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49章: 认亲(四)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49章 认亲(四)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难怪无人近前,想是古人没有不相信鬼神之说的,要是平日里若是碰上这种事,也许还有人近前瞧个热闹,碰上心善的也许还会施舍几文,可不巧是碰上正月十五那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事了,谁愿意在这当儿去招惹那晦气,再说古人还有初一十五鬼魂会趁着月圆之际到人间游荡的说法,别说这些古人了,就连我听了后心里都直打悚。当下也就听了大人的安排让彪叔叔匆匆送了回家了。

到家时兰儿给应的门,张妈一家已经睡下了。闲聊了两句便让兰儿侍候着梳洗完就上了床,可老也睡不觉,那个在朦胧的灯光中直挺挺跪着的瘦小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晃动。这么的一个男孩碰上这种事以后他可咋办呢?想到这里不由悠悠地叹了口气。

“小姐,有心事么?怎的好端端的叹起气来。”住在外间的兰儿也才睡下,听到我叹气便出声问道。

“没事,睡吧!”我应了兰儿一声,突然又想到这丫头最近倒是变得老练深沉了不少,便反问她:“兰儿,你可是有什么心事瞒着我呀,怎么觉着你最近不仅话语少了连玩兴也没了,要换了以前有今天这样的热闹只怕是拦也拦不住你,如今让你陪着本小姐去你还推三阻四的。”

外间传来兰儿幽幽的叹气声,半晌才听她说:“我没事,夜了小姐睡吧,明儿还得早起呢。”

这家伙真的有心事,细想起来自从让她跟余有银开始学着做帐起,这丫头就开始有些不一样了,只是自打仓库起火之后一直就没见她展颜过,不过最近倒是脸上慢慢有了笑容,难道是因为余有银?许是让她去仓库帮忙那段时间已经对余有银有了别样的情愫,只是那呆子先前一门心思在我身上所以并未发觉,想起仓库起火那夜余有银发狂的模样全让兰儿在一旁瞧了个明白,难怪她不开心。不过若是余有银能跟兰儿走到一起倒真是件好事,想来张妈跟余叔也是乐于见到了。

心里七想八想的一点睡意全无,外间已经响起兰儿均匀的呼吸声,知她睡着了。小心地翻了个身,才闭上眼,那个瘦小直挺挺跪着的身影又出现在眼前,也不知他在那里已经跪了多长时间了,夜里的温度会更低若是没人帮他,不知道他还能撑到明天不,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惊,若是他撑不过明天死了,那我成什么了,见死不救毫无道义的罪人?当下再也睡不着了,心里对自己说“夏乐乐,怎么你来到这时代后也变得这么市侩跟冷血了,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便披衣起身。本想叫醒余叔陪我一块去的,但转而一想或许那男孩得了善心人士相助不在那里了也不一定,余叔他们最近都挺辛苦的,想了想还是自个先去看看再说好了。

穿好衣衫,到外间取了个灯笼便悄悄地掩好门自个往那去了,心里还不住祈望有那位好心人士已经帮忙善后了才好。到了那条街,才觉得没有了人群的喧嚣跟那些灯笼的衬托,整个街道冷清中透着繁华过后的颓废,夜间无风,但我能感觉空气中的阴冷随着裙袍的带动而漫上我的全身,继而打心底冒出丝丝凉意,不由有些后悔刚才没让余叔陪了一块过来。

手上的灯笼那点微薄的光能照到的也就是眼前这一块地,为了壮胆我不由放声叫了起了:“卖身的小孩,你还在不?”尽管这话听着有点怪异,但我这会也顾不上那么多。如此叫了几声,正想着那小孩是不是已经被哪位善心人士给领走了,就听到有个微弱的声音回应道:“我在这里!”

正想麻着胆子近前,却被人一把拖住,“啊!啊……”难道真的有鬼?我吓得放声尖叫,惊恐之下连灯笼也给吓得差点扔了。

“就这点胆量还敢大半夜的跑出来帮别人,嗯!”戏谑中带着浓浓的心疼,不是齐磊却又是谁。

“你这混蛋,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么?你存心的是吧!”还未从惊恐中回过魂来,那怒火就腾地上来了,回身用手指着他,全身止不住地颤抖,也不知是刚被吓的还是被他给气的。

“好、好,是我不好,不该吓着你,但拜托你在想帮忙别人时也自个掂量一下,自个是否真的有这个能力去帮,行不!”说到最后,话语里已然带了些许怒气。

这个混蛋!还未想好如何措词骂回去,就见远处有火把闪烁,顷刻就到了眼前,八个威**子俱是清一色的劲装,见了齐磊便躬身行礼,齐呼了一声:“爷!”

