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78章: 出关(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78章 出关(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皇甫臻煜恭敬地应道。

“还有你,别整天尽琢磨些风花雪月的事儿,身为皇子,这政见比着才情更为重要,不管继承大统与否这都是你身为皇子身为儿臣的职责,明白吗?”皇甫太宗说完齐磊之后又想起这个才情高与政见的儿子来,便借由着又训斥了两句。

对这个最小的儿子皇甫太宗自是明白的,跟淑妃一样,是个淡泊的性子,一向无意大统亦厌恶宫内的明争暗斗。只是生在天家,有些事儿难免身不由己,就如自个一般,如今年岁渐高,每日里置身这宫闱之内朝堂之上没完没了的争斗之中亦是有些倦了,只盼着能找个有魄力担当的接了自个这肩上的担子,让自个有生之年也过上两天安乐的日子,只是,谈何容易呵!

炜儿眼中只有这个王位却无统筹大局的担当,煜儿天性淡泊一心只想淡出其外。唉!只要一想难以找到合适的继承大统的人选,皇甫太宗就难免不心烦意乱的。

要说合适,放眼沧銎只怕没有谁比他更合适的了,这些年他在漠北折腾得还不错。据特使回报说是原来的苦寒之地,如今被他打理得竟然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境地,只是就算自己想将这担子交付于他,人家许还不屑一顾吧。

这么多年了,自他出得宫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意思,每年自个的寿辰身为人子的他,除了如朝臣般送来丰厚的礼物外就再没只字片语了,想来,早在出宫之时他就拿定了主意,不再跟这皇城之中的人与事再有什么纠缠瓜葛了,想到这里皇甫太宗心中难免不唏嘘感叹。

“儿臣谨记父王教诲。”皇甫臻煜见皇甫太宗虽然嘴上训斥但已无先前的严厉,不由也放下心来,不过仍是谨言慎行的未敢有丝毫放松。

皇甫太宗飞快地从自个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这才发觉皇甫臻煜今儿有些不对劲,少了些从容淡定,说起那夏乐乐时眉梢眼角全是笑意,心中便有些儿了然,想来昨日并不是存心去搅场而是追着这夏乐乐去的。

夏乐乐!皇甫太宗在心里对这三个字又默念了一遍。名字很寻常,只是这个女子倒真不是一般平常女子所能比得的,看来煜儿对这姑娘似是动了真心。不过若此女真有如煜儿所说的才情跟见地,那么让煜儿娶了她倒也不是坏事。想到此处皇甫太宗又问道:“适才你把这个夏乐乐的能耐都说上天去了,我倒是要问问了,你可知道人家姑娘的出身来历呀?照你所说这夏乐乐应是已过及笄之年了,何以尚未许配人家却同齐磊这大男人满世界地乱跑,一个姑娘家的如此行事成何体统,难道她父母亦不管不问的吗?这未免也太过离谱了吧!”

“回父王,这夏姑娘其实与齐磊早有婚约,齐磊此次丹东之行原是去下聘提亲的,期间也不知因为何故夏姑娘反而摇身一变成了齐磊的执事,并同齐磊签了十年之约,这期间的原故儿臣就不得而知了。”让皇甫太宗这么一问,皇甫臻煜的眼神立时黯淡下来,声音中亦透着浓浓的失落。

原来是已与齐磊已有婚约的了。听皇甫臻煜这么一说皇甫太宗虽然也替自个的儿子感到惋惜,不过生在帝王之家这男女之情自当放在一边,不该整日沉迷其中,再说堂堂一国之君的儿子竟然窥视朝臣家媳,这要传了出去天家颜面何存。

想到这里皇甫太宗当即正了形色冲皇甫臻煜道:“既然这夏乐乐同齐磊已有婚约你往后还是避着点儿罢,虽说你同齐磊私交甚好平常两人相处亦不拘小节,但这夏乐乐终归是个女子,生在帝王之家你可得明白自个的责任跟处境,别惹出不必要的是非来。”

“父王教训的是,儿臣明白。”是教诲亦是警告,从皇甫太宗的话语中皇甫臻煜听得很清楚,精明如父王自个对夏姑娘的那点心思只怕早被看得透了,无从掩饰只能恭敬地顺从。

“唔!”皇甫太宗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说:“还没去给你母妃请安吧,去罢!”

“儿臣告退!”皇甫臻煜躬身退至门外又立了半晌,心头思绪纷乱。

从今儿父王的态度来看,已经是很明显地让自个同夏姑娘不要再见面了。是呀,就算父王今儿不说自个也是明白的,就冲齐磊对夏姑娘那态度,只怕自个也没那机会与之相争。同齐磊相识这么些年,还从未见他对哪个女子如此呵护有加又占有欲十足,退一万步说他们是已有婚约在身的,自己又有什么立场与之相争。

想到此处皇甫臻煜内心又是一阵惆怅,从今往后就算自个再有万般柔情亦只能藏在心里梦里了。面上泛过一丝苦笑,也好!心里装个人也总比着整日里虚着强,每天在算计里活着也挺累,有时候心里有个可以想着的人也是一种幸福不是。皇甫臻煜长叹一声,又自我开解了一番逐提腿往母妃的住所行去。

淑妃最近身上不太舒坦,得圣上恩宠特谕不用前去皇后处请安,所以起得晚了些。

皇甫臻煜到时淑妃已经让宫女们侍候着梳洗完毕,正自个对着雕花铜镜细细描眉,打镜子里见到爱子前来,便招呼道:“煜儿不用回避,为娘这就打理好了。”

“母妃,今儿身上可是大好了?”皇甫臻煜在自个母妃面前素来随意,淑妃亦不同于其他嫔妃一般对自个的骨肉亲情淡薄,所以母子间亦常如平常百姓家的母子一样随意而温馨。

都说天家无情,放眼整个皇宫,也只有自个母妃住的惜君殿在这宫闱之中尚有一丝温情,许是这个缘故父王才对母妃日渐宠爱吧。皇甫臻煜立在淑妃的梳妆台边,一边瞧着淑妃拿了块如平常写字用的墨块般前端削得尖细的玩意细细地描着眉,一边看着淑妃已显老态的侧面心里暗自想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关(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