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39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27

《长风映月》

第39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27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狄总管晓得跟不上年轻人的趟,到底心中作急,一路地说下去,先是攀旧情,说那爷跟如夫人的父亲林老爷是世交。

此言被敲门进来的罗副官恰恰听到,想这老者算是犯了四爷的忌讳,不晓得这‘如夫人’‘姨太太’之类的称谓可是当着四爷称不得。

少奶奶憎那偏房的名分,连带四爷也敏感,他从不提姨太太这仨字,说差也没有那么说过,这种称谓在小公馆就是人人心知肚明的禁语。

好在狄总管究竟词穷,缩口不言了,钱能通神,还是叫钱替他说话罢。

描金大箱子在地上放着,那宅上讲究的宝贝全在里边了,只要能救出独子性命,要老太爷的脑袋也不含糊。

左金义有眼色,推说近来白银市场看跌,约了人在老城隍庙分析行情,先行告退。

左金义走后,罗副官大有深意地呈上一份新到的卷宗,戎长风见他神色有异,便加心去看了看,原来卷宗文件上是刚刚送来的审讯内容,头里就是那全爷那贝额的情况,竟压根儿不是什么党派人士,只是恰恰昨夜醉了酒误入了包房。

戎长风心中有数了,将文件合上向桌面一丢。

这个动作很平常,可罗副官却明白了,他是不会当下答应狄老者放人的,这一回倒是非卖林父一个面子不可。

他的做派通常如此,不可能叫顺手人情从他手上轻易跑过。

罗副官退出后,狄老者一样一样地献宝,在戎长风桌上摊开七八套的锦盒与檀木匣,里边是些古玉、字画、元丝、锞子,还有佛像,牙雕,甚至将大捆的套模葫芦、澄泥蛐蛐罐也带来了。

这还不够,最后又由袖内取出一只绸包,打开绸包,里边是黄澄澄的小金鱼。

“四少爷,您上眼,”狄老者小心地炼词:“这是咱们那爷府上存了上百年的宝,不是今儿孝敬您,我老朽这辈子怕是没福气看上一眼。”

戎长风一直看着老者将宝贝一件件轻轻捧出来,一件件放好。

直至老者开口,他莞尔了。

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推开那些小黄鱼,“抱歉的很!”

他道:“若说全少爷不在我这里,那是托词,可是事关军机,无法通融,原因不便讲,老先生意会即可!军法苛酷,营私舞弊乃是掉脑袋的大罪,那爷的吩咐,晚生恕难从命!”

他的北平腔里带一点斯文的海派口音,语速不急也不缓,直把一个狄老先生说的脸刷地灰了。

几乎就要给他下跪,这时候门外却传来敲门声。

罗副官跟了戎长风数年,戎长风把他的敲门声也辨透了,急事是一种敲发,缓事又是一种敲发,虽然别人听来都是一样的沉稳而平常,但戎长风却能立刻辨出缓重。

“什么事?”他连‘进来’都没喊,直接问什么事,不知为何,心上忽然一紧。

罗副官进来,看眼狄老者,也顾不得回避,说:“少奶奶出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姣花软玉弄眠床 2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