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章:那一见的风情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章那一见的风情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夏王朝,第二百二十五年,乾和十一年,春。

天下太平,少鸡鸣狗盗,花生一路走来平安无事,只在第十日晚遇见了件小事。

那日,她错过了寄宿的小镇天黑后有些不知所措,骑着宝儿满山乱走,却没想,这家伙却将她带到一处荒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妈的...

“你们在干啥?”

“爷在抢劫,没看见吗?”

“抢劫?”花生好奇的张望:“抢了些啥?”

汉子一手拎着裤tou,兴奋的满脸通红:“银子,还有,努!”另一只手指指前方重重咽了口口水:“一个妞,漂亮着呢,下个就轮到爷玩,喂,我说刘二你到是快些啊,磨蹭啥,一个妞都搞不定,要不让俺先上。”

前方杂草丛生,一汉子正压在另一人身上奋力撕扯着那人的衣衫,嘴里不断发出因兴奋才有的咿呀声。

“抢劫?玩妞?”花生来劲了。

“等爷玩够了,才有你份,走一边去。”拎着裤tou的汉子不耐的挥手。

这便是传说中的抢劫?花生大喜,热血上涌,抢劫啊,那要多少年才能碰上一回啊,千万不能错过,师傅说,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于是,实诚的花生用尽全力大吼一声。

“呔,何方小贼在此撒野,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那两个汉子愣了愣,同时回头看她,月光下,一个小个子少年牵着匹瘦不拉几的毛驴站在树下,满脸通红。

地上那汉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便又继续他扒衣服的工作,嘴里极其不耐的说:“别闹,等爷玩够了才有你小子的份。”

拎裤tou的汉子甚至慈爱的冲她笑笑:“耐心些,老大玩够了哥哥我玩,哥哥我玩过了才轮到你开荤,这娘们可漂亮着呢,到时定让你爽个够。”

我呸!

花生瞪眼,出手。

砰砰乓乓一阵响,两个汉子被打的鼻青脸肿仓皇逃窜。花生笑眯眯拍拍手,敢小瞧小爷我?这便是下场。

“姑娘,坏人走了,你快起来吧。”

那人静静俯在地上一动不动,月光透过树枝落在背上,裸露的肌肤如雪般铺展在月华下,如雪如霜,散发出浅浅光晕,美不胜收。

花生咽了咽口说,尽量放柔声音,生怕吓了那女孩:“姑娘,你没事吧,坏人都走了。”

虽然十几年来师傅一直把她当男孩养,可她看的那些书上还是告诉她,男女有别,贞洁对于女人而言就是生命。那么,经此大辱,那姑娘痛不欲生也是正常的反应,她正琢磨着如何安慰两句,却看见地上的人微微动了动,而后,缓缓撑起身子,缓缓回过头...

...刹那间,百花齐放、日月生辉,外加,花生呆愣。

书上说,美丽的女子都是肌肤胜雪眉目如画花容月貌貌美如花,而这些词用在眼前的人身上都只能形容其万一,月华下,那人缓缓支起身子,缓缓回过头,如瀑的长发从脸庞划过,露出一张流光夜雪般的倾城容颜:长眉如画、凤眸如水、琼鼻若裁、朱唇榴齿、肌肤胜雪、神色淡淡...

那一见的风情,绝色倾城,永生难忘。

花生心狂跳,一时间尽忘了说话,没想到随手救来的女子尽然是这等绝色容颜,她...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姑娘,你...”

那女子却只淡淡看了眼花生,缓缓从地上起来,轻轻掸去身上的尘土,神色淡淡,看不出悲喜,只身上早已被撕烂的衣衫在风中微微飘荡,显露出几许落魄悲凉。

花生忽然醒悟过来,忙从包袱中撤出件衣衫几步走至那人面前,一挥手将衣衫披在她身上,女子的身子微微抖了抖,花生忙笑着安抚:“莫怕,我,不会伤害你。”

那人并未说什么,只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衫,低着头,长发遮住脸庞,看不出神色。

见此状,花生干笑了几声,道:“姑娘,你家住何方,我送你回去吧。”

那人只低着头,瘦弱的身子在初春的寒风中显得有些悲凉。

“莫怕,告诉我。”

“你不说,我咋送你回去?”

“姑娘,姑娘?”

“莫不是,你,不会说话?”花生皱眉又问了句,那人仍不说话。

“这。。。”她开始犯难,这不会说话要如何是好?如今天色已晚,若放她一人在此也不安心,或者先带着再说吧,于是,她轻声道:“姑娘,现在天色已晚你一人上路也是不便,或者,先跟着我走,咱先找个地方落脚,其他事慢慢再说如何?”

半响,那人轻轻点了点头,花生吐出口气,大笑道:“宝儿,驮着媳妇回家喽。”

一旁的瘦驴踢踢腿欢快走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烟花三月上京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