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心锁 [目录] > 第10章: 钱债肉偿吧 (十)

《心锁》

第10章 钱债肉偿吧 (十)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照片上别墅外墙被涂成俗气的砖红色。不用实地查看就知道这是因为想省钱,没有用最好的防水漆,也没有调出更好看、更适合这别墅风格的颜色。而且这种漆还会腐蚀建筑物表面,在恶劣天气状况下就更糟糕……与其涂了漆,还不如保持原貌。

他把照片丢在桌上,看了看资料中的地址。

地理位置在这城中倒是一等一的好。

·

·

·

·

索锁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

姥姥叫她起床的时候她还在做梦呢。

梦里阳光灿烂,退了好大的潮,她拿着网兜在沙滩上捡鲍鱼……捡不完的鲍鱼,恨不得一手抓五个,扔进网兜里来……笑的醒了。

她白天补眠总是睡的很浅。今天不知怎么了,不但睡的特别沉,梦也做的很好。

哪怕醒来是一场空,她至少是翘着嘴角睁开眼的。

她拥着被子坐在床上还在微笑,全身都暖意融融的。

索锁的卧室在阁楼上,只有屋顶上一个小窗子,常年不开,总是暗的。这也符合她昼伏夜出的习惯。

她一看时间已经两点,打着滚儿从床上下来,先去洗了个澡,把自己从上到下弄了个干干净净,换上黑色的长裤、雪白的衬衫,戴上帽子将头发都塞进去,并且用精细的发卡别住。等下去到她那整洁的厨房里,她将围裙一围,目光清点着操作台上那些食材——她要用这些食材,在晚上七点之前,准备好一桌价值不菲、品质一流的酒席。

这桌酒席是客人在一个月之前就预定的,听说是为庆祝父亲六十六岁的生日。本地有“六十六,一刀肉”的说法。父亲六十六的生日,做女儿的要割一刀肉孝敬老人,就是体之发肤、受之父母,当回馈养育之恩的意思。现在,不兴只来一刀肉,还要来一桌席面。

索锁看着操作台上的杏鲍菇发了会儿呆。

“锁锁?”姥姥在门口,见索锁出神,叫她。

索锁在厨房里开始工作的时候,不喜欢任何人进来打扰她。就算是姥姥,还有等下会来给她帮忙的小虎也是这样。负责做侍应生工作的小虎,也只能在窗口端走食物。

索锁看姥姥。

“围裙没系好。”姥姥提醒她。

索锁系好围裙。

今天有点神不守舍的。

“姥姥,我来了!”小虎跑进来。帅气高大的一个小伙子,身体仿佛有干瘦枯萎的姥姥两倍大,眉清目秀的,脸色极好,好像把白天的阳光都吸足了,专门在晚上释放出来似的。他攀着姥姥的肩膀,对头都没抬的索锁叫了声“锁锁姐”!

索锁瞅了他一眼,说:“洗澡换衣服去。”

“好。”小虎笑着,从他随身的大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放在操作台上,“生日快乐。”

他说完就走了,姥姥也走了。

索锁停下手来,看着那个淡绿色的小盒子。

不用打开也知道是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钱债肉偿吧 (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