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心锁 [目录] > 第6章: 钱债肉偿吧 (六)

《心锁》

第6章 钱债肉偿吧 (六)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彭因坦看到那沾了水的盒子底儿,索锁就那么半点儿不在乎的抱着,难怪她一身衣服脏兮兮的。

他说:“我是她债主,不是小工。”

“嘿!锁锁,这小子什么意思呀?”黑胖老头一听这话立刻黑了半拉胖脸,不乐意地斜眼瞟了彭因坦一眼。

索锁理也没理这俩男人,一转头将烟蒂吐在地上,还燃着的烟蒂被地上的水迅速浸湿了,她碾一脚,说声“走了,扫干净啊”,就抱着盒子离开。

“明天要什么啊?”黑胖老头挠着耳朵,盯着手里这张纸片。再斜了彭因坦一眼,这一回就更不那么友好了。

“明天不定来,我晚上再打电话。”索锁说。

彭因坦照旧跟在她身后往回走。

泡沫盒子叠起来,正好到索锁的下巴颏儿处,让她显得又矮又瘦。

彭因坦也不知怎么了,抢先两步走到她前面去,话也没有开口说,就从她手里要拿过泡沫盒子来。

“你干嘛?”索锁躲开了。

她身上有浓烈的烟味。

彭因坦立刻想起她刚刚抽的是哈德门……本地老牌子,不是什么好烟。

她眼神戒备而寒冷,躲开他,往前走。

彭因坦忍不住说:“我一大男人空手跟在你身后,不好看。”

索锁吹了口气。额前刘海儿被吹起来一多半,剩下的一小半湿了,黏在额头上。

“那你离我远点儿。”索锁几步就把彭因坦甩开了。

彭因坦站下。

嘈杂繁忙的海鲜市场,卸货、上货、吆喝……各种声音比海浪声还要高阔。他从没有在这个时间来到这样一个地方,既觉得格格不入,又觉得有些新鲜。

等彭因坦走出来,索锁已经把泡沫盒子放在了车斗里。

“我坐哪儿?”彭因坦见索锁坐上摩托车,好像当他不存在了,忙问。

索锁戴上头盔,看也不看他,一脚踩下去。

彭因坦那个“不妙”的念头还没完全闪过脑海,就见索锁骑着摩托车仿佛腾云驾雾一般离开了。

彭因坦掐着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竟没返过神来。

待反应过来,就来了句京骂。

嘈杂的海鲜市场里,吆二喝三的粗人们多了去了,他的这句脏话都显得孱弱。

突然一辆白色的小货车从他面前掠过,脏水飞溅起来,喷到了他的下巴。

彭因坦挓挲着手从上到下的看着自己——今儿早上这倒霉也算是到家了……那个女人,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她!

他气狠狠地在原地转了两个圈,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能平静些。

这时候才想起来,她名字怎么写,他都不知道……不过还好,车子上有她亲手写的电话号码;海鲜铺子里的黑胖老头看来是她的老熟人,她总不会再也不来这里。

彭因坦站在路边等出租车时回头望了一眼这嘈杂的市场。

他还真的从来不知道,这个城市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彭因坦上了出租车直接就告诉司机,自己身上没钱。

……本章完结,下一章“ 钱债肉偿吧 (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