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目录] > 第97章: 往事(一)

《爱在穿越后 (大结局)》

第97章 往事(一)

阡上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侉夫如此表情我也多了分好奇,难不成这墨玉真是甚么了不得的稀罕之物?背后亦有什么不寻常的故事?想到这里当下便勉强坐起斜倚在床头对侉夫道:“老伯若是有此兴趣就请说罢,要说听故事小女子倒是素来喜欢。”

侉夫见我坐好又递来一粒药丸,我接过吃了,侉夫这才深吸了口气娓娓道来:“二十五年前,勐猛与沧銎两国在周围储国中最是强大,两国为争霸主之位常有战火。如此一来与勐猛、沧銎两国成鼎力之势的朝葛小国便成了勐猛、沧銎两国争相拉拢的对象,当时沧銎国的的太子更是亲赴朝葛求亲,朝葛汗王欣然同意,当即命令除年幼的两位公主外其他五位公主均得上殿一展长才,任凭太子挑选属意人选。太子与众公主相见之下即为朝葛的圣女卓雅公主的容貌才情而倾倒,而卓雅公主亦为太子的龙凤之姿所折服,两人便一见钟情,但因卓雅公主身为朝葛圣女,务必得完成圣女交接仪式后方得成婚,所以太子便先行回国准备迎娶事项。”

说到这里侉夫回到桌边替自个斟了杯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后他似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立在当地却不再有其他动作,看来这个故事还挺长的,知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自个的思路,我也就不打断他在一旁耐心等候他接着说下去。

只是他刚才所说的卓雅原来是身份尊贵的公主吗?既然卓雅与妙音师太身为朝葛的金枝玉叶,最后怎么会沦落到一个客死异乡另一个循入空门,双双得了个如此凄惨的下场呢?而侉夫又是何人,怎么会对此事了解得如此详尽呢,他与妙音师太姐妹又有何关系?想到这里我便有些按捺不住了,正准备催促他往下说时,侉夫倒是自个又开口接着说起来了。

“汗王未能等到公主大婚便突然病故了,汗王的大儿子伯瞽当上了朝葛的新汗王。沧銎国闻老汗王突然病故新汗王登基恐事出有变,便派出使节带了重礼前来祝贺新王登基及确定婚期。新登汗王之位的伯瞽一口应承了婚期,但有个条件,便是要沧銎太子亲自前往缔结盟约。沧銎立时应诺,到了迎娶之期太子便亲自率队欣然前往。谁知道到了朝葛之后伯瞽假意设宴款待,席间下毒于太子酒水,将太子一众全归于监下。原来伯瞽于登基之前便得了勐猛国不少好处,对老汗王与沧銎建交甚是不满,为此曾多次进言于老汗王舍沧銎近勐猛均被训斥,如今他既已登基自然便会照着与勐猛国先前约定的那般,两国缔结联盟成夹角之势联合对付沧銎,而被扣押在手的太子则是个绝好牵制沧銎的棋子。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卓雅公主早已心系太子,为了太子不仅擅用神器且又用圣女之血解了太子所中蛊毒,更私自派人替太子送密函回沧銎,意在让人前来接应太子回国。”说到此处侉夫似有些激动,便又替自己斟了杯茶借以平复自个的情绪。

听了这许多我不由在心里暗叹,古往今来无论男女唯这“情”字一关最是难过,卓雅身为朝葛公主却私放了沧銎的太子,于公来说这是通敌叛国,但于私来说她不过是救了自己的丈夫,说来说去这都是新汗王出尔反尔而逼得她作出的不得已的选择。突然想起那日在庵里听妙音师太曾边哭边道:“老天怜你倾情一生却换了个红颜祸水的骂名,老天知国破家亡非你之过,是时事弄人,而你只是个为世人担尽浊名的可怜的人。”如果说朝葛竟是因此事而遭遇灭国之灾,却也不能不说是卓雅公主的错了,当下便忍不住追问道:“后来又如何了呢?”

侉夫见我问起便放茶杯又接着道:“沧銎的太子竟是极有谋略之人,他借公主之手送出去的密函中早有周密的安排,自个虽然奇毒已解但仍装出一副毒入七脉的假象,沧銎方面一边假意派出特使与勐猛国斡旋协商暂停战火,一边又故意派出特使带上厚礼前往朝葛协商,说是愿以城池换取太子安危,暗里却兵分两路,一路重兵悄然前往朝葛另一路重兵则囤于勐猛国的边境。伯瞽闻特使所言甚是得意,竟未提防早已奇毒得解的太子,不想反尔轻易落入太子之手。于是沧銎几乎未费吹灰之力便一举拿下朝葛,并出其不意地两路兵马以夹角之势直指勐猛国,至此勐猛国左右受敌深受重创,大败于沧銎国,而沧銎国也因此一役成为各国间的霸主。”

“朝葛既遭灭国,那卓雅公主后来又如何了。”我对各国间的霸主之争毫无兴趣,只一味在心里担心卓雅的命运。虽说卓雅救沧銎的太子于情来说并未有什么不对,但于国家的立场来说确实是导致灭国的主因,因此我非常担心遭逢灭国之灾的卓雅又该如何自处。

侉夫看了我一眼起身来至窗前,望着窗外已显暮色的天空,长吁了一口气接着道:“朝葛遭灭国之时公主后悔不已,她既恨自己不该顾及儿女私情导至朝葛遭遇灭国之灾,亦恨沧銎太子不遵从当初不将战火祸及朝葛的约定,本想一死以谢天下,但沧銎太子以伯瞽及其余皇室成员的性命相要胁将公主带回了沧銎。”

听侉夫说到此处我不由打断道:“当初太子既已承诺公主不将战火祸及朝葛,最终失信于公主反而灭了朝葛,就算是断了自个同公主的情份,既是如此即便再强带了公主回沧銎只怕也是前情难追了。”

侉夫听我所言转头望向我无言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道:“姑娘说的极是,虽然太子最终为修复同公主的感情而放了伯瞽同众皇室成员,让他们迁至朝葛腹地空迈,并准予他们保留朝葛国号以沧銎国附属国的形式存在,但对于公主来说,与太子同回沧銎却不再是因为爱,而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往事(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