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21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9

《长风映月》

第21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9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儿也不尴尬,好生收了金条。

阖上柜门后,又倚在柜门上不动了,想明日该换个好地方存着吧。

戎长风隔着烟雾看她,小小的身子侧倚在柜子上,像是要在那里生根了。

露台上传来一声细柔的呢喃,是睡鸟的梦呓。

戎长风道:“听听,你的小雀子都睡觉了,你还不睡。”

他这么一说,映月才想起,光忙着发财了,忘了自己的小雀仔,不知玉灯儿可曾给它喂过食儿。

她离开柜子,去露台上瞧,也没有扭开露台上的灯,却也看得见,红铜笼子里,一只小小的珍珠鸟,缩在笼底下不动了。它身上的羽毛,在月光下罩着一层深紫的幽光,像落了一层霜,怪可怜见。

外面传来戎长风的自言自语:“真是个聪明孩子,不大点儿的一个人,倒懂得积蓄黄白,再大就该漂洋过海远走高飞了……”

听他这么一说,她倒心紧了一下,戎长风的眼睛毒着呢!或者还是自己掩饰的不好,给他看透了。

她这么想着,就不声不响走了出来,乖乖上床。

戎长风却皱了眉:“就这样上床么?快洗一把手吧!”

月儿真是肯听话,就去盥洗室,洗完手出来了。

戎长风也看出她今日格外听话,大概是金子使然,道:“好孩子,你总这样肯听话,四爷好东西全是你的,你只管放心!来,快睡吧!”

他胳膊一动,不小心触掉了台灯的扑落,月儿弯身去捡了,还不及给台灯罩好,戎长风的大胳膊就把她弄到了床上。

他身上烫烫的,还不晓得他想干嘛么?

她说:“做晤得。”

戎长风不管她,只冷笑着松她衣钮、褪她缎裤。

他七岁来到上海,沪语听了无数,最细软莫过于怀里这个人的口音,做唔得!又为什么做唔得!

他恨道:“小南蛮子!”

月儿扯着小绸裤不给他脱,他问为啥做晤得,月事来了?月儿不讲,做晤得,反正就是做晤得!

“看,又不听话!”戎长风声音变得温柔,“这是极平常的事,值得又鼓着小脸蛋儿吗?”

开始来时,她怕他,由他摆布,恨死也不敢吭声不敢反抗,如今做大了,十回倒有五回不肯。

向她求欢,百般推脱,然而唯其如此,他才更觉动兴,此时想着她杏仁儿大的小脸和床上扭动的样子,两腿间忍不住就是一热。翻身起来,抱她到床中央,扯落绸衣,按定了,又去摸小裤,月儿力短不能护持,尽管手上极力攥着,经不住他把手衬起了腰,忽地扯了下来,光光润润,肥肥白白的阴户儿露出来了。

她不敢叫,只咻咻喘着气,脸已经潮红,不大点的小下巴,反衬着下面的大xiōng部,他来不及饱看,已经饧成一块,用膝盖分开她两腿,就要攻入。

……本章完结,下一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