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74章: 招亲(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74章 招亲(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爷!好兴致呀,今天怎么有这般闲情逛大街来了?”冷不仃的听到跟在身后的齐磊突然出声招呼道,看架势两人竟似十分熟悉。媚儿似乎也早就知道他的身份,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称了声王爷。

“王爷?”敢情这蒙在鼓里的人就只有我一个。斜睨齐磊一眼,心道这俩家伙还真能装,在丹东那会两人一唱一和表面装得客客气气的,哪好像现在这般随意,倒似相交甚久的老友一般。这才想到刚齐磊称他为王爷,而齐磊的父亲既是太傅那自然是王爷的老师了,两人相识也就不奇怪了。

齐磊象看穿我的心思一般忙解释说:“在丹东那会因王爷有公务在身,在下也不好随意道明王爷的身份,现下既然碰上了就让在下替二位引见一下吧。”

“齐兄,这引见就不必了,本王同夏姑娘说来也算得上是旧识了,今日难得遇上不如就由在下作个东,好好聚一聚如何?”那王爷忙打断了齐磊的话,一边热情的邀请道。

“呃!”我好似跟他也没什么交情可言,不明白王爷为何这般热情相邀,而且现在苏小姐那个比文招亲比着王爷的邀请来说对我更有吸引力,当下有些为难地望向齐磊。

这时一直碍于王爷在旁不好出声的啸天见我似有推诿之意,忙红着脖子嚷道:“夏姑娘,俺家主子真心相邀你何以忸忸怩怩的跟个娘们似的,一点儿也没那日在渡口茶铺的气度大方,上次在丹东时你也借口有事躲了去,何以到了京城又想避不见面,难道是不屑于与我家主子结交。”

我一听啸天那莽汉说话就想一把掐死他。什么叫忸忸怩怩跟个娘们似的,我本来就是个娘们好不好,他家主子还真没说错他,这什么话一到了他嘴里还真变了个味儿。

“王爷,真是不巧,今儿不是苏璎小姐比文招亲的日子吗,乐儿适才听了路人议论说苏璎小姐不仅生得花容月貌而且才情了得,正想趁着今儿的热闹去见识一下,正准备去呢不巧碰上王爷您了。要不这样,我在这里代乐儿拿个主意,您看这相邀之事改日如何?”齐磊看出我的不耐忙解围道。

王爷深看了我一眼又沉吟了一下便道:“既是如此,不如本王今儿也随你们去瞧回热闹可好?”

他此语一出,齐磊跟啸天俱是一怔。啸天本想说什么来着,却被王爷暗地里阻了,齐磊本就是个玲珑人,听王爷如是说忙接了话茬道:“既然如此王爷您请吧!”我跟媚儿面面相觑,虽觉奇怪还是跟在身后这一路去了。

还未到门口,远远地就见一个丫鬟在门口张望,待我们走得近了不禁面露喜色地迎了上来,一迭声说道:“王爷,您可是来了,让奴婢替您引路罢。”说完便率先进去了。

看来这王爷原来早就是准备来的,还说什么随我们来瞧热闹,真是个怪人。

一进宝月斋就见里面早就人满为患了,连个落脚的地儿也没有。我们一行让那丫鬟领着进了旁边儿斜对着正厅的雅间,隔着层薄纱帘子,虽然有些朦胧但外面的动静还是可以看得清的。

坐得定了听着齐磊介绍这才知道,原来这宝月斋其实是就古代文人雅士聚会吟诗作对的地方,跟茶楼差不多,只是在说法上好听些而已。我们听到消息后来得已是晚了,比试早在上午就已经开始了,现下真正进入决赛的只有三位,其余的人都是被淘汰之后不忍离去一旁瞧热闹的。

那丫鬟招呼我们坐下便匆匆去到正厅,那里也用薄纱帘子隔了开来,后面坐了一位锦衣丽人和一位老者,看不清后方女子的面貌,不过身形倒是娇小。那丫鬟闪身进了薄纱帘子后俯首在端坐后方的锦衣丽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女子频频点头忙移身至帘边挑起一角直往这边望来,连那老者也似松了口气似的放松下来,往身后的太师椅靠去。趁着这当儿我才看清这苏小姐又岂止如街头巷尾传言的花容月貌,说是倾国倾城也毫不过份,当下也看得呆了。

正在我暗里打量苏小姐的当儿,前面却传来一阵惊呼起哄的声音,凝神细听之下才知这比试已分出了高下。我不由有些而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奇男子如此幸运得此佳人,便偷偷地掀了帘子往外张望,这一望之下不由直替苏小姐惋惜。

原来今日胜出之人竟是一个肥头圆身的中年男子。那家伙,站着一堆肉坐着肉一堆的,全身上下除了那张嘴张张合合地发出人的声音外,要不出声地往那一躺还真是很难不让人误会那是一堆死肉。

古人不都说人如其文吗?此人能在众多的才俊中脱颖而出可见其文章是做得不错的了,但这人长得就实在太那个了点,如果真让他娶了苏小姐还真有点一朵鲜花插在那什么上,让人觉着可惜。看来从今往后这古人的话也得拣着点儿听不可全信。

“在下墨然已胜了在座的各位,现下请苏小姐亲自出题罢!”我心里正替苏小姐惋惜着,那堆肉却摇晃着来到厅中央,冲帘子后面的苏小姐一拱手得意地说道。旁边的人又发出一阵惊呼,其间有幸灾乐祸的,有觉着惋惜的,还有痛心疾首的,众人面生百相乱得如一锅粥般,但正厅帘子后苏小姐父女却不动如山。眼见那个丫鬟也急得在一旁跳脚,不住掀了帘子往这边看。

我不由回头望向一直一派自在地品茶的二人,将齐磊同王爷来回打量了一番,狐疑地问:“你们当中谁要对苏小姐有心的话可得抓紧啰,要不真便宜了那堆死肉可就委屈了人家苏小姐了。”

正在品茶的齐磊闻言一乐,差点将口中的茶都喷了出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拿绢子胡乱擦了擦嘴戏谑道:“我一介商贾跟苏小姐能有什么牵扯,就算我有那心许是人家还没将我瞧在眼里呢,你别老拿狐疑的眼神看我,跟我可没关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招亲(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