“替那孩子料理了亲人的后事,安置他一下,明儿早上带他去见我。”

“是!”那些男子齐声应道,倒是及为训练有素。

这个齐磊,到底是做买卖的商人还是打家劫舍的强盗,他手下怎么会有这等人物?当下缩了缩脖子,将那一肚子的怒气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这样的主,我自是不敢得罪的。

直到让他一路护送着到了家后躺在自个床上时,这才想起,这厮不是回京过年去了吗?怎么用人的当儿如神兵天降似的就出现了,他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迷糊睡去之前我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第二天,因挂念那个孩子便早早地去了店铺等着齐磊,连高执事见着我那么早到都有些意外,随即了然般地笑着踱开了,弄得我一头雾水。

等了老大一会尚不见人,正有些不耐,就听得高执事恭敬地说:“爷,您可来了,夏姑娘可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大早就在等着你呢?”

这老头,难怪笑得那么暧昧,原来他以为我是知道齐公子回来了才赶的大早呀,真够莫明其妙的。正愤愤的,一掀帘子齐磊进来了,倒是神清气爽的,难得见到他穿了件暗红隐花的袍子,显得更是气宇轩昂,后面还跟着一个小男孩,想是昨天那孩子。忙迎了上去,昨天夜里没看得清,今儿看得实了,我不由有些惊讶于人跟人之间的这点缘分,竟然是为了俩包子被杜思娇的手下揍得差点没命的那个孩子。

我一时愣了神,那男孩见到我倒头便拜,嘴里乖巧地说:“奴才谢过小姐了,因小姐的恩典家母已经入土为安了,奴才感激小姐的收留以后但听差遣。”

“你叫什么名字,可还有其他亲人么?”我扶了他起来,一边温声问道一边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这个子倒是长高了些,只是现在看到他却似比那会更单薄了些,面上也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腊黄的没半点血色,布满血丝的眼眶仍有难以掩饰的伤痛,小小年纪也不知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会如此的乖巧隐忍,看了真让人心疼。

“奴才郭沂凤,这世上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中间他停顿了半刻,不知是否因为太难的缘故。

能两次相遇,也算他跟我有些缘分,再想想自己在这个时空也如同他一般的无父无母,亦算是同病相怜了,只是我能主宰自己的命运然他却不能。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景况,虽然有心帮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现在,至少我能给他一个家。

当下我转头望向齐磊问道:“可不知齐公子准备如何安置这孩子?”

齐磊好整以暇地翻看着桌上的帐簿,无关疼痒地来了一句:“这人是你要帮的,与我无关,你想如何处置亦是你的事,不过昨儿的所有花费我却会自你的月例银子中扣出来的。”

“既是如此,乐儿谢过齐公子了。”继而我又回头问郭沂凤:“你可愿意跟了我?”

谁知他又是一头跪在我面前说:“小姐肯收留奴才,已是奴才的福分了,哪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沂凤呀,若你真的愿意跟了我那头一件要改的就是这动不动就下跪的毛病,再说了,往后别总是奴才奴才的,我不需要奴才,倒是缺个弟弟,你可愿意认了我这姐姐?”一边说又急着去扶了他起来。真是累人!

“这……这……,”想是郭沂凤没想到会有这种好事落到自个头上,惊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就连齐磊也停止了翻看帐簿,似是极为意外。

我不由板了脸看向郭沂凤道:“怎的?你还不乐意了!”这话中倒是威吓的成份居多。

“奴才不敢!”郭沂凤吓得忙将头垂了下去。

“到底是不敢还是不愿意呀,你倒是表个态。”看他这模样我倒是急了。

“若是姐姐不嫌隙,沂凤自是求之不得的,沂凤在这里给姐姐行礼了。”说完又跪将下来重重地磕了个响头。

“你这人,不是说了不能跪的吗怎的又跪下了呢,真是!”忙不迭地又去扶他,唉!这受礼的比行礼的还要累呀。

“这个响头倒是必须要磕的,也该磕的,你就由着他去吧!”这时一直在旁瞧热闹的齐磊倒是开口了,“既然今儿让你白拣了个弟弟,我不妨好人做到底再给你一天的假期,既是对你近来辛苦的奖励,又当是让你们姐弟庆贺一番,怎么样?夏姑娘我这样的东家可好。”

“谢谢了!”我一把拉了沂凤就走,临到门边我又回头对他说:“碰到我这么会替你赚钱的手下,你也自该对我好些才是。”

哈哈哈……

走出老远尚听到那家伙放肆的笑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茶缘(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