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43章: 共事(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43章 共事(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仓库起火这事,至今官府都没个明白的了断,他何以如此肯定是人为放火?虽然我有这方面的怀疑但也只是自个的猜想,并没有实际的证据,他又何来的把握说得如此肯定?齐磊虽然平日里看似不太正经,但从接触这几日来看他也不是个信口雌黄的人。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才会如是说的。

看我的架势也是一定要问个所以然来才会作罢,而于这事齐磊倒也没有要瞒下去的打算,所以他回答的倒是爽快,“先前你所有促销的方法确实是余有银泄露给杜家的,不过放火这事倒是杜儒巧指使人干的余有银并不知情。至于我,则是因为眼红姑娘的生意,所以一直在暗中关注,碰巧才知道这事的。”

先前老是怀疑余有银跟杜家联合起来抢我豆腐秘方,放火烧我仓库,没想到还是错怪他了。想到这里便忙问:“余有银呢?他现在何处?”

齐磊面上纹丝不动的但看我的眼神却多了分探究,不过仍是答道:“仓库事发那夜,他跟疯了似的找上门去寻杜儒巧拼命,被杜府的总管着人打断了腿,现下白天跟着一众花子在城东门乞食夜里宿在城隍庙。”

听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便飞也似的往城东门奔去。

待到了城东门见沿墙坐着一溜的花子,一个个或唱或敲击面前的盆碗乞求来往的路人布施,哪里还识得出余有银。正急燥间旁边有人扯我的袖子,回首一看齐磊居然也跟来了。见我望向他,便冲一众花子中一个形情木然的花子呶了呶嘴,我定睛仔细看去正是余有银。现下的他形情木然,胡子拉杂的那有半分当日的模样。

忆及初见时那个清秀腼腆的大男孩,心,有些隐痛。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怨着他恨着他,那天气极之下说的话也是极及伤人,见了他今日的模样我才惊觉,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够狠的人,伤他如此之深。如果他不是遇见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执意要他过来帮忙的话,那么今日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他也不会因我落得如此田地。

当我看到他那条裹着绷带仍透着血渍的伤腿时,心里那股愧疚便似潮水般地冲击着我所有的感官,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自己,是我害了他!眼睛涩涩的,可我强撑着不敢眨一下,因为我怕眼中的液体会懦弱地流出来。

余有银似感应到有人在注视他,缓缓地抬头望过来,待看到是我时便拿起身边的拐杖疯了似的急着离开,可愈是急切手脚便愈不听话,几次摔在地上。

“有银!别这样跟我回去吧,张妈跟余叔他们一直担心着你呢!”我紧走几步赶前扶住他,眼泪再也抑止不住流了下来。

他也不知打那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我,冷声道:“我不是什么有银,这位姑娘你认错人了。”说罢又挣扎着要走

“有银!”我又待追去,却被齐磊一把拖住,不解中正待挣脱旋即听他扬声说:“这种窝囊废你追他作甚!”

“齐公子!”我不由愤然地瞪着他。这人添什么乱呀。

“男子汉大丈夫活于天地之间,仰不能无愧于天,俯不思为父母尽孝,尚要年迈高堂为己所犯之错抵过,如此苟活不是个窝囊废又是什么?”至此我已明白齐磊的用意。再看向余有银,他全身僵硬地在原地杵了约一刻钟,仍拖着伤腿执意去了。

追了两步我忍不住哭喊:“有银!”

“放心!此人本质不坏只是一时糊涂,过些时日他自会回去的,给他点时间罢!若是他连父母都可弃之不顾你也就无需再找他了。”齐磊在我身后笃定地说。

虽然心里着急,想想齐磊说得也有道理现下是不能逼他太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了。

第二天齐磊就起程回京了,不过他走之前放下话来,这店里的一切营运及人员的调度均由我说了算。既是如此那么我头一桩要做的事,便是扳倒利民百货。

杜儒巧,我可以不计较你以前待杜若嫣的种种,但是你现在为了一己之利,居然连纵火伤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都能做得出来,我自是不能饶你。

当看了高执事送来的杜家进货的价格明细后,这才知道原来他进货的价格比着原来给我的供货价格还要便宜,难怪他可以夸下海口说任何货物均可比我店铺的便宜一文钱。看来这事要说厉害,齐磊才是真正的狠角。让我们两家打得要死要活的,他倒在一旁纳凉偷笑等着受益,这个齐公子,我今日是真的领教他的厉害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共事(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