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5章: 遇险(四)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5章 遇险(四)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才几天功夫咋的就这大的火气,是谁出来之前说什么都听我的来着,敢情才一转背的功夫就给忘了不成。”我这厢话才落音,就听得齐磊在背后凉凉地说。

“爷,您不多歇会儿。”张焘见到齐磊出来赶紧躬身道。

媚儿也赶忙施礼唤了声“爷”

“唔。”齐磊冲媚儿轻哼了一声又转向我戏谑着说:“再歇会儿敢情有人就要拆房子了,走罢!爷今儿得闲就陪你们四处逛逛。”

这家伙今儿没出去呀?想着当初赖着要来时,自个确实答应过他一切听他指挥行事的,不由面上一红禁了声。媚儿一见齐磊打前头走了忙拖了我随后跟了上去。

一路走着听了齐磊的介绍,这才知道如今我们呆的地方就叫古城,原只是勐猛国的边陲小城,地处沧銎国跟奴尔加国中间,因此多有国外及本国的行商来此交易反而日渐繁华起来,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难怪大街之人各人的穿着也五花八门的,我们一行走在街上也不会分外惹眼。齐磊亦算得上是个称职的好导游,但凡当地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没有他不知道的,加之他又善通当地语言,有他一路陪着也没的什么不方便。我同媚儿都是女孩儿家对那些个没见过的玩意儿自然特别喜爱,绕着闹市一圈下来零嘴小食、头花佩饰的玩意没得少买,让一路随行的张焘眉头打了个老大的结,不情不愿地捧了一堆女人的玩意儿跟在我们身后,甭说那个别扭。

到中午时分被齐磊领着进了一家当地人开的食肆,里面看似生意也不咋好,冷冷清清的也没几个人在就餐,最里边的桌边尚有一个醉鬼趴在桌面嘴里念念有辞的,也不知说些什么。我们离着他远远的觅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张焘忙不迭的将手上那堆我同媚儿的战果往邻桌一扔,在下首坐了下来也不言语自顾倒了一大碗茶就是一顿牛饮。

齐磊招来了伙计,用当地的话叽哩咕噜地说了一气然后又扔给他一锭碎银子,那伙计便乐颠颠地应承着去了。我不由感叹道:“唉,这人在江湖跑还是得掌握门外语才行,齐爷赶明儿得空也教教我吧。”

“外语!什么外语?”媚儿听了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席话不由有些不解忙问道。

“唔!”正在喝茶的我被媚儿这么一问才知道又说岔了嘴,转儿想起一个笑话儿便对媚儿道:“真想知道?再给我添些茶水罢我就告诉你听。”

媚儿不明所以忙替我又加了些茶水,齐磊同张焘也俱停了手上的动作好奇望了过来,我小小泯了一口茶又清了清嗓子,这才慢条斯礼地道:“你们都知道这猫跟老鼠可是天敌,老鼠要是遇上猫那可是没得活路的事。有一次,正当一只猫对着一只小老鼠准备下手之时,小老鼠的妈妈冲了出来,对着猫儿‘喵喵’地叫了几声,猫儿狐疑了半天还以为遇上同类,便悻悻地放了小老鼠走了。这时鼠妈妈就对小老鼠说,孩儿你如今可知道掌握一门外语是件多么重要的事了罢。”

“哈哈哈……”我这笑话儿才说完齐磊便忍俊不禁不住大笑起来,媚儿也低了头拿帕子掩了嘴双肩不住抖动,连一向板着脸没得半分表情的张焘亦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时适逢伙计送了饭菜来,齐磊仍是一副暗笑到抽经的模样,我不由白了他一眼道:“有这么好笑么?我只是借着这故事告诉你们甚么叫外语罢了,看把你给乐成什么样了,真是没见识!”今儿逛了大半天我可早就饿了,当下也就不再理会他们自顾先吃了起来。

“我说你这些个见识都打哪得来的呀,爷还真是从未听过。”他们终是止了笑意,齐磊仍是忍不住打趣着问我。

我嘴里含了饭口齿不清地说:“姑娘我天赋聪明自学成才不行么?”

齐磊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还待跟我斗嘴,媚儿已塞了副碗筷到他手里温声道:“爷,快吃饭罢,逛了大半天的您就不饿么。”齐磊这才住了嘴埋头专心吃饭。

正当我们吃好准备起身的当儿,里边那个醉汉也摇摇晃晃地望外走来,老远地就闻着一股酒味,我不由皱了眉头忙往里让了让,齐磊体贴地护在我外面。不想那醉汉临到我们面前时突然一个趔趄竟直直的扑倒在齐磊身上,不由引来我跟媚儿一阵惊呼,齐磊也似十分厌恶一把将那醉汉往一边推去,众人赶忙出了食肆,齐磊沾了那醉汉一身的酒味便急着回住处换衫,大家便再没了那游玩的兴致,便一块回住所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我同媚儿就被齐磊唤醒,稀里糊涂地上了马车。开始我还当他带我们去什么地方游玩来着,直到到了城门,我们一行赶上第一拔出了城时我才知道这应该是准备回沧銎国了。当下心头怒起,这到底算什么事,敢情我急巴巴地赶了这许多天的路到了勐猛国,吃了四天的牢饭给了一天的放风时间,然后就结束了我梦寐以求的国外之旅?

我正准备问问齐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突然马车加快了速度,我差点没随着惯性给摔了出去,媚儿忙一把拉住了我,两人便双双摔在车内的软榻上,车外张焘一边赶车一边扬声道:“两位姑娘可扶着稳桩坐好了,可别摔了出去。”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齐磊呢?他在哪里我得问问他。我扶着车内的稳桩来到车窗前掀了布帘子望外看去,只见原来同齐磊一块出来的众人自出城之后就弃了那些马车,如今一个个冷凌着脸护在我这马车的周围,真有事发生了!

“齐爷!齐爷!”我没见到齐磊心头泛上一丝不安,忙扬声唤道。

“乐儿我在这,有事么?”齐磊打前头策马跑了过来,又掉了马头与我的马车并排急行,一边问道。

我扶着稳桩努力保持着身形的平衡,一边冲他问道:“这是为何,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的,一点小问题休要担心,你同媚儿放下帘子不要坐在窗口,到软榻上安置好自个,我就在外面不用怕。”齐磊高声交待我一些注意事项,完了还给我一个安抚的微笑。

“嗯!”我冲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便照着他的指示放下了帘子,摇晃着回到软榻上拥紧了媚儿僵硬的身体,安抚她道:“齐爷说了,只是遇到一点小事儿,你休要担心咱们会没事的。”媚儿在我怀里颤栗着,不过还是紧咬着下唇使劲点了点头。我心里亦清楚地知道,齐磊嘴里的小问题或许就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件。

我知道来时离古城两天的路程就到了同沧銎国交界的镀银山,如果能在意外发生前赶到那里许就没事了。因为那里虽然地处两国交界抢匪众多,但毕竟离沧銎国的地盘不远了,来时亦听齐磊说过驻守这里的还是沧銎国鼎鼎有名的熠家军,想来只要能快速赶到那里许是安全就有保障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困境(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