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68章: 情伤(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68章 情伤(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就是这样,若真有事时那是躲也躲不了的。才转出巷子远远地就见到一顶两人抬的轿子急匆匆地打正街绕了进来,一个丫鬟打扮模样的姑娘一路小跑着跟在轿子后边,心想着准是谁家发生了什么大事才这般风风火火的,不由往路边儿让了让。

“咦!”谁知因跑不动落在后边的丫鬟扶腿喘气的当儿见了我,却突然冲着前边的轿子惊呼道:“小姐!小姐!她在这呢?”

听那口气还是找我的不成。原先一边儿让路的我听到这声音也有些熟悉,便仔细打量起还在喳呼的小丫鬟来,竟是杜思娇的贴身侍女慧慧。看来这找我的人是杜思娇,只是她找我作甚?

“我还当真是上京寻亲去了,枉我还对你感激涕零的当你好姐妹,原来暗地里勾引齐公子来了,平日里一付小家媳妇受尽委屈的模样,原来都是装的,你好厉害,居然连爹跟娘都被你骗过了,竟然还给了你五千两银子让你出来勾引男人。”心里正琢磨着她的来意,不想她一下轿就劈头盖脸的就一通好骂。

“够了!你今儿找我就是为了吵架来了?我夏乐乐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杜二小姐好歹也是这丹东的名媛淑女也不怕落人口实招人笑话。”暗自皱了下眉头。看来这杜思娇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真想不明白以何氏的老到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不知分过的女儿来。摇了摇头我不再理会她,便准备离去。

“你休要走,今儿咱们就把话给挑明了说,我到底是哪里亏欠你了你要如此待我,原说替嫁也是你自个愿意的事,想不到你事后反悔还暗地里使坏,不仅让齐公子对我生厌还一怒之下断了爹爹的生意。你要嫁那齐公子是吧!你尽管嫁去呀,为何现在爹爹要替你做主让你嫁了他你又不肯了呢?”杜思娇见我要走不由急了,也顾不上路上已有好事之人在一旁竖着耳朵探听,便当街嚷嚷起来。“哦!我知道了,你原就是心思深沉的阴险小人,你是故意报复我来着,你故意说自个姓夏不承认自个是杜若嫣,齐公子只要一天不退婚我就一天不得另许人家,你就是要我顶着你的名号毁我青春,让我找不得好人家,你好狠的心。”说到最后杜思娇竟然哽咽出声了。

听她说到此处我终是明白了她怒气冲冲的原委了。原来齐磊虽然知道杜思娇并不是真正的杜若嫣虽然生气但并未提出退婚之事,现下我一口咬定自己叫夏乐乐,而齐公子虽然对我的身份心知肚明又似默许了我的新身份,也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弄得杜巧儒也一直悬着块心事放不下,如果另替杜思娇许了人家又怕齐家如若提出成婚,他却又上哪去找个杜若嫣出来交差,所以杜思娇着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古代女子大都早婚,要是齐磊不提亲不退婚地拖上这么几年,只怕日后年纪大了想找个好人家也是难了,偏生这整件事的原委又出在他们自个身上,所以无论如何杜巧儒也不敢自个主动提出退婚的,就算借他个胆,他也是不敢去招惹齐磊的。

原来今儿杜巧儒找我,不仅有为他自个打算亦是为了杜思娇,。我在心里理顺了这事的来龙去脉,当下心里有了数,但面上仍是冷声道:“你既知我为人阴狠最好就收敛一点,真要惹得我不痛快信不信我拖你一辈子,就让你找不上好人家。”说罢也不管杜思娇在身后嚎啕大哭,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自顾走了。

当我推开齐磊书房的门时,他正在翻看宗卷,见到我来极是惊讶。不过这家伙向来会掩藏自个的心事,面上也不露声色的仍是带着戏谑一副痞样地问:“找我可是有事?你可别告诉我说是受了我适才那番话的感化,终是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了?”

“退婚吧!”

“你说什么?退婚!”饶是齐磊再会掩饰在听了我的话后面上也变了颜色。

“是的!”我认真地说:“你既然已知我的身份,也知我断不会再回复杜若嫣的身份,跟你成婚亦是绝无可能的事,何必还执意于那一纸没有任何意义的婚书呢?退了这桩婚事吧。”虽然杜思娇母女甚是可恶,但我并不是真正的杜若嫣,于她们我没有特别的感情自然也没有特别的恨,再说我觉得就凭一纸婚书就毁掉一个女子一辈子的幸福,也实在是件残忍的事,所以才会想着说服齐磊让他主动放弃。

“你在开玩笑吗?你的婚事得由你自个做主,然我的婚事什么时候也得由着你做主了?”齐磊面色铁青地说。

“齐爷你讲讲理好吗?你明知我是何意却故意不肯退婚,倒底所为何来,是想借此报复杜巧儒还是想报复杜思娇?你若一日不退婚她便一日不得另许人家,你既无意于她又何必毁她青春,难道你不觉得这很残忍么?”这个男人肯定是故意的,心机如此深沉的男人我怎么会认为自己有把握去说服他。

