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50章: 茶缘(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50章 茶缘(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带了沂凤去布庄替他订做了两身合体的衣裳,又替他买了些零嘴小食,这孩子倒是挺会察颜观色的,自个明明没什么心情偏怕逆了我的意惹得我不高兴,又强装着欢喜的样子,看了益发让人心疼。知道他才经历丧母之痛现下心里难受,想了想还是带了他回家,让他好生休息着。

平日里这个时候家里只有余有银,张妈要到晌午时分才会回来准备中餐,今儿没想到过来应门的竟是兰儿,不由有些奇怪这么大早的她竟然没去豆腐坊。兰儿也没想到我这么大早的回来了忙解释道:“小姐你昨儿不是跟余叔商量得再招些人手么,余大哥早上嘱咐我买笔墨纸砚回来,他好写些招聘的告示让我沿街贴了去,这不正写着呢你就回来了?”话是说得在理,不过说话的人儿说着说着那脸就跟红霞似的,象是多心虚似的。

知道她那点儿心思,为免她难堪便岔开话题道:“昨夜趁你睡觉的当儿我出去白拣了个弟弟,这不趁早领回来了么。”说着将一直躲在身后的沂凤拖了过来,一边跟他介绍说:“这个是兰儿,咱们家没有一般人家的那些个俗礼,她年纪比着你大,往后叫兰儿姐姐就好。”

沂凤乖巧地叫了声:“兰儿姐姐,沂凤跟你见礼了!”

“这……这不是小姐你上次救的那孩子么,他可是怎么找上你的呀?”兰儿倒是好记性,看到沂凤一眼就认出来了。

不过沂凤让兰儿这样一说倒是一头的雾水,狐疑地问:“听兰儿姐姐这么说倒象我跟姐姐早先就认识来着,可沂凤怎的没这印象,敢情早就承了姐姐的恩惠还不自知,还望兰儿姐姐给个明示才好。”

“你是真的不记得还是装的糊涂,你偷包子那会要不我们小姐你早就被二小姐使人揍死了。”兰儿一听沂凤说不记得那件事,不由有些埋怨他不知好歹,当下也没个好脸色冷声道:“既是不记得咱家小姐救的你怎的还找上门来,又图的是什么呀!”

“兰儿你可是忘了,我出声时他已然晕厥了么,又怎会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呢,我可告诉你了,沂凤可是我今儿才认的弟弟往后你可不许欺侮他哦。”见沂凤被兰儿说得满面羞色,又怕兰儿接下来的话没轻没重的话惹得他不自在,便忙出声替他解围。

既然准备给他一个家,于他的新身份还是早些告诉大家好些,这孩子现在既敏感又没安全感,我要让他知道,我是真的要给他一个家,好免了他的顾虑。

沂凤本也是个伶俐的孩子,加之在外游荡这么些时日,于人情世故自也比一般人家的孩子要懂得多,听我同兰儿这么说上几句自也联想到了兰儿所指何事,看我的眼神自又多了几分敬意,红着眼眶正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却听得屋内余有银扬声问道:“可是小姐回来了,我写了些招聘用的告示小姐可要进来瞧瞧。”

“好的!”我应了声,便扯了沂凤一同进了屋,兰儿随后也跟在身后进来了,却不再说什么。

余有银倒是对我认亲这事一点也不讶异,知晓事情原委后待沂凤的态度也如同待我一般的恭敬。这个男子再也不似以前那个热情又稚嫩得如青葱般的少年,掩去所有激情跟热情后的他,让我如堕烟海般的看不真切,真不知道他平静的外表下那颗受伤的心是否已然恢复,只是我现在既不敢问也不能再问起。心里幽幽一叹,但愿我无法为他做的兰儿能做到。

让兰儿安排了沂凤的住处,我跟余有银商讨些关于豆腐坊扩建的事项,饭后美美地睡了一觉,想是先天夜里没睡得好,这一觉竟然睡到断黑时分才醒过来。

起来时才发现张妈跟余叔她们已经回来了,张妈跟兰儿在张罗晚餐,余叔则照例替余有银进行药敷,找了半天也没见着郭沂凤,正想问来着却见他捧了碗热汤进来,张妈跟在他身后一迭声地说:“少爷,这些事不用你动手,让奴婢来就好了。”

“不妨事的张妈,以前家母在世时我也经常替她做些家务活儿的,张妈你就让我做吧,别弄得我跟个外人似的。”沂凤说完又麻利地张罗着桌椅。

“可如今咱家小姐既认了你做弟弟那自该就是主子,往后这些个事儿你就不用再操心了,让我们做奴婢来就行了啊!少爷你就歇着吧。”张妈忙着抢他手上的活计,抬头间陡然看到我,便又说:“小姐,可是吵醒你了,你看少爷这是……”

“由着他去吧张妈,咱家向来也不兴主子奴婢的,更不兴吃闲饭的。”我知道这孩子现在急需得到大家的认同,要不让他做点什么许是如他自己所说,会跟个外人似的没有归属感,再说了,人还是得自食其力的好。

想着沂凤现在半大不小的正是读书的时候,往后我们都忙也不能让他天天闲在家里,明儿我没有假期,还有桩事得让余叔帮忙跑一趟,正想着余叔已经替余有银做完药敷出来,我便跟余叔商量,让他抽空去打听一下附近可有合适的书院,好让沂凤去就读。

谁知那孩子一听说让他去书院,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说:“姐姐,我不去书院。”

我一听倒是奇了,便问他:“你不去书院那你干嘛呢?白天大家都忙,谁也没空在家照料你呀,再说小小年纪怎么不思长进,要说没这样的机会倒还罢了,还没听说过有机会念书不愿去念的,你倒是给我说个道理来听听。”

“沂凤不去念书也不用人照料,今儿姐姐不是跟余大哥说了豆腐坊得添加人手吗,沂凤可以去豆腐坊帮姐姐的忙。”想不到这孩子还真的跟我倔起来了。

敢情这么小小年纪就想着报恩这回事呀,真是的。我不由板了脸说:“不行,你这么一点大就算去豆腐坊又能做什么,再说了,你当姐姐认了你这个弟弟是图的什么?图着你做牛做马回报我吗?”

见我拿了脸色沂凤也不敢再声张,但脸上仍是极不情愿,嘴里嗫嚅着:“就算让沂凤去念书,沂凤也没那个天赋能得个状元什么的,到时岂不枉费了姐姐的栽培之恩。”

原来是为了这个,真是个孩子。知道他的顾虑后我温声安慰他道:“傻沂凤,姐姐让你去念书只是希望你能在书中学会做人的道理,至于能不能考上状元那个并不重要,知道吗?”

“既是如此就让姐姐费心了。”沂凤听我这样一说又思虑了半响,最终怕说的多了惹得我不高兴也就答应下来了。

这才松了口气,一转头却见到余叔跟张妈她们面面相觑的,满脸的不可思议。想是他们活了一把年纪还没见过这么教育孩子的,只是他们一向奉行做下人的准则,虽然认为我说的不妥却也不好过问,我也就打个哈哈装作没看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茶缘(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