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25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3

《长风映月》

第25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3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阳响晴,黄包车穿入市声喁喁的弄堂,不知哪户人家的二楼放着唱片,声音从窗户飘散到浮光氤氲的街道上: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她有些触心,仿佛隔了一个世纪不曾到过这里了,此时踏足而来,竟是忽然一片茫然。

茹晓棠乍见她来,也是一愣,到底是欣慰的,忙忙叨叨地请她入室。

她把怀中的油纸包抽出来给小棠:“出门晚,误了盛福记的点心,买了几斤鲜荔给伯母进鲜。”

晓棠嗔她客气什么,执手叫她快坐。

茹晓棠去倒茶的当儿,映月向那挂着淡粉帘子的窗口去。

弄堂里的市井气息扑面而来:对过洋白铁铺的榔头敲得有一搭没一搭,后弄堂深处偶尔飘来一两声胡琴,戏班的女学生咿咿呀呀地吊嗓子,从那弄口望去,仿佛有两个十五六岁的茹晓棠和林映月,散学一起挎了书包走进来,又一起挽臂去照相馆子拍小照……

这熟悉的弄堂啊,自己那姣好的少女生活也是在这里终结的。映月失神地倚着窗框,记忆的洪水泛滥了,当初赴南京投靠古牧师被戎长风半路截到后,他们并没有返回上海,而是径直去了南京,戎长风说不拂她的兴致,陪着到南京散散心,好替她暖痛。

她当时呆呆的,知道自己眼圈红了,心在一截一截向地狱沉下去,灵魂煞煞远去,留下一截尸身呆在那里。

到南京,回上海,她皆如木偶,回到家,姆妈反倒比之前哭得凄厉,眼泪如抛沙一般。不晓得前世造了什么孽,女儿给人家做小。

奶娘也眼泪涟涟,独她沉沉呆坐不言语也不哭,直到那时候,十六岁的她才明白,过度的悲伤人,看上去会是无动于衷的。

她无动于衷地看罗副官陆陆续续送来的红绸红衣红鞋,无动于衷地任凭奶娘给她试衣又剥鞋,直至初八日傍晚才忽然象疯了心,冒着大雨雇了黄包车向茹晓棠的弄堂赶去,是在半道上遇到撑着油纸伞匆匆回家的茹晓棠的,她几乎跌向茹晓棠的胳臂上,紧紧抓着茹晓棠的手臂,泪和雨一起流着,声音惨厉:“小棠,我做姨太太了……”

“晓棠,我做姨太太了!”

只这样一句话,她自己都听的那样惨烈!于她来说,人生的光彩在那葱茏的十六岁就向她宣告了终结。她哪怕既不要名士,也不要达官,只希望一个老老实实,没有家室,身体健康,能以正式原配夫人之礼待她的男子;哪怕是个穷儒,只要给她正室的名分,让她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就满足了;这也完全不可能了……

她在大雨地里哭得地动山摇,最后顺墙滑坐了下去。当第二天戎长风来领她走时,奶娘急的团团转,她眼皮上的红肿敷了一盒粉都盖不住……

?

茹晓棠沏了茶来,她回转神,接过茶不去喝,看着茶盏里游弋的绿叶说戎长风允她去读书。

不想茹晓棠却叹息,说:“映月,我退学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