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2章: 遇险(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2章 遇险(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从齐磊说了出关的事后隔天我们就动身上路了,随行的除了执意要跟了前去的媚儿外齐磊还带了八个随从,这些人以前也不曾见过一个个面生的很,一行十人除了我跟媚儿坐的是马车其余众人皆是骑马。

说是让我沿途考察风土人情及各地的货源调配,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路上大家风餐露宿的倒似齐磊赶着去办什么事似的。我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也不出声,一路只管冷眼瞧着。

这次我跟媚儿骑坐的马车也较上次所坐的马车不同,是辆八匹马拉的车,虽然这一路上速度比以前快了许多,但坐在马车上不仅平稳而且还宽敞了许多,马车内还安置了这一路上的吃喝用具,甚至连金创药跟一些常用的药物什么的都备有,益发显得此次出行不是那么简单。

大家一路紧走急赶的不到十天就出了关外,触目所及不再是高墙碧瓦及热闹的街道喧哗的人群,平坦的旷野上是一望无际的绿,连带空气中也带着一股清草地气味。生活在都市中的我从未见过如此景象,很想让齐磊停留片刻让我好好看看这草原,不过一见到护在马车周围的众人全然冷峻着脸,这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好沉默地看着美景自眼前飞逝。媚儿与我则全然相反,自出了关外后她就再也提不起那看风景的兴致,趴在车厢内的小几上睡着了。

出了关外又赶了两天的路,第二天天黑时齐磊没有如往常般让众人就地安营,仍是一路急赶。我心里暗想难道是目的地到了么?可一直走到深夜仍不见齐磊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也实在熬不住了,便将已然酣睡在马车内窄小的软榻上的媚儿往里挤了挤,自个也蜷缩在一旁睡了下来,朦胧间马车突然停了,让睡在外面的我随着惯性“嘭”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摔了出去,人还未很清醒帘子一把被掀开了,外面火把冲天的。齐磊探了个头进来问道:“怎么了?可是谁摔着了?”

吃了痛的我这下才全然清醒过来,知是目的地到了忙抚着头率先下了马车,媚儿这厢也醒了,慌忙跟着下了车,知道我睡在外面被摔了,面上窘得不行。齐磊见我一直抚着头,当下招人拿来一个灯笼,凑近了替我仔细察看,见额角起了个包当下不悦道:“张焘,你不会如今连马车都不会赶巧了吧!”

“噗!”的一声,那个先前一直在前头赶车的汉子陡然跪倒在地,嘴里洪声道:“属下无能,请爷责罚吧!”

“算了,是我自个不小心你就别责罚他了,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回头拿热毛巾敷敷也就好了。”自打店铺开业之后,齐磊就如变了个人似的,这一路走来他一反平常嬉戏人间的态度,行事果断处处透着神秘,让我再也看不透半分。尤其是现下众人对他的态度,更让我觉得这一刻的齐磊展现的才是他的本性,往日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齐磊真是个可怕的男人,与他为敌将是个愚蠢的选择,现如今我不知道自己选择与他站在同一战线是对或是错了。

齐磊似看透我此时的想法似的,嘴角又浮现出那抹常见的戏谑,笑道:“没事就好,进去吧!这一路你也辛苦了,待会用过餐后好好清洗一下早些儿睡罢。我也得整顿几天,趁这个机会还可以陪你四处看看。”说完后他见我兴趣缺缺的又接着道:“你不是一直想学骑马吗?或是这几天我还可以抽空教教你。”

“真的吗?”闻言我惊喜地回头拉了他的袖子兴奋地问:“你可是诓我,真要教我骑马吗?”

齐磊看我那猴急的模样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只有三天,能不能学会可就看你天赋如何了。”

“没问题,三天已经够了。”我从小运动神经就超发达,而且骑马又是我神往已久的事,唯恐他反悔,所以立时拍着xiōng部跟他保证。

“爷,酒菜都已备妥了,这位姑娘一路颠簸想也是累了,有什么事还是先用了餐好生休息休息明儿再说吧。”一位身板硬朗胸前白须飘扬,面色彤红如电影里的圣诞老人般的慈祥长者,提了灯笼立在前方笑呵呵地说。

先着忙着赶路齐磊他们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我同媚儿在车上还吃了些零嘴小食,这会让他如此一说又闻着风中飘来隐约的饭菜的香味,我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拉了一旁的媚儿遁着菜香急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自个现下的身份只是个执事,当下又顿了下来,同媚儿立在一旁恭声唤道:“齐爷,你先请!”

齐磊见我明明馋得要死还故作矜持不由纵声大笑,率先进了屋。

连一旁的媚儿也忍不住闷笑出声,我暗里狠狠地掐了她一把,恨声说:“笑什么笑,我就不相信你这会子不饿,有本事你待会别吃。”说罢扔下她也急步跟了进去。

许是真的累了,加之这十余天来一直忙于赶路,早起晚睡的一直未得好眠,如今睡在这松软的床上那个舒服。唉,于是在没人唤我们的情况下睡到自然醒时已是午餐时分。

等到我们匆忙梳洗过后来到大厅时,齐磊已经神清气爽地在饭桌边等着了。我倒是没什么,辛苦了大半月睡个懒觉又怎么啦。便理直气壮地拉了媚儿也坐到桌前,端了早就盛好的饭自顾吃了起来,倒是媚儿好似做了多见不得人的事似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不说头也垂到桌子底下去了。

我自顾吃了几口发现媚儿还未动筷,便将碗筷强塞到她手里,她仍是拘谨地低着头光拔拉着几粒白米饭连菜也不夹,实在看不下去了往她碗里夹了些菜没好气地说:“媚儿,那些个白米饭同你有仇吗,你怎地一个劲地瞪着那些个白米饭也不就菜,不就是睡过头了么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快吃罢,迟些儿齐爷可是答应教我骑马的,你可要一块去瞧瞧?”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险(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