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26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4

《长风映月》

第26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4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映月不解,别过仅仅半月时间,晓棠怎么就……

茹晓棠苦笑,原来,她的父亲破了产,上下又有正妻和姨太太生的少爷们要养活,对于她这位外宅的小姐,只供生计已很不易,哪里供得起读书。

映月闻此,甚为惋惜,没有密友陪伴,读书也索然了,说:“你好歹要把这个学期念罢才该退啊!”

茹晓棠说:“话是这么说,可家里离不开我。”

见映月不解,茹晓棠照那下着卷帘的内室抬了抬下巴颏,说:“她病了。”

茹晓棠在儿时是唤正室太太叫亲娘的,弄到后来就不知怎样唤自己真正的亲妈了,只是‘她’字替了。

“什么病?”

“肺上的毛病。”

“你父亲怎么说?”

茹晓棠冷笑,道:“自生自灭!”

映月心中一寒,再也说不出话来,茹家父亲自然不至于实口这么说过,但总归意思也是这样罢,一个破了产的人,自顾尚且不暇,顾得了一个弃妇!

娶妻娶德,选妾选色,姨太太以色事人,能有几时好?她深深喟叹。

这时里间咳嗽声起,茹晓棠进去照应,等静下来方才出来,本来要说什么,却看见映月满脸倦容,不由道:“月儿,你不大精神吗?”

映月也知道自己神色萎靡,却是不便诉苦,含糊说夜里睡不好。

她也确是夜里没睡好,戎长风正在盛年,自然床`事多,况他又是世家子弟,深谙风月。这最是不堪,她人小身子小,便是戎长风轻手轻脚曲意爱护,也依然觉得大象身下压小猫,是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半年了,她在这种事上一点不能适应,经常事毕都珠泪连连,腹痛难忍。搞得戎长风常常尽兴之后便是败兴,这种时候一点不愿加好话给她,甚至冲她发脾气,斥说他已经小心又小心,再疼只有算了不做了。

他有时候也轻言细语跟她说几句话:你就一心嫌着我吧,做晤得,做晤得,你心里越是推脱,那个地方就越干,不疼才怪!

他近来买了药,在事前涂抹,但那种药最是要不得,正正经经的女儿家,叫人塞了油腻腻的药剂到那里边,活活羞死。

因为这个,她也不能不想着有朝一日走人,这些药叫她越发觉得床上的事尽是下流,自己整个儿就是给阔少爷暖身的姘头……

她神色清凄地望着水中绿汪汪的茶叶,越发觉得重返学堂也意味阑珊了。

这时里屋又传来嗽声,肺病最不讨喜,虽然映月不见得怕传染,到底做主人的多心,茹晓棠拿了手袋说:“出去走走吧,顺带我去买些止喘的药剂来。”

二人步行由弄堂出来,都没什么话好说,信步而行,渐渐行到金陵中路的热闹所在,人多,不免有些拥挤,一辆汽车在身后叭叭按着车笛。

映月和茹晓棠避到边上去,怎料擦身驶过去的竟是戎长风的汽车,由敞亮的车窗望进去,里边坐着一位摩登时尚的妙龄女子,戴着白俄女人的帽子,红唇殷殷,芙蓉满面。

茹晓棠不由纳罕,道:“这是什么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1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