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长风映月 [目录] > 第65章:朦胧月下月朦胧 8

《长风映月》

第65章朦胧月下月朦胧 8

利百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把脉的当儿,月儿轻轻偎着姆妈,对面墙上的字画是张大千的老虎立轴,画面上枯松倒挂、怪石嶙峋,一只斑斓猛虎迎风长啸,煞然下界,有如一头活虎扑面而来,月儿猛地一颤,倒将林太太失了一惊。

“莫非打冷子么?”林太太忙挝过她的手来握了握,手指并不发凉,又要去额间试温,月儿却回神了,缓缓抽回了手。情知自己身子委实虚脱的紧,不然不能白日生癔症。

林老爷倒不在意,一意诊脉,逆料病情如此顽固乃心思过重所致,取了桂眼大的圆药一丸,唤来奶娘,吩咐将药丸用温黄酒研开,趁热送下,略可安神。

月儿见诊断已毕,便要别过父母同奶娘一同退出,起身时,林太太说:“看帕子掉了。”

她还不曾听真,早有丫头蹲身拈起递与她。

她接过,慢慢纳于袖中,手迟脚慢,精神甚是不济。

林太太见状不由摇首,看着她与奶娘一前一后出门,又一前一后由窗下离去,不由叹道:“近来总是不肯言语,这样子,怕是又起了糊涂心事。”

林太太明白,但凡女儿不言不语不吭声,必是心上拿了真主意。可是这些个主意最是要不得,做母亲的实在不可坐视不管。

夜间临睡前,林太太去月儿闺房探视,月儿正倚在眠床上服药,见她进来,轻轻唤了声姆妈。

林太太说只管喝药罢,起来作甚么。又见药钵中药粒囫囵,便拿过来重新用银匙研化一遍,方才叫她服下。

服过药,丫头捧了温水伺候漱口,又端来沐盆伺候净手净面。洗漱停妥,林太太坐在床头替她将小衣纽子系好,又牵被子将腹部掩了以免受凉.末后将女儿搂在怀里抚摸片刻,说:“你是给我惯娇的,动辄使性子,可是这回不能胡闹,听姆妈一句,可好?”

月儿自然晓得姆妈所指,只是不吭声。

姆妈款言道:“诚然姨太太是条坏路,却也要从一而终才是,纵然不甘心,到底该讲究个贞节,于妇人来说,这是大于天的道理。若是由着性子胡闹,就实在不是聪明人的作为……”

这些话自然语重心长,月儿只是听不进,她晓得戎长风就要来了,这是谁也不能有的预感,并且预知不会再远,就在明日。

她的预知丝毫不差,戎长风就是第二日返沪的,罗副官在接到南京电报后,一早去车站迎候,此次四爷返沪,并非公开的行程。只带着几名贴身护卫悄然归来,其用意罗副官明白,是不愿太受关注,也是想在纷忙多日的情况下腾出空间休憩调整一时。

火车抵沪是早间,四爷披着戎装,夹着雪茄,由车上走下来,罗副官还不曾近前,就有旅客先行认出四爷,忙忙凑上去作揖奉承,说:“四爷恭喜,恭喜四爷。”

四爷微笑着点头,说:“好,好。”

虽然轻车简从,官架子却还是显而易见,看得出仕途得意,走时的不快多少是削减一些了。

还没上汽车,便问皮二的事什么情况,罗副官说一点蛛丝马迹没有查出,不过调查仍在进行。又说皮家那边只当二小姐是自裁,恸心之余倒不曾来闹事。

四爷算是放心,接着问少奶奶回来了罢。

这个少奶奶自然不是金姓少奶奶。

……本章完结,下一章“朦胧月下月朦胧 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