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22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1

《长风映月》

第22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1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映月一听,害臊了,腹痛也给这羞臊逼回去些。

偏戎长风没完,又说阮玲玉和东家少爷同居时,只有16岁。

映月再也不愿听了,从他怀里躲出来,自己把着床沿睡了。

戎长风笑着将她揽回来,也识趣不再讲话,大手随意地放在怀中人颈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映月那圈金丝,一面摸着一面闭了眼,半睡未睡间,心里不知想些什么,思绪倒跑到57号去了……

映月觉得颈间怪痒,拿开他手,嗔道:“仔细弄折了!”

已经快要睡过去的他没有听真,半晌才模糊道:“弄折了再买一个给你。”

“你兑钱好了,你买的东西我是不戴的。”

他哼哼了一声,“那你等着,一个子儿再不给你。”

事实上,在经济政策上,戎长风对映月是有限制的,如今的民`国社会已经开放到何种地步他再清楚不过,受过西式教育的女子多有了自我启蒙,让她们乖乖屈服,像笼中鸟一样认命地生活,已经不可能。林映月太过倔强,一旦经济独立必是想入非非,飘洋过海逃到外国去也有可能。就拿之前冲他开枪一事就证明她有多不理智、有多么不懂克制,是想到便要做到的人物,不防可是不行……

他冒着‘不仁不义欺男霸女’的恶名弄到手的人,轻易叫她卷着钱跑了,那才是大笑话!

……

昏黄的月光晕染在帘子外,屋子里的陈设影沉沉地静默着,偶尔的,露台上传来睡鸟轻微的呢喃梦呓,夜越来越深,二人逐渐如梦了……

翌日将近午间,映月才醒来,玉灯儿擎着一只鸡毛掸子,在房间里无声无息地掸衣橱、掸妆台,见她醒来,便去扭开无线电……

无线电里正在播报社会新闻,阮玲玉自杀了。

映月一惊,愣了好久,最后才慢慢缓过来,徐徐下床了。

这是民`国二十四年,透过历史的雾岚我可以看到,许多事件在这一年发生又消弭,血腥冷酷的政治谋杀、缠绵悱恻的爱情悲剧、以及一代名伶的香消玉殒,但是映月明白,这些都不能打乱上海滩的节奏,待雨过天晴,十里洋场依旧是纸醉金迷,夜夜笙歌……

她生来是上海滩的女儿,对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太过惊异,事情发生了,她当一桩市井新闻听一听,怔一怔,不过尔尔……

或者说她个人的经历让她整个人变麻木了,其实麻木了才好,就不会像某些人一样,轻易地选择死,终究死是不好的。

她情愿苟且地活着,一抹轻飘飘的影子似的活着。

`

午后,这抹影子走出小公馆,在绿荫斑驳的梧桐树下叫了洋车,沿着一路喧嚣的市声,去位于静安区的林家公馆。

戎长风早起给奶娘留话,说上学的事,要跟林家老爷太太知会一声才妥。

映月知他刁滑,他是料定父母会反对此事,想借风拦阻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