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7章: 困境(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7章 困境(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扶着摇晃的车厢正准备寻个合适的地儿往下跳时,不想打侧面一人闪身跃上车来将我一把掠了过去,随即听到一声利器入肉的闷响,掠了我的人发出一声闷哼便携了我一同滚下山去。

沉沉醒来已近日暮,全身如散了架般痛得要命,额前粘稠稠的,用手扫了一把竟沾了满手的血,有片刻的恍惚,慢慢起了身静坐了片刻所有记忆便似快镜在脑中回放了一遍。这才想起方才与我一起坠下山来的还有一人,是他救了我。

想到这里我便四下打量起来,这才发现我如今所处之地前临深涧,背依绝壁,两侧山崖回抱,如今我置身的危岩俯可察谷中一草一石,仰可望镀银山秀峰,想是我们所坠之地应是半山部分。强撑着站了起来又仔细检查了周身一遍,除了表皮被荆棘跟砾石割伤了外倒也没有别的不适。心想他许是也坠在这不远的地方,便仔细在周围找寻起来。

可奇怪的是这危岩方寸之地竟是找不到他,难道是他已经掉下去了吗?正自心里难过突然发现泥灰岩上有一路的血迹延伸至前方不远的灌木丛中,循着血迹一路寻去,没想到这灌木丛之后竟然是一个极为隐蔽的洞穴,随着那明显被人踩压过的灌木进入洞内之后这才发现,这个洞竟是一处兼了望又可庇护并可远离被袭击危险的理想生境,加之洞前灌木丛生,洞顶又有千年栎树的庇护,更增强了洞穴的隐蔽性真是个绝好的避难所在。在原地立了片刻,让眼睛适应了洞穴内的昏暗,再仔细察看洞内时仍是没有半个人影。不由奇怪救我的那人难道平空消失了不成?

“啊……”我正自盼顾间突然洞穴深处传来一男子如困兽般的嘶喊声。

是他!是救我的人。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提了裙摆摸索着往里找去,一边扬声呼唤道:“恩公,可是你在里面么?”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呼声从不远处传来,我加快了步伐转过洞内倒挂的石钟乳,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由“啊!”地惊呼出声。

一个半裸了上身肌肉纠结的男子正披散着头发,他双手半撑在地上,一只手里正拿着一支断箭,想是刚从后背拔出来的,因为从我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他背后有个鸡蛋大的伤疤正不停往外冒着浓黑的液体。

听到我的惊呼声他缓缓回过头来,外界的夕阳随着他上方山体的缺口如光柱般照射在他俊美如神抵般的面孔上,苍白而冰硬五官的让人感受不到他有活人的温度,在他冷冽的盯视下我的脚步挪不开半步,就在我惶惶不知所措时他就那么没有预警地倒了下去。

“啊!”我再次惊呼出声,用手抚上跳动得厉害的心脏,强自镇定了一会这才想起得去救人。

急步走到那男子身前,撕了裙摆想替他包扎,可当我费力地把他翻过身去以后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原来那射入他体内的箭不仅带了倒钩还淬了毒,适才他强行拔箭时竟是连皮带肉的将后背的肌肉也硬生生地拔了出来,如今伤口不停流出的血液不但浓黑还带有一股恶心的腥臭味,闻着我心里一阵反胃。

想到如不是他替我挡了这一箭如今受这罪的可就是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要救我,但毕竟是承了人家的情,没的理由这会子甩手走人,再说如今的现状只怕是我想走也未必走得了。

想到这里便强抑了恶心,凭着所知不多的那点常识俯身替他吸毒,也不知过了多久,吸得我的嘴都麻了,才见吸出来的血液慢慢转红,虽然仍带着股腥味但不再是乌黑恶臭,想是应该差不多了,一整天折腾下来我也精疲力竭,便用裙摆替他草草包扎了一下。

头晕沉沉的,嘴里一阵阵发麻,但我仍强撑着在这洞穴之内寻找水源,虽然浑浑噩噩的,但我心里仍很明白,要是不能找到水源净口只怕救人不成自个的命也搭在这里了。也算是自个命大,摸索着在洞内兜了一圈后竟然让我在洞内发现了一条地下河,欣喜之下我仍是仔细地净了口,然后在饥饿的驱使下又喝了一肚子的水,便疲惫不堪地席地而眠睡得不省人事了。

再次醒来时就着洞内昏暗的亮光知是白昼了,突然想起昨天那男子来也不知死了没有便想着去看看,这才发觉昨儿太累竟然睡在地下河边,想是受了伤又沾了湿气,现在全身酸痛得厉害,头也晕沉沉的还似有些发烧,不过我仍是挣扎着起了身。缓步来到另一处洞穴,远远地见了那男子仍是裸了上身睡在原地,这才想起昨儿太乏竟忘了替他穿上衣裳,叫了两声“恩公”也不见他有何反应,心想不是死了吧。

麻着胆子近得前去方听到他极为粗重的呼吸声,这才知道他还活着,不由松了口气便仔细替他检查了一下伤口。许是睡在地上冰凉的缘故伤口倒是没有渗太多的血出来,只是他通体滚烫如火灼一般,面上也覆上一层极不正常的红晕,衬得他如同雕刻般的五官柔和了不少。

盯着这陌生男子俊朗的五官不由在心里感叹,如此俊伟的男子要死了还真有几分可惜,便将他的袍子拣了回来,本想替他穿上,可将那那袍子拿在手里时瞅着却觉得甚是眼熟,细想片刻这才想起他的装扮跟那些劫匪倒是如出一辙,不由又在心里感叹,想不到这人瞧着生得俊朗却不走正途,偏偏干的是打家劫舍的勾当,真是枉费了一幅好皮囊。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的事就是,既是为财舍命救我却又是为了哪般?真是个怪人,看来这其中缘由也只有等他活过来才能明白。

摇了摇头我不再作无谓的猜想,费了半天的劲替他套上袍子,又撕了块裙摆去沾了些凉水替他敷在额上。虽然我自个如今也是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但肚子不停的鸣叫提示我已经有一天未进食了,求生的本能驱使我挣扎着出洞寻找果腹的东西。

好在这山洞附近倒是有甚多的野果,便随手采了几个张嘴待吃,突然想到也不知有没有毒便拔了头上的银簪试了试,看银簪有无变色,虽然不知道这种试毒方式是否管用,不过这会也顾不上那多,便一口气连吃了六个野果才有了饱感。

……本章完结,下一章“ 匪男(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