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77章: 出关(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77章 出关(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甫臻煜在御书房已经候了好大一会儿了,适才一直在皇上身边侍候的安公公已然过来传了话,说是皇上议事已毕,这会正去端凝殿更衣,许是不一刻也就过来了。

挥手让一直在旁奉茶的宫女们退了下去,皇甫臻煜又心神恍惚起来。今儿本是想去齐磊那探探夏姑娘的消息的,挨了苏璎那一巴掌也不知她现下怎么样了。一想到那尤如凝脂般的俏脸上很明显的五指痕迹,皇甫臻煜又是一阵心烦意乱的,不由重重地放下茶杯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连父王进来了亦无所觉

皇甫太宗不由蹙了了眉,旋即不露声色地轻咳了一声,皇甫臻煜闻声旋即回身行礼恭敬地称了声:“父皇”

“唔”皇甫太宗漫应了声,便踱至书桌前坐得定了,这才抬眼望向皇甫臻煜说道:“起吧!找你来也没别的事,只是想问问你昨儿干嘛去了?”

皇甫臻煜一听父王如此问话,知是昨儿那事只怕是已经传到父王耳朵里了,当下也不敢隐瞒忙凛了心神小心回道:“回父王,儿臣昨儿准备去太傅府时不巧在街上遇上了太傅的公子,因他想去见识一下苏小姐的比文招亲大会,儿臣这才同他一并儿去了。”

“一并儿去了!说得倒是轻巧,那地方也是你能去的吗?”皇甫太宗闻言大怒厉声训斥道:“当初人家苏太尉有意想把女儿许配与你时,你推三阻四甚不乐意,最后任至搬出你母妃来跟朕说道理来了,说是你无意亦无德继承大统,苏太尉位高权重若与之结亲怕惹人揣测,好!既是如此朕看在你母妃的面儿上成全你。这厢朕装聋作哑地跟苏太尉打太极,好不容易人家作罢了,你倒好,偏生要去看人家什么招亲大会,还找了个女子去搅场。你昨儿做了什么好事别当我不知道。”

皇甫臻煜被皇甫太宗这么一吼,心头多了份惶恐,忙跪下称罪道:“儿臣知罪!儿臣该死!请父王责罚儿臣吧。”

皇甫太宗稍稍平息了一下怒意,不过仍是厉声道:“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自是该死!我说你管人家什么比文招亲还是比武招亲的,这种时候避开都开不及呢没事你去凑什么热闹!要说你一向无心政事素喜琢磨些诗词歌赋也就罢了,虽无作为好歹也还知道何事当为何事不当为,如今由着你的性子去倒让你为人处事益发没个边了,居然闹出这等事来,你让朕如何跟苏太尉交待。”

皇甫太宗这厢训斥了半天,见皇甫臻煜跪在那里一脸的愧意心下的怒意又平息了些,终于和缓了一下语气道:“起来回话罢!”

皇甫臻煜忙起了身,恭敬地来到书桌的右侧立在一旁聆听着父王教诲。

“跟朕说说,这主意是你自个想的呢还是齐磊那小子替你出的。”皇甫太宗的声音这会子平淡无波,看似余怒已消状似无意地随意问起,不过皇甫臻煜仍是丝毫不敢大意,小声回道:“回父王,此事并非是孩儿跟齐磊的主意,其实……”突然想到若是招了夏姑娘出来只怕到时又替她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忙打住了话柄。

“唔!怎么不说下去了,难道是那女子的主意?”谁知皇甫太宗乃是其为精明的人物,只稍一眼也就看出皇甫臻煜对那闹事起因的人十分袒护,既然不是同他以前经常厮混的齐磊,那自然就是昨儿强行出头的女子了。当下也不由他辩解又问道:“那女子是什么样的出身你且说来与朕听听。”

“其实要说这夏姑娘还真称得上是咱沧銎国的奇人,父王您许是不知道,如今推行的税收新政亦是出自夏姑娘的进言建议。”知隐瞒已是不能,皇甫臻煜也就只能凡事拣好的说了,知父王向来礼贤下士,忙将如今父王十分称意的税事新政提了出来,只希望父王看在夏姑娘这不输男儿的见地跟胆识上不予怪罪才好。

皇甫太宗闻言果然十分惊讶,急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且说与朕听听。”

当下皇甫臻煜将丹东之行所知所见便一一跟皇甫太宗说了个仔细,皇甫太宗一直默默听着,面上讶异之色越发明显。等皇甫臻煜详尽说完之后皇甫太宗亦不由感叹道:“想不到我沧銎国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女子,本王倒是要见上一见了。”品了口茶,复又问道:“昨儿又是怎么回事,你且与朕说说。”

皇甫臻煜一听父王语气之中已然没有了怪罪的意思,便也放松了心情,便将昨儿发生的事也详细说了个明白。当皇甫太宗听到最后苏璎出示的诗无人能解时不由也来了兴致,便让皇甫臻煜照着苏小姐的原文也画了一张,揣测半天也没看个明白,这才问皇甫臻煜道:“那个夏乐乐对这首诗又是如何个解法。”

当皇甫臻煜将夏乐乐所解的四句诗念了出来时,皇甫太宗终是忍不住大笑出声道:“苏璎这题出得甚是刁钻连朕都被她难住了,没想到这夏乐乐还真是个有些儿歪才的人物。你刚说的她如今是齐磊那小子所聘的执事,嗯!”

皇甫臻煜见父王龙颜大悦逐也笑着应道:“是!”

“齐磊这小子还真不是个一般的人物,连带着这手下的执事也俱是些非一般的人物,只可惜他无心政事,好好儿的栋梁之才不求仕途偏生往那铜钱眼儿里穿。”说到此处皇甫太宗话语间多了分明显的惋惜,他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以齐桓的拘谨怎么偏生会调教出这么一个天生反骨的儿子来,自己几次想将他纳入朝庭编制,这在别人眼里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那小子倒如吃了豹子胆般几次婉拒圣意。如今人才难得呀。想到这里皇甫太宗对一直聆听教训的皇甫臻煜道:“你跟那小子的交情朕也是知道的,得空儿再劝劝他罢,生为男儿不思为国效劳还能称为血性汉子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关(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