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0章: 出关(四)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0章 出关(四)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齐磊才一迈进大厅就戏谑着说:“怎么,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怎么好端端地弄得跟三堂会审似的,或是今儿皇上亲临我开的齐氏百货,爹爹跟祖父您们二老也觉着面上有光,特地叫我回来可是准备好生夸夸我来了。不过我说,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弄得这般隆重吧!”

“啪!”齐桓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面腾地立了起来厉声道:“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子……”

“嗯哼!”齐桓才想发威,不想一旁的老太爷却在这当儿放下手中的茶盏嘴里颇具威严地哼了一声。碍于家中长辈在场,齐桓硬生生地将那口怒气压了下去慢慢儿落了座,不过仍是怒目而视着一脸无谓的齐磊。

齐夫人唯恐独子惹怒了老爷,忙过来拉了齐磊落座,嘴里尤自小声责备着:“你这孩子,这当口还不知收敛,难道真让你爹家法伺候了才知道这身子是肉长的,快些儿坐下罢,老太爷有话要问你呢,你可得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地回答,不得随意敷衍了事。”

“好吧!今儿孩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储位大人有什么紧要的事尽管问罢。”齐磊一甩袍子在下手拣了个座位儿老神在在地坐了下来,把个齐桓齐大人又气得跳脚。

齐耀灿老大人不愧是齐家的一家之长倒是沉得住气,又冷眼扫了儿子一眼。心里不由暗叹自个这儿子,只要一见到孙子没有哪次不被气得跳脚的,这么些年下来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老太爷暗地里不免有些失望。倒是自个那宝贝孙子,经商这么些年来逐年变得圆滑世故起来,为人处事也渐有大家之气,就连士官大夫最为不屑的商事,也能被他折腾成惊动沧銎的大响动来,今儿居然连皇上都惊动了。要自个说,这个孙子比着儿子更要胜出几分。

“本想趁着我还有口气在,今年开春就想让你把这婚事办了,没的总如脱缰之马没个定性,既让你爹娘省心也算是了了我这个老头子的心愿。你这答应得到是爽快,我说好好儿让你去杜家下个聘,你小子一去几月倒也罢了,回来之后这婚事如何安排居然连闷屁都不放一个,我这个老头子虽然人将就木你大可不必理会,但好歹他们两位还是生你养你的爹娘吧,何以如此不把父母高堂放在眼中。”老太爷一口气说上这许多,难免有些儿口渴,趁着歇气的当儿喝了口茶,又拿眼偷瞧了齐磊一眼,果不其然见到齐磊面上露出一丝愧色,心里满意地偷笑了两声,心道就知道这招对这小子管用,不过面上仍是端了脸色故作严厉地道:“你今儿倒是说给我听听,现如今你这唱的又是哪曲呀?好好儿的婚事没影了不说反倒弄出个什么齐氏百货来,听说还请个什么夏姑娘做执事,竟然连皇上都惊动了,据你爹说皇上那意思这夏姑娘倒是我替你挑的好媳妇,还真应了个夫唱妇随的美事,你小子倒是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祖父您老人家放宽心好了,您老的意愿孙儿岂敢忤逆,放心好了!不用许久孙儿定会抱得美人归早日成亲,让您老如愿也算是我对爹娘尽了孝道,储位就安心等着我的好消息好了,要没旁的什么事我就先行退下了,今儿铺子开业还忙着呢。”齐磊说着就起身准备开溜。

“你给我站住!”齐桓终是忍无可忍再次拍桌而立,每次都是如此,问话不到三句就让这忤逆子给半路溜了,今儿无论如何也不得让他如愿。想到此处齐桓紧走几步冲到齐磊身边伸手指着他道:“铺子!铺子!张口铺子闭口生意的,就算你没那几间破铺子咱家也不短你这口吃的,你说你不思进取无心仕途也就算了,偏生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来。唔,皇上今儿说什么来着,富可撼国!敢情你还真当皇上今儿是真在夸你?那是在警告!警告!你可明白?身为庶民却能富可撼国,你当皇上眼见你做大到如此境地心里会舒坦?今儿皇上是放了话儿在这里了,那可就是牵涉到齐家上上下下百余口人命的大事了,你往常再如何任意妄为现如今不也得用用脑子好好想想了不是。”

齐夫人同齐老太爷一听齐桓如此一说,不由面面相觑也有些呆了。齐老太爷心道虽然自个也知道这小子不是非一般的人物,但齐家什么时候竟然被他折腾到富可撼国的地步了,自个怎么不知道。如果皇上今儿真如此说了那还真不是好玩的事了,老太爷也是官场上混过半生的人物,知道如真富到这种地步那可是犯了皇家的大忌了,当下也凝了脸色。

齐夫人一见老爷子都是如此表情就更为恐慌了,忙担心地说:“磊儿,你什么时候折腾出这大的局面来了,可是皇上弄错了?老爷,或是你跟皇上说说许是弄错了。富可撼国?咱家磊儿是喜商道没错,可他哪有富可撼国的能耐。”

“他没这个能耐?你是不知道,他如今那能耐大着呢。丢人呐!这个忤逆子在这京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我这个做爹的竟然被蒙在鼓里。我说呢,好端端的皇上竟然让我陪着逛大街,再怎么说是察看国情民意什么时候有我的事了,原来皇上今儿让我作陪,为的就是警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齐桓说到此处仍是一肚子的气。

“那可如何是好?”都说儿子有出息这为人父母也面上有光,从没想过如今儿子太有出息了反而是件祸事。听了老爷这么一说,一看公公也面色凝重的齐夫人益发慌得六神无主情急地一把拉了齐磊的袖子说:“磊儿,要不你将那些个铺子全关了罢,咱也不做那买卖,但求安心过日子就好了,行么?”

齐磊还不待安抚娘亲,突然护院来报说是三王爷着人前来请公子议事。这会就连齐磊也觉得有些愕然了。今儿皇上那明褒实则隐含警告意味的一番话齐磊自是听得明白,但三王爷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却是为何,难道也是担心自个的缘故?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关(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