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4章: 遇险(三)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4章 遇险(三)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才想抢白回去,突然醒悟过来便硬生生地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仔细想想自打认识这家伙后我从来就未在他嘴上讨过便宜,没的哪次不是被他气得半死的,何况现在还指望着他教我骑马自然就更加不能得罪他了,想到此处当下堆了笑脸讨好地说:“齐爷,你看天也不早了现下是不是可以教我骑马了。”

我这厢已经是憋屈得要死,想不到齐磊那家伙还蹬鼻子上脸益发来劲了,斜睨着我道:“都说这女子变脸跟翻书似的,你今儿还真让我见识了不少。”眼见着我就要爆发了那家伙还算知趣赶紧给了帖下火的药,忙说:“快过来罢,再不教你接下来还真没什么时间教你了。”

闻言我早将这家伙刚才的恶劣行径忘了个干净,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事实上证明我就算来到古代运动神经还是超发达,在齐磊细心的教导下我也就用了二天半的时间就学会了如何骑马,连齐磊也惊诧中带着赞赏地说:“都不知你养在深闺那些年都得了什么样的造化,怎的一出了那宅子你倒如鱼得水般的还真没什么难得住你的。”

自那次同齐磊摊开了我的身份并坚决地同过去划清界限后,齐磊就不再提起事关我身份婚约的事,有关这一切成了我们都小心避讳的话题,如今听他陡然提起,自个才突然醒悟,不管我自己如何否定,还是改变不了在众人心里我就是杜若嫣的事实。心里有片刻的恍惚,不知道如今活在这世上的到底是我?或是杜若嫣?

齐磊见我突然沉默下来,亦知是怎么回事,望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份挣扎的痛楚,突然害怕他接下来要说的,连掉转马头打回走去,身后听得齐磊隐隐轻叹一声便催马赶了上来,并排一块走了会他终是打破沉默道:“明儿我就要动身去勐猛国了,你留在这里好生安心罢,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同饶叔说……”

“我不留在这里,我同你一块去勐猛国。”我不待齐磊说完忙打断他。

“不行!”齐磊一听我说完立时斩钉截铁地回道。

我望向齐磊沉声问道:“既然是去勐猛国采购货源为什么不让我去?”

见齐磊面上没得半分的商量余,也不再由他胡诌个理由来唬弄我当下说道:“那好,如果你觉着我一路同行不便的话我自个也是可以去的。”说完我不再理会他的反应,自顾催马离开。

早在同齐磊签下十年之约时想的就是可以借由齐磊之力找个回家的途径,如今在沧銎这许久以来一直没个眉目,或许契机在勐猛国也指不定,所以无论如何我亦是不能放弃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的。

过了一会齐磊也催马赶了上来,沉默地同我并行了一会,终于出声道:“你实在要去也行,不过你可得答应我,这一路上可得听我的安排不能擅自离开半步,行么?”看得出我的坚持,齐磊语气中透着股无奈不过仍是郑重其事是让我答应下来。

“好!只要能让我同你一路去怎么都成。”一听齐磊答应了,我立时心花怒放地应承下来,随即催马回房准备收拾去了。

齐磊因想着我一路上没个人照应不方便,所以又带上了媚儿,这次随行的人员除了上次一众八人另外又多了八人,有三位作行商打扮的其余众人俱打扮成随从模样。另外又多了四辆马车,除了我跟媚儿先前骑座的那辆马车其余四辆均装满了货物,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这次倒不如上次来时紧走急赶的,按着正常的速度跟作息这样又走了四天,渐渐沿途的建筑也起了变化,多是卵石砌筑方形尖拱房屋,偶尔也会见到少数一些着装怪异的异族中人,我猜是勐猛国到了一扫连日的沉闷兴致立时高了许多,媚儿也兴奋不已。想也是,这要摊在现代也算是出国一回,何况生在这时代女子原就没无什么经常出门的机会,她又怎能不兴奋。

如此又走了两天终是到了一座甚是繁华的城池,齐磊他们才停了下来,我猜测许是目的地到了。我们一行人才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立即就有那当地人模样的人找上门来,想来应是平常与齐磊有过生意往来的当地商人,早得了信一直在候着了。

齐磊不仅对当地熟门熟路的居然还操了一口流利的当地的方言,让我佩服不已,只道这家伙做生意的手段了得不想他还懂外语,要摊在现代这家伙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流的企业家。

我同媚儿在房内梳洗完毕之后,就想趁着齐磊这会儿不得空闲自个去附近转悠转悠,谁想才一迈出屋子立时也不知打哪就冒出个人沉声说:“夏姑娘,爷有吩咐让两位先好生歇着,等处理完正事爷自然会陪你四处走走看看的。”

闻声一抬头,见到说话的赫然就是那日赶马车的张焘,想起自己同齐磊的约定有些儿理亏,我也知道他也只是听命行事不好为难于他,只能无奈地折回房里。

来勐猛国转眼过了四天,齐磊每日里忙得不见人影,倒是那个张焘跟个粘屁虫似的天天堵在客房门外,让我同媚儿出不得客栈半步。几天下来我被憋得早没了初来勐猛国的兴奋,郁闷得只想杀人了。

到了第五天我实在忍无可忍,心想去他的狗屁约定,今儿就是下刀子我也得出去瞧瞧,我可不想生生地给憋死在这异乡的客栈里,免得死后连祭文都不好写。

打定主意我拉了媚儿就往外冲去,张焘仍跟门板似的立在客房外面,我真的很奇怪他的生理排泄系统是否正常,每日里与我们一般的吃喝何以就不见他如厕过,他都不用拉的么。

我踏着腾腾的怒气拉着媚儿走到他面前,先发制人的伸手指了他的鼻子大声说:“你去告诉齐爷,今儿就算天上下刀子姑娘我也要出去逛逛,敢情我们兴冲冲地同他一路跑来勐猛国就是为了体验一下吃牢饭的滋味的么,这样天天关着我们算个什么事!你要不放心就同我们一块儿去,要不哪凉快往哪边去,别在这妨着姑娘我的路,听到没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险(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