从未动怒的齐磊今儿好似也气得不轻,他将桌面的案卷一扫到地,惊得我立时捂了嘴。良久,他似平复了自个的情绪闷声说:“夏姑娘不是能颠覆商场风云的聪明人吗,怎的会听不懂我适才所说何意,不管是你杜若嫣或是夏乐乐,这婚,我绝不退!但我却从来未与叫杜思娇的女子有过婚约,她婚嫁与否与我何干。你不觉得自个前来兴师问罪很是可笑吗?”言罢,齐磊头也不回地去了,徒留我怔在当地,让他如此一说我也觉得自己还真是理亏得离谱,要说杜思娇的婚嫁还真与他没得半分关系,杜巧儒他们自个心虚这才防着齐磊一着罢了。想着齐磊适才气被我气得不轻又懊恼得要死,心里多了份愧疚。只是他适才一番言论更让我害怕,他,是认真的。

四天了,夏姑娘还未从丹阳回来,毕竟皇命在身,再拖延下去不仅父皇那里不好交差,连秦虎他们都会觉得奇怪了。难道自个跟夏姑娘真的命里注定无缘?皇甫臻煜一仰头将酒杯儿干了底,只觉今儿这酒也透着股涩味。

心头百味陈杂,忽听得隔壁的雅间传来一男子带着几分醉意吟道:“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皇甫臻煜不由苦笑,看来今儿为情所困的也不单是自个,隔壁竟然还有个同病相怜的。

再替自己满上一杯,才待举杯却又听得隔壁那个男子又吟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由怔住了,这首诗的最后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竟如说的就是自个心思般让皇甫臻煜感到震憾,而更让皇甫臻煜感到意外的是,这吟诗的人赫然是齐磊

连一向自命风流的齐公子也会为情所伤,真是让人意外,真不知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让一向放荡不羁的齐公子也栽在这“情”字之上,再干了杯中之酒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难道是她。当下推杯而起,向秦虎他们示意留神左右,便往隔壁而去。

“一向不喜仕途游戏人间的齐公子,什么时候也动了凡心,竟然如怨妇般的在这里伤春悲秋起来了。”皇甫臻煜推门而入,已然没有那日在百花堂的虚假客套,自顾在齐磊对面拣了位坐下。

齐磊也有八分醉意,见到皇甫臻煜到来也无丝毫意外,只是笑问道:“什么时候连美名在外的煜王爷也有了听人墙角的喜好?”

皇甫臻煜微微一笑,也打趣道:“对别人的墙角本王自是不屑去听的,不过你齐磊的隐私情事本王自然是十分有兴趣知道的。”

“难不成你打着查看新政的名义前往丹东,就是为了看我齐某的笑话。”齐磊摇晃着脑袋直指着皇甫臻煜嚷道。无人之时两人间已然如老友般互相调笑,竟是十分熟悉。

“看你笑话?如此说来还是齐兄单相思了,人家姑娘还瞧不上你?”皇甫臻煜大笑道:“想不到自命风流胭脂堆里无往不利齐公子还有吃人排头的时候,且说来听听,让我也见识一下是何样的女子有如此魄力。”

齐磊一仰脖子对着酒瓶又是一阵牛饮,尔后用袖子随意擦了一把嘴角的残酒,苦笑着说:“你见过的,是够特别,但是也够可恨,她居然让我退婚!哈哈哈……”

“我已见过!难道是那日在百花堂所遇的夏姑娘?”皇甫臻煜的心不由往下沉了沉,“这退婚之事又何从说起。”

齐磊摇晃着起身,踉跄着来到皇甫臻煜身边,喷着浓烈的酒味说:“没想到吧!胭脂堆里无往不利齐公子居然叫自个的未婚妻嫌隙至此,竟然让我自个退婚!”

“我要没记错的话,太傅大人给你定下的是杜姓人家的女儿怎么会是夏姑娘?齐兄,你可是醉了。”这下连皇甫臻煜也吃惊不少,不过仍带有一丝希冀地问。

齐磊踉跄着依墙而坐,口齿已然不清,断断续续地应道:“夏姑娘就是……杜若嫣……也就是跟我有婚约的女子。”说完已然睡了过去。

才待过去扶齐磊一把的皇甫臻煜,听了齐磊这句酒后醉言也不禁怔在当地。

她,竟然是与齐磊已有婚约的杜若嫣!早在百花堂时虽说觉得他们之间透着怪异何以就没想到的,任凭自心沉沦时何以就没想到有如此才情女子不会只有自个能发现,只是现下已然交付的真心要如何收回,自个又该如何自处。

良久,皇甫臻煜如同失心木偶般地从雅间走出,对候在外面的众人吩咐道:“着两人送齐公子回府,打点一下,咱们今儿也起程回京。”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爱(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