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3章: 遇险(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3章 遇险(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嗳,好呀。”媚儿答应得有点勉强,又拿眼偷瞧了齐磊一眼便不再吱声专心吃饭。

“谁说待会儿要教你骑马来着。”我一想到等会可以去骑马正暗自高兴着,没想齐磊冷不町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情急地放下碗道:“齐爷你可是想反悔了不成,昨儿夜里在场的各位可都有听到,你明明说了从今儿开始要教我骑马来着,言而无信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哦齐爷。”

“我是答应你的没错,可你自个瞅瞅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好意思同我讲起道理来了。”齐磊似起了逗我的兴致故意同我唱着反调。

知道今儿是自个起得晚了才让这家伙钻了空子,虽然有些理亏不过我仍是不满地说:“人家不也是这一路给累的么,你要真有心教我的话不会使人叫醒我么,存心的罢!”

齐磊这会子已经吃好了,放下碗筷起身离席的当儿说道:“猪八戒倒打一耙了不是,自个起得晚还有理了,你瞅瞅人家媚儿自知起得晚了还有些儿不好意思,哪如你这般理直气壮的。”

一见那家伙准备出去,怕他溜了我忙放下碗筷追了上去,一把拖住他的袖子不依地说:“男人大丈夫哪有说话不准数的,不行!你今儿非得教我骑马不可。”

齐磊好笑地盯着我拖住他的手笑道:“你确定咱们要这样出去么?”

“呃!”这才惊觉众人都盯住我看,不用说也知道这行为在如今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忙不迭地松了手,脸上有些发热。

“走罢!这会子才用完餐虽然骑马不太合适,不过带你四处瞧瞧倒是可以的。”见我是真的急了齐磊这才笑说道。

我这才想起饭后不宜做剧烈运动,想来齐磊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刚才故意逗我来着。不都说饭后百步走吗,昨天来时亦是夜里对这周围还来不及细瞧,如今听齐磊说起当即也来了兴致,才想招呼媚儿一块儿去了,不想被齐磊不由分说地强拖了出去。

媚儿脸色苍白,形情木然地捧了碗兀自盯着他们的离去,心里浮上一丝苦涩。齐爷如今心里眼里除了乐儿只怕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了,自己虽然早就知道齐爷的心意,但心里总奢望着以乐儿的大度或是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这个男人,不求能得到他全部的爱恋,只要能陪在他身旁就好。如今看来,只怕非是乐儿不肯成全而是齐爷心里再也没自己的位置了。媚儿放下碗筷长叹一声,形情落寞地回房去了。

原来一直以为草原人家住的都是蒙古包,没想到齐磊置下的这个风云堡牧场,说是牧场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城。牧场的入口是气势磅礴的古堡大门,正门上书“风云堡”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这古堡大门比着沿途所见的城墙更显宏伟,周围连绵百里全部是用巨石所建的围墙,俨然一座围城,随着齐磊一路看来让我咋舌不已。这家伙难怪敢夸口自个富可敌国,如今看来只要他高兴,关起门来他还真有那自立为王的本事。

当被齐磊领着终于走出那座迷城来到草原时,挥开齐磊伸来搀我下马的手,以极其难看的姿势笨拙地下了马,累得随意地往草地上一躺就再也不愿起来了。

前生一直没机会出去走走看看,现在知道了原来旅游也是件替累人的事。

齐磊放开缰绳任马儿随意走开,笑着站在我的上方戏谑着说:“怎的,还未开始就累得不行了,就这样还要学骑马?”

我睁眼斜睨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不是骑马累的好不!我说你弄个牧场也就算了,没事整得跟座城似的,跑得我两条腿都快断了。”

齐磊呵呵笑着也在我身旁随意躺了下来,学着我将双手枕在脑后状似无意地说:“乐儿,喜欢这里吗?”

“喜欢。”我回道。这席地而眠以天当盖,让初夏的太阳晒着,被带着青草气息的微风吹拂着,人也醺醺欲睡起来。

“乐儿,留在这里让我好好照顾你,行么?我知道你一直不能接受我许是对我不放心的缘故,这也难怪,在遇上你之前为着生意的缘故这青楼妓院的我是没少去,拈花惹草也是时有的事,但我却从未对任何女子动过真心。现如今我遇上了你,这才明白人之一生若能拥有一份完整的的感情那才是真正的幸福,如若你能给我这个机会那也是老天爷对我的眷顾,我自当珍惜。乐儿,嫁给我好么?”齐磊虽说一向游戏人间平常也没个为难的时候,今儿这番话可也是暗自酝酿了半天才有勇气说的,可说完紧张地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家有什么反应,身侧反而传来了匀称的呼吸声,再转头看时表白的对象可是睡得梦里不知身是客了。

齐磊苦笑了一声,看来今儿自个还真没挑对时候。也只有她才会当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的面没有顾忌的睡得昏天黑地的,齐磊真不知该为她在男子面前如此随意而生气或是为她对自个再没了先前的防备而高兴。

轻叹了口气,齐磊体贴地脱下外袍替她盖在身上,又调整了一下自个的位置替她挡了太阳,就这么支着手看着她的睡颜,不由痴了。心道若是在遇到乐儿之前有人跟他说什么一心一诺,想来自己十之八九会以为那人是疯了,只是现下疯的却是自己,天知道自个有多么渴望能与她执手到老,不悔不弃。乐儿,不管你应承与否我都绝不放手!齐磊轻轻抚上熟睡中的娇颜坚定地说。

一觉醒来对上的就是齐磊那张大大的笑脸,吓得我硬生生往后连爬了几步,还当自个白日里见鬼了,当下没好气地说:“齐爷,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子盯着人家姑娘睡觉是件很失礼的事么。”

“我这不也是因为没见过好奇不是。”

“没见过好奇?”这是什么鬼话。

“是呀。”齐磊懒洋洋地起了身,又自我身下抽出自个外袍甩了甩上面的草屑一边穿上一边调侃道:“我是没见过这么随意的姑娘家,居然当着个大男人的面就这么睡着了,好似怕人家不把她怎么着似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险(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