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75章: 招亲(四)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75章 招亲(四)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磊这厢才说完了啸天那莽汉难得地压低了嗓门说:“跟咱家主子也没关系的,咱家主子是凤子龙孙,这婚姻之事自有皇上作主由不得他自个的。”

觉得他两人说的都有道理,又将他们仔细打量了一番,也看不出个子丁卯丑来,忙又回到门边掀了帘子往外偷看。

因帘子后的苏小姐同苏太尉半天也没动静,这外面闹得益发凶了,那个叫墨然的男子更是按捺不住又问道:“苏小姐莫不是到了现下想毁婚不成,如今你比文招亲这事在京城已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到了如今即便你不乐意只怕也只得随了我罢,难道苏太尉一世清誉要因你比文招亲之事换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之名么?”

听到这里帘子后面的苏小姐似再也坐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外面顿时鸦雀无声,帘子后的老者长叹一声打一侧退了出去。难道她要应承那堆死肉?想到这里我不由也替她急得跳脚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应该以貌取人,但还是忍不住大喝了一声:“且慢!这里还有应试之人。”

突然大家齐刷刷地将目光射向我,虽然隔着帘子仍然让我有丝不自在,就连身后媚儿也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原本低声交谈着的齐磊跟王爷也禁了声,我不禁懊恼自己又招事了,不过事已至止我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自我出声后,斜对面的苏小姐明显放松了肩部,看来她对自个挑中的良人亦是不满意的,既是如此多少也算是帮着人家姑娘解了围,我也就再没半分后悔。

“你是何人?现下才来应试,不稍嫌晚了些么。”那堆死肉困难地转身向着我这方向,气哼哼地说。

“在下小姓夏,适才在酒楼听得这里有比文招亲,久仰苏小姐大名也想过来试试运气,不知这应试的时间可有规定?或是这位大爷怕在下会抢了你的美事,以至怕了不敢同在下比试?”说实话我也不知这比文招亲有么子规矩,也就胡乱瞎蒙一番,怕是行不通就便又刺激了那堆死肉一下。

众人听了我一席话后便议论纷纷的,有人说了,这比试虽然是定在上午但并没有说后来的不可以参加呀。想是众人对墨然能得苏小姐这般的如花美眷本就不满,所以赞成我同他比试的人还是占了多数,看来这在场的以貌取人的主远不止我一个。最后墨然也只好不情愿地答应下来了。

其中有人大声嚷嚷道:“适才第一关,是以春为题,题诗一首,适才墨官人已经作了一首,现下请夏公子也作一首吧,我等在场作证替尔等分个高下。”众人忙出声附合连连称好。

虽然这吟诗作对我自己是没那天份,但现炒现卖我还是会的,略为沉思张口便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一首王维的《相思》让在场的众人折服不已。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在场几位评论模样的人将墨然先前所作也高声吟了出来。

这个墨然还真是个胸中有点儿墨水的人物,这首《雨晴》前三句虽然平常,不过最后一句倒是起了画龙点睛之妙让诗意大变,没了半分文人伤春悲秋的那种无病呻吟之矫态,不可不谓是难得的佳作。

外面的众人争执了半天,后来多数人认为我抄袭的《相思》要略胜一筹。墨然极是不服,扯着脖子气喘喘地说不公平,他说自个是即兴之作而我则是思谋良久,众人一听之下觉得也有几分道理,于是又相持不下。

“各位!休要吵闹,我家小姐说了,为了公平起见先前应试之题一律作废,从现下起考二位琴棋书画,除棋需要两人对弈以定输赢外,其余三项均由二人各自发挥,众人作评,大家说如此可好。”大伙正闹得跟锅粥时,先前领我们进来的丫鬟站了出来,高声宣布新的应试规则,大家听了也是觉得公正可行,墨然无奈之下也只好同意了。

于是就按适才那丫鬟所说,我们也就从琴艺开始比试。

这个墨然除了是已婚人士长相难看了点,这内才确实不俗,一曲凤求凰下来也算得上荡气回肠的如奏仙乐,我不由有些儿紧张。

“不用怕,这堆死肉虽然琴技不错不过终究是老调常弹,姑娘若能古曲新调倒也不至让他给比了下去。”没想一直儒雅深沉的王爷这会儿突然来上这么一句,倒是让我乐出声来连带也没那么紧张了。想了想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世人不就喜欢新鲜么,那我就给大家来个新鲜的。

先前那丫鬟早乖巧地奉了琴进来,满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便退了出去,如今我也顾不上许多,凝神静气地屏除了杂念,便轻扬素手奏起《枉凝眉》来。一曲下来果如王爷所料,没有异议地胜了这一局。

无暇细究王爷眼中的倾慕跟齐磊唇边的戏谑,外间已经在叫嚷着让我出去比试棋艺。说实话这围棋我是狗屁不通,听着外间一浪高过一浪催促的声音,干脆心一横高声说:“各位,这一局不必比了,夏某自认输这一局。”

“怎么未曾比过就言败了呢,是不是爷们呀!”外间有人不满地说,众人忙又附和着起哄。

看来我要不去应战倒成了众矢之的了,如此一来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各位,实不相瞒本人于棋弈之道是一窍不通,所以不用比试这一局本人自认输了。”

“切!”外间的众人听我如此一说,皆露出不屑的神色来,于是议论之声又四起,有说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原来也是草包一个,居然连下棋都不会。也有说,人家并不是不会,而是不想露脸而已。这样一来我在众人心中也就多了几分神秘感,外间的众人也就闹得益发凶了,直嚷嚷让我出去。啸天一看这架势不对,一掀了帘子打门口一站跟惊雷似的吼道:“喳呼个啥呢,没听我家主子说不会下棋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不准备下一场尽在这瞎喳呼,一群爷们真他娘的跟娘儿们一样,快些儿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招亲(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