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67章: 情伤(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67章 情伤(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杜老爷,这些过气的话还是休要提起的好,以往你如何待我,咱们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现在这里也没旁人犯不着说些场面上的话。”居然连杜若嫣已故的娘亲都抬出来了,终是忍不住阻了他继续演下去,回身盯着他的眸子我直直地问:“杜老爷要有什么事,不妨摊开了说吧!”

杜巧儒没想到我如此不顾及他的颜面不禁老脸一红,讪讪地说“嫣儿,为父知你心中有怨,为父也承认先前对你是有所亏欠,但终归我也是你的身生父亲,何以口口声声称我杜老爷,让人听到岂不要笑话你没得孝道!如今前尘往事不提也好,现下你同齐公子同出同进的恐是惹人闲话,不如由为父作主择日替你们将婚事办一办,也算是圆了岳丈大人的心愿亦对你娘有了个交待,你一个姑娘家的住在外面终是不好,不如先搬了回去安心听从为父的安排罢。”

原来如此,看来这次杜巧儒上门之前已是多番打探做足功课,想是对我最近几月所做之事已有了详尽的了解,现在见我同齐磊在一块共事,想是齐磊于我杜家大小姐的身份亦是早就知道的,所以现下顺水推舟地成其好事,想来既可以借此修复父女情份又可以拉拢同齐家的关系。不愧商海沉浮半生,这算盘打的倒是不错,只是我可不是他能随意左右的棋子。

当下冷笑道:“你我之间除了那层血亲关系真有父女之情吗?就连死都未能让你打消让思娇替婚的念头,如今你还敢在此以父亲大人自居!杜若嫣算什么?杜若嫣的命又值几何?”想起醒来之初见到这位所谓的父亲大人的种种,心里不由替真正的杜若嫣难过,说到此处更是激愤难当,不由仰天狂笑。

杜巧儒直让我笑得面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仍是摆出一付愧疚的嘴脸来,像是极为后悔地说:“嫣儿,为父已经知晓你的委屈了,你这就随为父回去罢,让为父好生补偿你可好?”

“补偿!你要如何补偿?”我厉声打断他的惺惺作态。我不是杜若嫣,不会天真地以为杜巧儒真的良心发现要对自个有所补偿,在他眼里现下的我可是只会生金蛋的鸡,他自要千方百计地游说我回去了,就算跟齐家联姻不成至少还能替他赚回白花花的银子。

“杜老爷,你不需要作何补偿,自我冲你要了五千两银子跨出杜府之后我们就两清了。实话告诉你吧,那杜府我就是死也不会再踏入半步的,我也不怕别人说我不事孝道,我连死都不惧了还会惧这个,旁人要说什么不中听的尽管说好了。”我来到门旁将门拉开不甚客气地说:“杜老爷,你要没别的事夏乐乐也就不送了,你请便罢!”

杜巧儒气得浑身乱抖,拿手指了我恨恨地说:“你……你这个不孝的忤逆女,如此对待老父定不得善终!”

他总算是露出原形了,不过我也不屑去理会,冷冷地说:“这个就不劳你费心,让我下地狱好了,你老得长命百岁地活着,现下还是别被我给气着了,请吧!”杜巧儒又看了我半晌,终是气哼哼地喘着粗气离开了。

我将身倚在关闭的院门上闭上眼重重吁出一口气,终是走了。该说的都说清了,日后杜巧儒应该不会再来打扰了吧。想到这里终是松了口气,再次吁出胸中郁积的浊气这才慢慢睁开眼来,准备回屋躺会儿,可触眼所及竟是齐磊那张俊朗的脸。

他是何时回来的?见他面上没有往日的戏谑多了丝凝重,想来刚才我同杜巧儒的对话他在一旁应是听了个真切,也好,如此就一并儿说白了,免得搁在心里憋得难受。

我走到他身边,仰起头望向他:“刚才你可是都听见了?”

齐磊点了点头,却再没有其他的表示。

我接着说:“我再告诉你一次,杜若嫣已经死了,我再也不可能如以前般的任别人摆布来去,杜巧儒不能,你亦不能!我的命运我要捏在自个儿手里,我既不在意世人如何说法亦不担心日后会下地狱,我,要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齐磊面上终于有些动容,但我不容他打断接着说:“我知道你现下待我很好,虽然不知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或是何种原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适合你!你无须浪费太多时间跟精力在我身上,那会让我觉得很累,其实你不用格外的殷勤我亦会遵守咱们的十年之约,所以,在这期间让我们大家都过得轻松点好吗?”

依然是沉默,只是看我的眼神更加的灼热认真,我从未见过齐磊面上有如此表情,那让我害怕,所以我结束了那种让我感到慌乱的对视,强撑着说:“我想你是明白我的意思并默许我的提议了,希望咱们以后能相处愉快。”

说罢我扭身准备回房,不料却被齐磊一把摄住胳膊强扭过身去。“为何待你好就一定得有目的或是原因,你就没想过我或是对你也动情动心了?你于我适不适合,我自个比你更清楚不用你来告诉我如何做才妥当。”

“就算你觉得我适合你又如何,未见得我就会认为你适合我。”我抢白道。

齐磊笑得另有深意,“那个,不也得试过后才知道么,现下你不觉过早盖棺定论了。”言罢齐磊放下扶在我肩上的双手,极为认真的看着我的双眸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介意你的身份是杜若嫣或是夏乐乐,我自会证明给你看,在这沧銎国没有谁比我更适合你的了。”语毕那家伙的嘴角又浮上那抹习惯的戏谑,竟然还伸手替我理了理鬓边的乱发,丝毫不管这番话带给我是何种的震撼。当我从那震撼中清醒过来时,那家伙已然自顾走了。

“你就没想过我或是对你也动情动心了?”他如是说,但可能么?一向留恋花丛自命风流的齐公子也会动情动心?再重重地翻了个身,心里又想,就算他动情动心了那又与我何干,我是一定得回去了。各种纷乱的情绪扰得我心烦意乱的再也没有半分困意,想了想还是去店里看看罢,免得自个胡思乱想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伤(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