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1章:引子

《长风映月》

第1章引子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的目光透过岁月的雾岚,隐在此间的时空窥视泛黄的历史。越过黄浦江上呜咽的鸥鸣与汽笛声,我模糊地看到了那个风雨前夕的清晨……

那时候宣姑姑不姓宣,她姓林。

【正文】

第一部:清风破月花弄影

青灰色的下弦月缓缓沉向地平线,上海租界福开森路,一幢影影绰绰的花园洋房和一株株枝叶婆娑的法国梧桐,尚笼在幽蒙蒙的晨雾之中。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静谧的晓色,洋房二楼的卧室内,惨叫声倏忽变成嘤嘤挣扎,一位小脚老妈子将冒着药热的手巾死死捂在挣扎者的口鼻上,手巾下的挣扎之声渐弱渐熄,老妈子额间渗出豆大汗珠,头也不回地唤身后小丫头:“玉灯儿。”

老远的门口,玉灯儿托着氤氲冒热气的铜盆子怯怯立着,不听见唤她,只恓惶地望着大铜床,脂光粉艳的绸被绸枕堆云腾雾,上面雪白地卧着一位女子,不知因何脱得那么精光,一束小腰,细的几乎可怜。

实不知这女子为何横心求死,一再奔窗口跳楼,以至于她和姚嬷嬷两人制她不住,非覆了谜r*才安静。

玉灯儿晓得这是一位女学生,洋学堂女子惯穿的月白小衫与黑褶裙凌乱地散落在地毯上,只不晓得为何撕烂,钮袢四散纷落;也不晓得这位陌生的女学生是夜里几时送到公馆里来;适才离去的四少爷脸上挂了彩,许是给她挠的。

身后叩门声响起,玉灯儿回神,中年女佣在门外款言道:“姚嬷嬷,闵总管来了。”

姚嬷嬷牵绣被给床上女子盖了,拧着小脚过来,将尚在冒热气的手巾丢进玉灯儿铜盆里,正经嘱咐:“守着别要离开,醒来唤我。”

姚嬷嬷去了,玉灯儿轻轻将铜盆放下,犹豫地伸出指尖,拈起地毯上落着的一方白绸,是方才姚嬷嬷从床上抽出来的白床单子,上面凌乱洒了不多的几粒血滴子,一滴、两滴、三滴……猩红触目。

玉灯儿纵然年幼,但是伺候过大户人家的姨太太,撞见过老爷太太的床帏私事,故也晓得这些血滴子的来历,知道床上这位女学生可惜,从今往后,就不再是女儿身了。

闵总管慢条斯理的声音由未关实的门缝漏进来:“楼上这位林小姐,今后就是这公馆的少奶奶,你们好生伺候着,顶好是别出一星点儿的差错。四爷虽与金家订了亲,到底金姓少奶奶还没过门,这林小姐也就不能算作外室,不要有那眼皮儿薄的,高低眼待人。就是目下林小姐有些气性,你们也要耐着些性儿将就她,只要对上四爷的脾性,你们做下人的,有的是好处。”

晨风拂动着窗口的月份牌,一页一页轻轻地翻阅着。

月份牌底下的紫檀柜上,那镶铜描金丝的相框散发着幽幽乌光,相框里的人:一身戎装,灼灼英挺!玉灯儿将眼惶惶移开,仿佛看到的不是一尊人相,乃是四少爷本人。

楼下声音依然漏进来,想是总管吸了一口水烟管,缓慢道:“少奶奶醒来,也该着个伶俐的老妈子说劝说劝,总放谜r*,实不算办法,把脑子弄坏了不是妥处。”

祖籍北方的姚嬷嬷操着圆滑的北腔道:“谁说不是呢您呐,这样想不开也是一时,来这样富贵气派的公馆做少奶奶,哪有个横要寻死的理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清风破月花弄影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