?”

“余有银!”

我才张口没想到他立时就想到是谁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

见我点头,他呷了口茶后遂放下茶盏道:“这个人的下落我倒是知道,不过你当真不怨他对你所为还要找他?”

“你又怎知他对我做了甚么?还有上次在百花堂时依你所言,又何以那般肯定我的仓库是被人人为放的火呢?我只道齐公子做生意的手段了得,却不知道你还有这般能掐会算的本事。”上次在百花堂时原就想问问他来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共事(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