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01章:嫖与被嫖(二)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01章嫖与被嫖(二)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花生站在府外,昂头看着上面的牌匾“无花书院”。

百花开尽便无花,“无花。”

她讶异,藏花楼第十九号不叫十九号楼,而名无花!

原来,天下第一花楼藏花楼的极品十九号楼却是座书院,清幽雅致不染尘埃。

******************************

夜色浓郁,不远处的平安镇张灯结彩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处在镇子最边上的无花书院安静优雅,门口不见车马,门上也只点了两盏灯笼,红漆大门微开,从门缝望进去,只能看见一片翠竹和几点灯光,不见人影。

花生挺挺胸整整衣冠,提步而入。

来之前好好打扮了番,最昂贵的云锦紫衫,广袖长带步履生风,白玉发冠,腰坠玉佩,手拿描金折扇,配上清秀面容及略带些玩世不恭的痞气,咋一看还真像位私自出游寻花问柳的小贵公子。

当然,这身行头也花了不少银子,她那个心痛啊,要不是小眠一再坚持必须这般装束,她定然会随意找些衣衫穿了了事,若真要花钱,也得买金丝银线大红大绿那种才体面,最起码,得买个金冠带头上,如今,这身所谓的云锦就花了她好几十两银,心痛啊!

花生推开门走进去,如门外所见,迎面果然是一大片竹林,两三盏灯笼悬挂期间,月色下显得宁静悠远。

刚一站定,便不知从何处冒出个白衫少年,一身书生打扮,向她作揖行礼:“公子有礼。”

花生指指竹林道:“无花书院?”

白衣少年点头:“公子进来前应已看到门上牌匾。”

花生环顾四周:“怎没见人。”

白衣少年微弯腰:“我便是人,公子。”

她失笑,伸出扇子抬起那少年下巴:“嗯,让爷瞧瞧是怎样的人,不会是个鬼怪狐仙什么的吧。”

少年微撇开头:“公子说笑了,不知公子今晚来此何事?”

“无花,书院,能做什么?介绍介绍。”

少年恭敬回答:“来无花书院可以做很多事,对诗饮酒弹琴下棋游湖看景,书院掌厨曾任职宫中御厨房,公子也可在此品尝美味佳肴,或者...”

“嫖妓。”花生随手抖了抖手中的银票:“本公子有的是钱。”

少年皱眉:“公子,这里是无花书院,不是谁都能来。”

花生立即摸出个金牌晃了下:“看清楚没,这样总可以了吧。”

少年抬眸望了看金牌,恭敬回答:“好。”

“要你们这里的头牌。”

少年迟疑:“无梦小姐今晚身体不适,在阁内休息,或者无雪...”

花生打断他话:“不要女的,要男的,小倌懂不!”顺手摸了他一把,啧啧,手感不错:“像你这般的也不错,或者就你吧。”

少年吓了跳,忙道:“公子若喜欢男子,那么,就随我来。”说完转身就走,花生玩心大起,跟上几步:“我瞧着你很不错,要不,公子我出个大价钱买了你!”

少年赶紧加快几步拉开距离:“公子说笑了,如我这般容貌在书院算是最低等。”

“我瞧着就挺好。”

少年忙岔开话题:“公子喜欢怎样的来伺候?”

“有新货?”

少年想了想回答:“最近入书院是无心,三月前来。”

“那么,可有姓傅的小倌?”

“没有,这里无论公子小姐均姓无。”

花生皱眉,少年回头看了眼,问道:“公子找人?”

花生不答,他便没再问,继续带路,身后人说道:“你们这头牌是谁?”

“头牌?”

“就是长的最美的小倌。”

“女子中无梦小姐排第一,男子中无痕公子最出色。”

“好,就那什么无痕。”

“这...”少年顿住脚步。

“价钱不是问题,本公子有的是钱。”

“不是银钱的问题,无痕公子接不接客书院无法制约,只由他自己决定,而他一向随性,若能入他眼便是没有银子也可以,否则,千金难求。”

这般有性格,必然是绝色吧!既来之则嫖之,花生来了兴致:“哈,爷就喜欢这样的,就他了。”

“好,公子随我来。”两人一路而去,绕过竹林便是一大湖,夜色中,三三两两的白衣人散布在湖边,或坐或立,弹琴下棋谈论诗词,花生感叹:“还真像个书院。”

走在前面的少年轻笑:“这里本来就是书院。”

花生嗤笑:“骗鬼去吧,书院还兼职做皮肉生意?天下第一花楼藏花楼的最豪华版本尽然是座书院,你家老板果然有才。”

少年未再说什么,只低头带路,两人走了会儿,绕过几座楼阁假山在一座小楼前停下,少年弯腰道:“无痕公子便在里面。”说完一溜烟跑掉。

花生四周瞧了瞧,提步跨进院子,院子小巧玲珑,种满竹子,风一吹沙沙作响,小楼只一层,三开间,点着烛火,中间那间的窗棂上倒影出一修长人影。

花生负手站在门外,有些犹豫起来,此人会是傅流年?时间对不上,应该不会是,可,他又在何处?李郎中明明说将他卖去藏花楼,以他的容色气质若挂牌必然是头牌花魁之类?难不成还未挂牌?这要如何寻找,或者该换上夜行服来个夜探?神秘的无花书院,看似安宁悠闲,实则守卫森严的很,刚才一路走来,或暗或明的皆是守卫,就连带路的少年脚步轻盈行动敏捷也不是寻常之人,夜探恐怕不那么容易。

或者...她摸了摸怀中的金牌,若真被抓就全推那傅平年身上去,想来,那人为了保命也不敢怎么她。

想到此,她笑了,黯然销魂丹啊!就是她配来给傅流年补血的丸子,中间加了赤霞的成分,大补,正常人吃一粒便会吐血,然后悄悄在他脚踝处刺上几针,于是,那皇子便有了吐血脚麻浑身奇痒的症状,她敢如此戏耍他,便是算准傅平年这般身份的人极怕死,即使有所怀疑也绝不敢赌命。

正想的好笑,门忽然开了,清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她茫然抬头,却见正对门的窗子旁斜倚着一人,身形修长白衣曳地,低头垂眸,手中握着书卷看的认真。

……本章完结,下一章“嫖与被嫖(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