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06章:为何这般下贱(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06章为何这般下贱(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花生醒来时除了眼珠子能动全身不能动弹,前方墙壁上有两个小洞,通过小洞可以看见一间卧房,巨大的紫檀雕花木床摆在中央,她好奇的张望了下,有人附在耳边低声道:“好戏开始了,慢慢欣赏。”

她还没明白过来,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一个身材高大五官深邃的黑衣男子抱着一人快步走入,门从外面被关上,男子将怀中人放在床上,低低说了句:“等我。”便立刻开始脱衣服。

隔间里的花生眼睛噌的睁得滚圆,热血上涌,激动万分,心中狂笑,啊啊啊,春宫啊,原来是看活春宫啊,这个,我喜欢!

屋子里光线不错,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整个屋子一览无余,男子手中握着只盒子撩开纱幔,柔声道:“莫怕,我会轻些。”花生觉得那盒子有些眼熟,便多看了几眼,猛然想起这和无痕给她的盒子是一个款式,只见那男子从盒子里挑了些油脂膏涂在床上那人身上...

花生黑了脸,原来,那盒子里的香膏是用来抹屁股的!而她尽然...电光火石间,床上那人闷哼一声猛然抬头,摇曳烛火中,花生看见一张雌雄莫辩苍白绝美的颜!

傅流年!

脑中一片空白,耳边有人低笑:“是否精彩?!别忘记我们的约定。”颈间一麻,晕了过去。

*************************************

阳光透过窗棂落在床上,映出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门开处,两个白衣侍女端着洗漱用具走进来,轻唤:“公子,奴婢伺候您起床。”

等了许久,床上那人才说道:“我要沐浴。”

“是。”

侍女退了出去,不久,抬进来只装满热水的大木桶,那两个侍女重新走进屋子站在床边:“公子,奴婢伺候您沐浴。”

“不用,你们出去吧。”

侍女们失望的对望了眼,弯腰行礼转身退出去。

屋子里恢复静宁,床边大木桶悠悠冒着热气,又过了会,床上的纱幔才被打开,一身宽大白色里衣的傅流年从床上下来,缓步走到桶边开始解衣衫,动作优雅慵懒,昨晚一夜好眠,精神好了不少,那药似乎很不错!想起狄驭人的话,他说,你只一月命期。

一月命期?他嗤笑,我命由我不由人!狄驭人,你施于我的我必千倍奉还。

身上的衫子还未脱下,屋子里的墙却忽然破了,轰隆一声,有人从里面破墙而出,傅流年回头,惊讶的看见少年满头满身的木屑大踏步而来,她说:“我找到你了。”

刹那间。傅流年呆愣说不出话。

在一步远处站定,她说:“我找的很辛苦。”

“你...”他生出种不好的预感,伸出手拉她,她猛然退后一步,他长眉轻促,低唤:“花生。”

她盯着他,眸中有哀伤有心疼,她说:“昨晚我在这里。”

傅流年脸色瞬间苍白几分,眸色转浓,他问:“你见到什么?”

“你和那人...你你你...”

他的眉头又深了几分:“只你一人?”

“是。”

“......”

少年双手紧紧握拳:“为何?为何会这样?”

傅流年挑挑眉,冷冷反问:“你以为会是怎样?”

“你...自愿?”

“你以为呢?!”

......

她怒极,挥手就是一巴掌,吼道:“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这般下贱?!”

傅流年愣住。

花生狂吼,歇斯底里:“我疯了似的到处找你,为你担心为你伤心,自责不已,你却这般下贱这般轻贱让人随意玩弄!你很缺男人?很享受这种营生?为什么你不去死?”

为什么不去死?

为了保住贞洁,你应该死了才对!

傅流年脸色白的吓人,瞪着大眼睛愣愣望着她,脆弱苍白无助哀伤,忽然就刺痛了花生的心,她猛地住口神智清醒过来,眼前白瓷般的脸上印着五个手指,高高肿起,她伸伸手,想要去摸,傅流年忽然退开一步,抹了把嘴角血丝,轻轻笑了:“对啊,我便是这般下贱,昨晚,你也看到了,他们给钱我便上chuang,男女都可以,甚至,你也可以...”

“闭嘴。”她大吼,踉跄着倒退几步:“你闭嘴,闭嘴。”

“怎么,这样便受不了?你不都看到了,在床上会有多快活啊,要不要试试?”他笑得畅快淋漓,她听来却如针扎在肉上,疼的无法思考,一把捂住耳朵,大吼:“不要笑,不许笑!”

“贞洁是什么东西?我从来便没有过,为了活命怎样都可以,你不是曾见过我像狗一样在地上爬!”他笑的癫狂,整个小楼只闻他的笑声,莫名让人觉的绝望,半响后他神色一变恢复一贯的优雅慵懒,边解衣带边说:“你走吧,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这些日子,谢谢你的陪伴,今后,你去过你的富贵人生,我的事不劳你担心。”

“你走吧。”

“走吧。”

......

身后一声巨响,传来噗通的落水声,他没有转身,手停留在衣带上,良久没有动,身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一阵凉风,带着初秋的清爽清凉,让他寒冷入骨!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璧其罪(一)”↓↓↓更精彩哦!