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89章: 匪男(二)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89章 匪男(二)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没错,可鬼知道你救我又是安的什么心。再说了,你如今活蹦乱跳的不也是我的功劳么,要没我昨儿你早让这蛇咬死了,今日里哪里还有命来分我的蛇汤。”我一手环了那个破罐在怀里另一手指着那他,也不知是饿的还是被这匪男气的,全身不停地颤抖,又摇晃了那已然见底的破罐我益发气愤地说:“是我让你喝的没错,但我是说‘你先喝’没说让你喝完啦,你不会听人话的么。”

那匪男也被我一席话噎得面上又冷了几分,恨声道:“不就几口汤么,你再聒噪爷今天就结果了你。”

“不就几口汤?哈!哈哈!”我被这匪男气得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连连冷笑道:“你可知道连今儿算都是第三天了,姑娘我粒米未沾还将那几口汤省着让你先喝,你说得倒是轻巧,有本事你也给我弄一锅来呀!”

我已经被饥饿折磨得快发狂了哪里还顾得上他的威胁,突然“嘭”的一声我原本好好儿拿在手上的破罐又碎成几块掉在地上,握着破罐的手也一阵发麻,虎口还让破碎的陶片割出一道细长的口子立时有鲜血冒了出来,我被这莫明的变故惊呆了怔在当地。

“我说过了,你要再聒噪过没完下次碎的可就是你的脑袋了。”一直靠在墙边也没见怎么样动作的匪男恨恨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嘣道:“现在,你离我远点儿,别妨碍爷休息。”说完那匪男自顾躺了下去也不再理会我。

我胸部急剧地起伏,在脑中臆想了无数种置他于死地的方式,真想冲上去揍得他满地找牙,不过理智告诉我不能鲁莽行事,对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匪徒,我真想有什么动作的话只怕还未到他身边自个就先挂了。

虽说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但当前还是保全了小命要紧。深呼吸!闭上双眼反复做了几次深呼吸,终将胸中那口恶气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找了块碎布胡乱地将自个的手包扎了一下,腹内如战鼓般响个过停,无奈地取了个先前摘的山果泄愤似地狠狠咬了下去,虽然酸涩难吃仍是强咽了下去。

勉强吃了几个山果,见那匪男也没了动静似睡着了,心里暗自盘算原先没想过自个先走是因为他救了我,如今见那架势要再不走的话,搞不好这个匪男一时不高兴将我结果了都指不定,看样子还得寻个机会先溜了的好。

心里打定了主意吃得饱了我也就不再闲着,于是便起身又随着那地下河往那山谷走去,心里想道或许顺着那深潭的水往下游流去的方向也许能走出生天也指不定。

去到昨儿找到的山谷,顺着水源走了几里路光景,接下来的地形让我泄气不已,原来这里又出现一个断层,水源到了这里便形成第二道瀑布,且落差极大是无论如何也没法顺这条路走下去的,无奈只得回头。

回到先前的山谷时天色已是不早,想起先前打的地铺儿让匪男占了,如今还得替自己再张罗个住处,于是用匕首在山谷里割了些疯长的野草,又找了些枯枝当夜里用的柴火,这才担着跌跌撞撞地回到山洞里。

那男子已经醒了半靠在墙上,见到我回来似有些惊愕,不过却也不曾出声。我在离他远远的地方替自己做了个窝,虽然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鸟,但比着黑夜里那些不知名的东西来对着他还是让人安心了许多,所以也不敢离他太远。

当我拆了先前另一个用来做包袱的粗棉土布准备做床单时,不由打心里乐开了花,今天被这匪男气了一天竟然忘了昨儿寻回来的另一个包袱,里面装的尽是齐磊替我同媚儿准备旅途解闷的零嘴小食。尽管心里兴奋得要死,可面上仍不动声色,将小窝收拾好了又替自个生了堆火才待睡下,却听得匪男在那端冷声道:“过来,替我也生个火,弄些儿吃的过来。”

弄些儿吃的过来,说得轻巧,还真当我是变魔术的会变不成。尽管心里不停地腹诽那匪男,不过面上却不敢得罪他。抓了几个山果远远儿扔了过去,没好气地道:“只有这个再没其他的了,再说吃饭的家伙不是已经被你砸了么,也没得办法张罗其他的吃食,你将就罢。”

匪男也不出声,接了山果便默默是啃了起来,替他也生了堆火我便回到自个的窝里,用背对着他偷偷地享受我的美食,也不敢弄出半点响动。过了一会那匪男吃过山果后也躺下了,凝神听了半响直到再没听到有其他的动静,我也吃得饱了便放心入梦了。

“为何要如此待我!为何……”半夜里好梦正酣,正梦到齐磊备了满桌的酒菜招呼我吃喝,不想就被匪男的呓语惊醒。心里窝了一肚子火本待不理,又听得匪男断断续续道:“求你……不要……离开,求你……”

这下我彻底清醒过来,突然领悟到原来昨日夜里匪男抓着我的手所说的那番话,并不是对我说的而是把我当成某人了。真想不到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居然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入的歧途?人说女人的想像力都是超丰富的,我想这话一点不假,自个假想了匪男无数种凄惨的身世后,也觉得他没了先前的可恶,对他反而多了些莫明的同情。

终是忍不住起身来到他面前,只见匪男双眼紧闭用手环了自个,周身不住地发抖。就着跳跃的火光仔细察看了他一下,才发现匪男的面色红得可疑,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竟然又如火灼般的烫人。真是见鬼了,白天不还好好儿吗,怎的到了夜里又是这付模样。

见他明明发着高烧却不停地发抖我也没了主意,突然想起一直揣在我身上的青花瓷瓶里面还有些药丸,想着昨儿喂他吃了后也没见他有什么不适,便又倒了两丸强塞进他嘴里,起身又将火烧得旺了些,便在他身边仔细观察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匪男(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